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63章 就是他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侯叔……您好。”

  夏天察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沙哑,但他竭力让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干净一些,“我……我叫夏天。”

  同时迈步走来,“以前和光明在一起训练的时候,他就经常说起您……”

  “小明……我的儿……小明牺牲了,小亮现在也……呜呜呜……”

  侯栓柱两眼流淌泪水,神情悲怆,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般呜咽着。

  四周围观的人们,以及孙有德等医生护士,也一个个为之动容,面色复杂到了极点。

  可怜天下父母心。

  夏天与雷霆已经走至近前,一人将他扶住,一人接过他手中的硫酸瓶子。

  “侯叔,我在当兵的时候就是战地医生,我保证能治好小亮。”

  “真……真的吗?”

  侯栓柱用手紧紧抓住夏天的胳膊,眼中是祈求与期望。

  可以看得出来,此刻他心中无比紧张。

  “我保证。”夏天搀扶着他向前走去。

  而林伟整个人也同时瘫软在了地上,站都站不起来,还是几个保安跑过来将他扶起。

  孙有德没有去看林伟,紧走几步追了上去。

  他的神色之间充斥着惊讶,似有些不敢相信,“是……陆小兄弟?”

  直至现在,他才认出了夏天。

  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当场揭穿张大师的阴谋,且施展出了传说中的火烧云针法。

  “孙院长,又见面了。”夏天笑着点点头,“我不姓陆,我叫夏天。”

  顿了顿,脸上表情变得古井无波,“孙院长,这件事能不能淡化处理,双方都不要追究,你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

  孙副院长非常痛快的赞成。

  即便夏天不提,他也会尽力将此事掩盖到最小范围。

  毕竟,中山医院乃是全国排行第三的三极甲等医院,任何医疗事故都会对医院造成不良影响。

  而且孙有德也有自己的想法。

  “夏小兄弟,既然你和侯先生认识,而且你精通医术,那就一起研究下侯先生儿子的病况。”

  “好。”夏天点了点头,随即沉吟一下,“能不能先将病人转入病房。”

  说着,他看向旁边神色异动的侯栓柱,安慰道,“侯叔,您就听我的,这些都不用您操心了。”

  闻。

  侯栓柱张了张嘴,眼睛又变得浑浊起来,“小明……能有你们这些战友,真,真是他的福气,都这么多年了,还一直往家里寄钱。”

  “不,认识他是我的荣幸。”

  ……

  几人相随着进入了电梯,这边自然有人办理相关手续,而且速度非常快。

  值得一提的是,林伟和那些查房的医生护士,再次被聚集起来的时候,气氛变得诡异而沉闷。

  刚才突发情况的时候,许多人的表现都十分尴尬。

  当时每个人都只顾自己的安危,从没想过帮助身旁之人,甚至出现了踩踏事件。

  而且在事后,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制止,更没有谁会想着见义勇为。

  相反,被他们集体嘲讽和蔑视的两个人却出手了。

  被保安搀扶着林伟,脸上更是青一阵红一阵,火辣辣的滚烫。

  对于他而,世间最大的讽刺莫过于此。

  ……

  另一边,夏天等人已经上到了三十层,进入了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中。

  途中,关于侯栓柱儿子侯光亮的病况,已经了解了个大概。

  一个月前,侯光亮在玩耍时忽然晕倒,晕倒时右侧倾倒,看地不平,侯栓柱带着去社区检查,被确诊为一氧化碳中毒,当时吸了一夜的常压氧气后,略有好转。

  可是在第二天上午,病患的舌部突然回缩,喉肌无法自主运动,当天便去了城区医院,检查后认为是四肢健发射亢进,属于植物神经紊乱。

  立刻换药。

  很快略有好转。

  可是没过多久,患者病情突然加重,无法语,听力下降,持续高烧。

  随后转到了神经内科,接受了一次全身完善检查,专家认为是喉肌张力障碍,再次换药。

  可以这么说吧,专家每一次检查,都会得出一个新的结论。

  躯体形式障碍,小儿自闭症,肌肉萎缩……

  换药后略微有好转,但是在几个小时之后,病情会持续加重。

  当侯光亮转入中山医院的时候,前后总共出现了六次不同的诊断。

  之后副主任医师林伟接手,他的诊断更加离奇……先天性糖尿病!

  结果在用药之后,不仅没有一丝好转,病人开始发高烧,昏睡不醒,体表出现了红斑皮疹。

  到了这时,林伟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立刻重新诊断,但仍然无法查明原因,不敢继续用药,而是进行了上报。

  医务部在了解之后,高度重视,当即组织相关科室专家会诊。

  大家的争论很激烈,有的认为继续以植物紊乱治疗,有的则怀疑依旧是瘊肌张力障碍。

  但是,一直无法查明具体原因,不敢继续给病患用药。

  昨天下午的时候,早已经焦急万分的侯栓柱,无意间听到几个护士议论,似乎院方不愿意给小亮治疗了。

  当时他就急了,直接找上林伟,却不想被林伟当场斥责,之后更是让保安将侯栓柱从办公室赶了出去。

  当天晚上,侯栓柱又找了几次医院方面,但都被各种原因挡了回来。

  如此之下,有着巨大压力的侯栓柱一夜未合眼,早早的在住院部楼下等候,然后拦住了林伟。

  结果可想而知,态度冷淡的林伟再次怒斥,甚至说了一些过激的话。

  绝望之下,好拴住买了一瓶硫酸,走上了极端。

  正如夏天推测的那样,侯栓柱的本意是要逼出院方,如果他们还是无动于衷,为了儿子,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待说完这些之后,夏天陷入了沉思,而胡栓柱则面色期待的望来。

  “小兄弟,虽然我只见过你一次出手,但我相信你的医术定然不凡,你认为这种状况是……”

  孙有德的语态很客气,“有些西医设备查不出的症状,中医或许会有奇效。”

  不等夏天回应,立即站起身邀请道,“小兄弟,我说半天,不如你亲自检查一番,我对小兄弟的医术非常有信心。”

  夏天没有拒绝,也站了起来。

  他之所以在这里等着,乃是雷霆那边正在办理转入病房的手续,现在差不多办完了。

  “好好好。”

  孙有德脸上带着笑容,亲自过去给夏天开门。

  顿时,房间的另外两位老者傻眼了。

  他们就是这次的科室专家,刚才被特意喊来,为夏天讲述病患状况。

  刚才的时候,这两位专家就觉得孙副院长有些不对劲,那态度实在是太过……和蔼了。

  不,已经不是和蔼。

  而是隐隐带着一种请教的姿态。

  “罗副院长,他……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夏天走出房间,其中一位老者忍不住询问道。

  闻。

  孙有德脸上浮现一抹狡黠,压低声音道,“还记得我和你们说过的那件事吗……有人施展出了火烧云。”

  话音刚落,两位专家顿时一呆。“就是他。”孙有德补充了一句,而后迈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