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259章 师徒交锋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天晚上,善妙音联络了夏天。

  她告知夏天,仅仅一下午时间,三沙市来了很多陌生面孔。

  这些人明显不是游客。

  很多人都是两样精光,呼吸悠长,气势隐而不发。

  不止如此,甚至有人在三沙各大路口,机场,以及交通要道,都安插了‘眼睛’。

  有人在寻找君临的下落,也有人在追寻夏天的踪迹。

  甚至还有极小一部分人,在打探关于善妙音的一切。

  尤其是她施展天外花雨那一招幻术时的详细细节。

  显然。

  来三沙市的不止一股势力。

  守护者自然也到了三沙,但是他们很快失去了踪迹。

  “三沙市将会成为战场,一个古武者的战场。”

  这是善妙音见到夏天的第一句话,那张精致的俏脸上,写满了凝重。

  “现在就是你想走,也走不了。”

  这是第二句话。

  不等夏天开口,她又道,“不止如此,三沙甚至来了不少外国面孔,显然都不怀好意。”

  她直视着夏天,“你的伤怎么样?”

  “无大碍。”

  夏天淡淡一笑,表现的风轻云淡。

  旁边的维多利亚微微低头,眼眸深处闪现一丝忧虑。

  夏天给她讲述坎比亚及巴城的遭遇……她已经得知,夏天一直都有暗伤。

  之前硬撼君临,让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崩裂了,只怕现在是伤上加伤。

  即便夏天拥有至尊戒的神秘能量,可以快速修复创伤。

  但那种修复,说白了,还是治标不治本。

  “国外势力插手进来,无论对你还是君临,都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善妙音地上来回踱步,神色凝重,“不管君临如何狡诈,他毕竟是守护者联盟的盟主,若他死了,华夏古武界必将大乱。

  这是很多国外势力都原意看到的。”

  她又直视着夏天,“而你……不仅拥有完整的至尊戒,另外的三大神物也在你身上吧,若是被外国势力得到……”话音落下。

  维多利亚先是一怔,而后骇然望着夏天。

  夏天亦是瞳孔一缩,险些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

  四大神物尽落他手,这个秘密极少有人知道……不!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人知晓。

  善妙音又是如何得知的?

  “夏先生,不必那样看着我,也无需对我露杀意,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多得多。”

  善妙音并未在意夏天的杀意,继续道,“你在宸堡得到了阴阳符,在苏凌手中得到聚星盘,又在天龙门得到河洛书,还在港城得到了至尊戒的阳戒……这些,我都知道。”

  “这些事虽然隐秘而散乱,但是都有蛛丝马迹可寻,若细心调查的话,都能查到跟脚。”

  她摇摇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又道,“现在的三沙就是个火药桶,随时能被点燃,你们两个小心一点吧。”

  她没有多加停留,转身离去了。

  待她走后,夏天也站起身,“走吧,我们也换个地方住。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北郊某个独立的院落中。

  君临坐在院中的石墩上,双手端着茶杯,脸色恭敬,又透着几分兴奋,“师傅,您总算来了。”

  在他对面,坐着一个黑衣男子。

  男子面须白净,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模样,但是却有着一头雪白的长发,且双眸深邃而沧桑。

  摇光。

  君临的师傅。

  不过此时并非道士装扮。

  一袭很普通的着装穿在身上,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迫人的气势。

  但就是这样的风轻云淡,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摇光接过君临递给的茶杯,微低着头,轻轻吹了几下,淡淡道,“既然你想将那些人一网打尽,人前的时候,我就充当你的手下吧。”

  唰。

  君临当即变色,猛地站起来,“师傅,万万不可,那怎么行……”摇光抬眼瞟来,问出了一句无关的话,“我听闻,你练成了圣域?”

  愕然听到这句话,君临的心咯噔一下。

  好在他到底不是寻常人,早有准备,当即笑道,“是的,师傅。

  不过我感觉圣域被人夸大了,我与夏天一战,他两击破掉了圣域。”

  “唔……那是你还没有将圣域练到极致。”

  摇光的声音很温和,目光也温和。

  但就是这温和的目光,却仿佛能洞悉君临内心秘密。

  他又道,“我当初也研究过圣域,不过我没练,毕竟,异能和内息相互冲突,想要将两者真正的融汇贯通,不仅遭受全身骨断筋折的极致痛苦,而且经脉会留下永久的创伤。

  徒儿,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

  我也曾和某个拥有圣域的人战斗过,那人很强,我也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将他的圣域打碎的。”

  君临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他很清楚。

  这是摇光的警告。

  想到这里,他苦笑一声,“师傅,您知道我为什么要练圣域吗?”

  “哦?”

  摇光目光诧异,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坐的这个位置,看似风光无限,事实上却是战战兢兢,您不出山,我就要掌控所有人,我只有足够强大,强大到让对方绝望,他们才会对我听计从。”

  他脸上的苦笑更甚,“但即便如此,如今也有不少人在觊觎我的位置,巴不得我早点死去。”

  停顿一下,他趁机转移了话题,“就像这次,什么牛鬼蛇神都出现了,若您不出手,这次我只怕在劫难逃。”

  摇光温和一笑,“既然我来了,就没有人能伤得了你,你有什么计划?”

  君临暗自松了口气,“我想先把夏天找出来,若我猜测不错的话,他也在找我,而柳河山肯定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到时候……请师傅出手留下那只老鼠。”

  “好。”

  摇光答应的很痛快,旋即又问道,“不过事事无绝对,若夏天看透你的计划,刻意躲避你呢?”

  “他跑不了。”

  君临眼中闪动着阴霾,“柳清清,秦岭,月亮,还有一个叫洛千金的女子,这些都是夏天的弱点,我随便抓来一个,就能将他逼出来。

  不过……我觉得用不倒这一招,我很了解夏天是怎样一个人,在我眼中,他的弱点有很多。”

  摇光手抚白须,面露赞赏,“这就对了,我从小就教导你,只要达到了目的,任何手段都能用,不过……柳清清暂时还不能动,她毕竟是李老鬼的外孙女。”

  君临赶忙道,“师傅放心,我一定利用柳清清,从李老鬼那里拿到那枚令牌孝敬您。”

  “嗯。”

  摇光脸上的赞赏之色更甚,“徒儿,你尽管放手去做,一切有为师在……对了,你的伤怎么样?”

  “无大碍。”

  君临苦笑一声,“不过短时间内无法痊愈了。”

  “行,那你就别浪费时间了,抓紧时间疗伤吧,我也去外面走走,细细算来,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三沙了。”

  “谨遵师命!”

  君临站起,微微躬身。

  他一直倒退着离开了院落之中。

  对此。

  摇光坦然受之。

  而退出院中的君临,猛然转身。

  脸色阴晴不定。

  他的整个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了。

  两人的对话看似情真意切,实则一直在暗自交锋。

  结果自然不而喻。

  君临依旧被牢牢掌控在摇光手中。

  仍然是一枚被他随意拨弄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