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64章 就问你怕不怕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并不知道,那次施针治疗柳老爷子之后,曾在中山医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绝非夸张。

  对于一些老中医而,华夏很多失传的针灸,都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

  而传说中的火烧云,都曾在古代七大针灸名著中有所记录和描述。

  黄帝内经灵枢中,称之为长生神针。

  针灸甲乙经中,称火烧云为天道九针。

  金针赋内,描述其为此乃飞经走气,若夫过关节催运气,即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赤凤迎源,开天门,除沉厄,可长生。

  由此可以想象,当孙有德以院长的身份,在会议室中宣布了这一消息的时候,会引发怎样的轩然大波。

  最初时,有人半信半疑,有人则彻底不相信,认为孙有德判断错误。

  可是不久后,当孙有德拿出两份病例的报告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大呼奇迹。

  这两份报告,自然是柳老爷子住院前和施针后的详细数据。

  通过血液,尿检,身体各部超声检查,脑部核磁造影,肌电图等对比发现,本已经七十岁高龄的柳老爷子,如今身体的状况,竟然超过了刚刚步入老年的那些人。

  甚至有专家预测,他现在就相当于五十五岁左右。

  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就问你怕不怕!

  这件事虽然被刻意压下,但院方高层内部都知道,华夏失传已久的神针出现了。

  因此,当孙有德告诉两位专家,眼前那个年轻人就是施展火烧云神针的存在时,他们怎能不震惊。

  ……

  三十层,病房,3035房间。

  夏天坐在一张椅子上,眯着眼睛,正在为一个小男孩把脉。

  小男孩此刻仍然处于昏迷之中,呼吸有些散乱,即便有呼吸机的帮助,也能轻易观察到胸口起伏时的不平稳。

  猛一看去,像是有一下没一下在抽搐。

  他现在失去了听力,无法语,体温持续高热,脸上和身上的皮肤还有一层密密麻的红色皮疹。

  许久。

  夏天睁开眼,眉宇之间微微凝蹙,似在沉思着什么。

  旁边站着的侯栓柱立刻变得紧张,嘴唇哆嗦,眼巴巴看着,却又不敢询问。

  生怕夏天会说出自己根本无法承受的话。

  “侯叔,不要紧张。”

  夏天温和的笑了笑,“小亮的病情我已经有初步判断,治愈他应该没问题。”

  “好,好……谢谢……”

  侯栓柱连说话都不利索了,猛地抓住夏天的胳膊,“夏……夏神医,我,我给你磕头……”

  说罢,就要跪下。

  夏天赶忙用手制止,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愧疚,“侯叔,您这是折我的阳寿啊,您知不知道,我和光明亲如兄弟,不,比兄弟还要亲,其实他是……”

  旁边的雷霆脸色一变,当即打断,“侯叔,您千万不要和我们客气,真的,我们当兵时候一起出生入死,猴子当初还为夏天挡过子弹,你若给他下跪,以后还让他怎么做人。”

  “好人,你们都是好人啊,小明即便去了,能认识你们这些兄弟真是,真是……”这个中年汉子又忍不住落泪。他停顿了一下,低着头,看着自己粗糙的手,“我虽然是没什么文化,可是我什么都知道,你们每年都给我寄一大笔钱……雷子,小夏,我想和你们说,不管小明是怎么牺牲的,他是为了国家,不怪你们…

  …”

  唰。

  雷霆愣住了。

  夏天也是一呆,眼眶立时红了。

  不怪你们。

  他从来不敢奢望被原谅,只能一次次装疯卖傻让自己刻意忽略。

  可真正面对这句话,他才发现,自己……非常在意。

  “小兄弟,你真的能治愈病人?”

  察觉到空气中的沉闷与异样,孙有德非常适时的打破了沉默。

  夏天呼出一口气,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可以治愈,放心吧侯叔,我保证小亮长命百岁。”

  后半句话是对侯栓柱说的……也是夏天的承诺。

  “咳咳,小兄弟,我有个不情之请。”

  看到夏天站起身,要去拿早已经准备好的针盒,孙有德当即开口,只是面色有些尴尬。

  “什么?”

  “我们这次组织了很多科室专家会诊,呃……我的意思是,如果方便的话,我们能不能观摩学习……”

  闻。

  夏天挑了挑眉头,他怎能不明白对方的用意。

  无非是想观看自己的针灸罢了。

  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我没什么不方便的,孙院长请随意,不过……在我施针的时候,最好收声,有疑问也给我憋着。”

  他的针灸之术不同于任何流派,也不仅仅是单纯的针灸,别人想学也学不会。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孙院长保证,“他们绝对不会乱说话。”

  说完之后,他快步离开了病房。

  在其此间,夏天将所有的针进行二次消毒。

  当一切完成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了,然后走进一大群白大褂。

  全都是一些五十岁以上的老者,足有十多人。

  进来之后,看到床边的夏天,差不多都是一愣,神色之间浮现出浓浓的疑惑。

  事实上,他们并不是会诊的那些专家。

  而是在医学领域都有各自成就的老学究。

  就在刚才短短时间,关于那位会施展火烧云针法神医的到来,已经传遍了院方高层。

  不少人都想近距离观摩,但都被孙有德拒绝了……只有这十多人可以来现场。

  可是眼前这一幕让老学究们很费解。

  难道会火烧云神针的就是这个……青年?

  这也太年轻了吧?

  好在众人虽然怀疑,但没有人质询,全都以一种审视的眼神望着。

  对此,夏天根本不在意。

  快速捻起两根银针,从小男孩左右指肚刺了进去,又分别在脸部两腮刺了几针。

  最后,他一手搭住小男孩的脉搏,同时说道,“准备两个盆,放到下面。”

  “我来。”

  雷霆立刻开口,从床下拿出水盆,分别放在两边。

  房间其于人也疑惑望来。

  在场这些老学究都懂针灸,但夏天这几针,扎的无头无尾,完全看不出丝毫不同。

  最关键的是,根本不符合针灸之道。

  然而。

  仅仅十几秒后,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滴答……”

  两滴黑色黏稠的污状,顺着指肚银针滴落下来,落在下方水盆中,发出轻响。

  看到此,夏天立刻转动小男孩腮边的银针……滋滋兹。

  一阵古怪的轻微声响,而后,一道肉眼可见的黑线,顺着喉咙蔓延肩膀,化作一股股黑水顺着银针留下。

  滴滴滴。

  黑水带着某种异味,越滴越快,最后变成了一道直线。

  看到这一幕,众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震惊!

  没有完。

  当黑水变缓,逐渐消失后,原本昏迷的小男孩,竟然缓缓张开了双眼。

  他的眼睛看起来很大很大,又黑又亮,清澈无比,充满了孩童的天真与单纯。

  他也没有喊痛,亦没有哭,更没有害怕与迷茫。

  他微微扭动脖子,看向床边站着的胡栓柱,露出一个充满童真的笑容。“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