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251章 败的很彻底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临曾承诺,要给夏天一个公平决战的机会。

  因为。

  夏天也抓住了他的一个弱点。

  那就是君临的儿子,宁远。

  当然。

  以夏天的脾性,是不会在这方面生龌蹉的。

  但君临不会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夏天也许会对宁远做什么。

  可夏天身后的那些人呢?

  宁远事件,明显是有人在暗中推手。

  投鼠忌器之下,他不得已才给出了这个承诺。

  不去算计夏天,给他一个光明正大的对决机会。

  这次他出手,虽然在道义上有所不耻,可是在清理之中却没有违背承诺。

  他的确没有算计夏天。

  所以很坦然的出手。

  只是。

  无论是他,还是夏天都很清楚。

  此地,并非对决的最佳场所。

  两人若全力施展的话,能把这这个酒吧打烂。

  更遑论还有另外两拨人在动手。

  而夏千云和邢剑的对决,同样彼此都很克制。

  所有人都清楚,无论夏千云还是邢剑,都不会对对方下死手。

  没错。

  他们需要保持平衡。

  即便夏千云战力超过邢剑,或许能将他战败,却是不能彻底撕破脸。

  如此之下,真正不死不休的,反而是维多利亚和夏无情两人。

  夏天清楚这一点。

  君临也很清楚。

  但两人的心境却各不相同。

  “夏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夏无情死了,对我百利而无一害。”

  君临一边动手,一边冷笑,“你不可能继承夏家,而我恰好可以将夏家拉拢到我的麾下。”

  当当当。

  他手中的剑与夏天的蛇刀一阵交击,又低喝道,“况且,那个血族并不一定能打得过夏无情,你就不怕她这一次真的死掉吗?”

  夏天并不作答。

  手中蛇刀连连舞动,留下一片冷光残幕,身形似闪电一般在移动。

  “你……”君临面若冷霜,却又无可奈何。

  两人虽然未动全力,可君临却被夏天牢牢的锁定,让他无暇分心。

  而另一边的夏千云和邢剑亦是如此,两人大开大合,你来我往,看似激烈,却有惊无险。

  唯有维多利亚与夏无情,双方是在真正的拼命。

  尤其是维多利亚,此次伤好之后,实力竟然更进一步。

  尤其她的速度,仿若瞬移一般接连闪动。

  不!那就是瞬移。

  真正的瞬移。

  她已经领悟了屠刀之中的神秘力量,化为己用,频频以刁钻而不可思议的角度攻伐夏无情。

  夏无情虽然有着至虚的实力,可毕竟被夏天重创了。

  而且也是第一次面对维多利亚这种诡异的攻伐,显得经验不足。

  此消彼长之下,被逼迫的接连后退,只能手忙脚乱招架。

  “嗤啦。”

  屠刀劈出,血色,黑色,蓝色……三色光芒仿若化作三道惊雷,隆隆彻响,继而消失了。

  与此同时,空气中传来了强烈的音爆,紧接着变成呜呜呜呜鬼哭神嚎一般尖锐音啸。

  屠刀一出,天地失色。

  这是完整的屠刀。

  传闻沾染了五百万人的鲜血,化作了怨灵被束缚在刀上。

  重要的是,刀柄亦是十三圣器之中的凶匙,传闻能够开启异度空间的大门,凶匙的主人,可以穿越空间的缝隙。

  “呜呜呜……”刀芒破空之音仿似鬼啸,如无尽怨灵在嚎叫。

  但是,偏偏这三色刀芒仿佛湮灭在了空间之中。

  不到最后关头,根本无法捕捉轨迹。

  夏无情的一头白发都乍立起来,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颤栗的颗粒,瞳孔缩成针芒状,面色大骇。

  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异能,却偏偏让他有一种被死亡阴影笼罩的大恐怖。

  “啊……”想要施展拼命绝招已经来不及,只能拿出最强大的力量,接连挥拳。

  拳罡脱离拳头,化作漫天的拳印崩闪在半空。

  “轰隆隆”半空中像是雷暴一样彻响成了一片。

  夏无情到底是至虚实力,维多利亚的绝杀一刀竟然被打挡住了。

  但他并不好受,身上的衣服不断碎裂成了破布条,一道道血痕不断溢出血迹。

  “噗。”

  大口喷血的刹那,身形爆退。

  但他却快不过维多利亚的瞬移,身形如同幻灭一般闪动便到了近前,手持屠刀与夏无情近距离搏杀起来。

  “不好!”

  君临虽然被夏天黏住无法分心,但是夏无情接连怒嚎,让他感觉到了不妙。

  夏无情绝不能死。

  诚然。

  若夏无情死了,对他和守护者联盟的确有好处。

  可以趁机收拢夏家。

  可若是能收服一个活着的夏无情,好处更大。

  想到这里,他腾跃而起,在空中与夏天连续刀剑碰撞,一片片绚烂的火星不断在空中乍闪乍灭。

  而后一剑将夏天逼退,他半空踏步,近乎飞行一般冲向交手中的维多利亚与夏无情。

  夏天却是眸站冷光,向前一步,手中蛇刀轻轻递出。

  看似极慢,却又极快。

  这一刀轻飘飘飘渺不定,却恍若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半空中的君临脸色大变,半空旋身倒转,犹如陀螺一般飞速旋转。

  与此同时,一道刺目的刀光,贴着他的心口划过,嗤啦一声,衣服裂开,一道血线渗透而出。

  如果他慢上一步,恐怕被洞穿的就是心脏。

  落地后,君临惊的浑身都是冷汗,怒瞪对面夏天,冷冽道,“夏天!你让我动怒了!”

  “你的对手是我。

  和我战斗还敢分心,下一次,斩你头颅。”

  夏天的话非常平静,但是却令君临的心头为之一沉,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再次意识到,如今的夏天,再也不是曾经可以随意揉捏的蝼蚁了。

  而是可以与自己争锋的存在。

  “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君临动了杀意,声音似万载不化的寒冰,“你不过至圣第六阶,也就是至虚第一阶,而我,第三阶,你还差得远呢,今日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一阶一重天。”

  嗖。

  话落之中,持剑冲来。

  另一边,维多利亚与夏无情已经化作两道残影缠绕在了一起,像是电光一般在缭绕。

  速度太快了。

  夏无情双拳似铁,夏家霸拳再次被施展出来,与维多利亚扫出的刀罡不断碰撞。

  但这种状态并未持续很久。

  “噗哧。”

  他再次被一刀劈飞出去,肩头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未等他站稳,维多利亚便如闪电一般紧随而至。

  “杀!”

  夏无情不管不顾一拳轰出……击中的仅仅是残影。

  这一拳轰出之后,维多利亚的身躯破碎了。

  夏无情大骇,转身向后一拳扫去……一拳扫空。

  他再想变招,已经晚了。

  维多利亚毫无正在出现在他的身后左侧,砰的一声,一掌轰击在对方后心。

  一击之后,维多利亚并未停止,手掌一缩一震。

  “嘭”夏无情眼前一黑,只感觉自己的脏腑像是要碎裂了一般,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传遍全身。

  不过即便如此,他仍然咬着牙,半旋身,试图向后扫出一腿。

  然而这一腿又扫空了。

  维多利亚突兀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记手刀呼啸而下,劈在他的肩胛。

  喀嚓。

  脆骨响清晰传来。

  “砰!”

  手刀变掌,又闪电般印在他的心口。

  夏无情闷哼一声,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继而张口喷出一口血泊,再也站立不稳,整个人向后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