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255章 君临的野心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哇!”

  某个胡同之中,君临跌跌撞撞扶着墙,大口吐血。

  在他身上,足有十几处伤势,鲜血染红了衣服这是被夏天那一刀所伤。

  不过其中最为明显的,是他的左肋骨,有一个血淋淋的血洞,依旧在向外汩汩流淌鲜血。

  还有脖子上,留有一道狭长的血线,也在向外渗透着丝丝血迹。

  善妙音没有说谎。

  他在追善妙音的时候,被人偷袭了。

  偷袭他的是柳河山。

  如果说,夏天只是逼出他的真正实力,且破了最大的仰仗,湛蓝圣域……让君临震怒且杀意无边的话。

  那么善妙音的偷袭,虽然未给他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却是让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骇然之中。

  幻术,天外花雨,乃是幻灵门的绝技,但是近些年来,从未有人能练成这门绝技。

  而且他能感受到,那个女子根本未出全力。

  最重要的,是对方对自己的功法招式无比的了解,让他忌惮的同时,杀意甚至超越了夏天。

  此消彼长之下,他被柳河山抓住了机会,偷袭成功。

  若非他实力强横,险些被送进死亡之门。

  这愈发让君临大为震怒。

  他原本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和夏天对决的时候,完全可以造成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然后引出柳河山,将之擒杀。

  可万万没想到,他反而被算计了。

  这是他第二次生出挫败感!第一次是王家庄一役,被楚山河吃的死死的那次。

  “好,很好……”君临眼中的杀意几近化作了实质,苍白的脸色透着让人心悸的冰寒,“夏天!柳河山!你们竟然反过来算计我,很好!这次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在他的认知之中,自然而然认为,这是夏天与柳河山两人在算计自己。

  “君上,你的伤……”旁边的邢剑满目担忧。

  若非他及时赶到的话,只怕这次君临真的危险了。

  柳河山将君临重创后,看到邢剑赶到,非常果断的退走……但很显然,他不会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

  因为……君临真的受伤了。

  而且被他亲手重创。

  “我没事。”

  君临强行收敛杀意,擦去嘴角血迹,“柳河山肯定会将我受伤的消息传播出去……”邢剑眼中的神色更加担忧了。

  君临并非柳河山一个仇敌。

  他还有仇家,也有对手,甚至一些对手来自守护者联盟内部。

  若是他重伤的消息被传播出去,难免有人会铤而走险。

  而柳河山又可以浑水摸鱼。

  “不能让柳河山占据主动。”

  顿了顿,他看向邢剑,又道,“现在你就先一步放出话去,就说我遭受了重创,命在旦夕。”

  嗯?

  邢剑一愣,面色震惊,流露疑惑。

  君临眸绽冷光,仿似又恢复了强大的自信,“立刻命令下去,把盟里的精锐调来,我要将三沙市锁死,这一次,柳河山,夏天,还有那个女人,一个都别想跑!还有那些魑魅魍魉,我倒要看看,谁敢不知死活前来送死!”

  邢剑心下一凛。

  随即释然。

  这就是君临,这也才是君临……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棋会落在何处。

  没有人能跟得上他的眼界与布局。

  他如此笃定,显然还有底牌。

  邢剑皱着眉头,努力让自己的思维跟上。

  可任由他如何努力,也无法想通,以君临如今的状况,又怎么能留下这么多人。

  守护者联盟中的高手很多,精锐更多。

  但他也不认为能留下夏天与柳河山,更遑论还有一个夏千云。

  除非……再来一个实力不弱于君临的超级高手。

  但那是不可能的……等等!邢剑似想到了什么,猛然张大眼睛,骇然失色。

  他跟随君临三十多年,作为心腹,自然知道他很多秘密。

  迎着他的目光,君临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之前的时候,我想和夏天对决之前,先把柳河山解决。”

  沉吟一下,又道,“可是一直查不到柳河山的下落,所以我计划,准备引蛇出洞,在我和夏天对决之时,以我的实力,完全可以主导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届时,柳河山绝对忍不住会跳出了,如此之下,我也可趁势击杀柳河山。”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不过我还不放心,毕竟夏天也是个变数,所以,我请我师傅出山,一举灭掉夏天与柳河山两大隐患。”

  他摇了摇头,眼眸深处闪现一抹不甘,“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剩下的话没有说。

  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以上的话,只是他的目的之一。

  在他的计划中,当他与夏天对决时,摇光会在暗中保驾护航。

  而君临会与夏天‘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不仅是为了引出柳河山,也要瞒得住摇光。

  所以到时候君临会真的受伤,绝不能让摇光看出半分端倪。

  届时。

  若柳河山现身的话,君临会装作不敌,被柳河山打伤。

  那么摇光无论如何也会露面……擒杀柳河山,甚至会直接毙掉夏天。

  但君临又很清楚,柳河山和夏天不是那么好杀的,即便摇光亲自动手,也不一定能在短时间之内将二人拿下。

  尤其是夏天,每次与夏天激斗,哪怕是君临都能感受到若隐若无的一丝威胁。

  这也是他始终没有把夏天逼到绝路的原因之一。

  到时候,他会伺机而动。

  如果有把握的话,君临不介意对摇光来上一记狠的。

  没错。

  这就是他的目的之一。

  在别人眼中,他高高在上,掌控守护者联盟,几乎是华夏古武界第一人。

  可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不是棋手。

  而是摇光手中的一枚棋子。

  他也在努力的挣扎着,想要掌控自身命运。

  他也有野心,也想得到至尊戒和九阳荡魔诀。

  反之。

  若察觉到摇光依旧不可力敌,他同样有所收获。

  因为一旦摇光动手,就等同于站在了台前,吸引目光。

  擅长谋略的他,会有很多机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可惜,一切弄巧成拙,他也身受重伤。

  “传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调查幻灵门,我要知道今天那个女人所有的一切信息……”相比于柳河山和夏天,让君临为之忌惮的人,又多出了一个。

  就是不久前出现的那个女子。

  对于那个女子,他的杀意是前所未有的浓烈。

  ……酒吧三楼。

  夏天怔怔望着善妙音。

  对方在他眼中,一下子变得神秘起来。

  她年龄分明不大,可是却知道许多秘辛。

  例如。

  她知道柳河山,知道自己与大夏家的恩怨。

  甚至根据这次事件,推测出了自己的母亲就是女帝。

  她知道女帝曾施展过封神。

  她甚至知道君临那个绝对领域被练到了极致,名为湛蓝圣域。

  “善小姐,你很神秘,甚至引起了我的一些好奇心。”

  夏天直视着她,随即摇摇头,“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想知道的是,你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