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67章 你真的有蛇精病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岭短短两句话,看似简单,实则冷淡。

  曾经的好朋友。

  堂哥的红颜知己。

  也预示着她们彼此之间的关系。

  来时路上,秦岭也曾为夏天简单介绍过。

  那个叫李文丽的女子,的确是她在金陵还不错的朋友。

  只是,后来秦岭才知道,李文丽是为了嫁入豪门才刻意接近她的。

  她最后也勉强算是得偿所愿了,嫁给了金陵林家旁系的一个二代。

  但从此后彼此关系就渐渐疏远了。

  至于那个叫张茵的女子,说是红颜知己,其实就是秦岭堂哥秦江的情人。

  此刻秦岭介绍完毕,这两个女人仍然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依旧紧紧盯着夏天。

  好半晌,那位叫李文丽的女子才缓缓吐出一句话。

  “你真的不是……陈东来?简直太像了。”

  说完之后,她才意识到什么,立刻歉然的看向秦岭,“山山,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

  秦岭苦笑着摇摇头,而后看向夏天,带着一丝内疚,“我以前曾谈过一个男朋友,叫陈东来……”

  未说完,夏天摇摇头,示意没关系。

  以他的智商,早已经进行了各种讯息对撞。

  显然,秦岭以前的男朋友和自己的相貌有几分想象,所以这两个女人才如此震惊。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第一次在酒吧遇到秦岭时,只怕对方已经把他当作了替代品。

  同时也恍然,秦岭当时为何会主动请自己喝酒。

  后来更是很轻易的与她发生了一夜之情。

  而且那是秦岭的第一次。

  当时很多细节,秦岭的表现,现在想起来,都让夏天生出一种明悟。

  这时,那个叫张茵的女子也反应过来,立刻挤出了微笑。

  “文丽,这位先生怎么可能是陈东来那个死鬼,而且陈东来脸上也没有酒窝,对吧山山。”

  山山是秦岭的小名。

  秦岭没有搭理她,而是看向李文丽,“文丽,谢谢你能来青海看我,对了,你的病好些了吗?”

  “好多了。”

  李文丽强笑一声,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一边倒茶,一边转移话题,“坐,快坐,对了,夏先生是青海本地人吗?”

  “不是。”

  夏天摇摇头,坐在了椅子上,并未回答自己是哪里人。

  不过张茵却是趁势开口,锐利的目光中带着审视,“不知夏先生在哪儿高就?”

  秦岭的黛眉当即凝蹙起来,刚要开口,却见夏天淡淡一笑,“我就是个无业游民而已,高不成低不就。”

  “呵呵,夏先生说笑了。”张茵试探道,“以夏先生的家世,只怕一辈子不愁吃穿吧。”

  闻。

  夏天挑了挑眉头,“张小姐,你非得逼我说出来吗,我如果有家世的话,就不会被山山包养了。”

  噗。

  这句话的作用非同凡响。

  秦岭顿时懵了,刚刚喝到口中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

  张茵和李文丽也强不到哪儿去,足足愣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这家伙竟然面不改色正大光明说出这番话……他还要不要脸了?

  “呵呵。开个玩笑。”

  夏天当即缓和气氛,然后正色道,“其实我是医生,而且是一位医术高明的神医。”

  “夏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李文丽勉强挤出笑容。

  但是,张茵的话却是不怎么好听,带着盛气凌人,“夏先生,你知道山山的身份吗?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她为好。”

  顿了顿,她立刻又看向了秦岭,以长辈的口吻说道,“山山,他的确很像陈东来,如果你想玩玩儿的话,家里并不反对,但你一定要知轻重!”

  话音刚落,秦岭当即变了颜色。

  她冷着脸,一双凤目凝视张茵,“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家里?家里是哪里?有你的位置吗?轻重?呵呵呵呵,我秦岭不知轻重已经很多年了,你今天才发现吗?”

  “你……”

  张茵脸色骤变,难看到了极点。

  秦岭的这些话,可谓刀子一般毫不留情戳在她的软肋上。

  她是秦江的情人,即便再能干,秦家也没有她的位置,自然也没资格说教。

  “好,我管不了你,也没资格管你,但你哥总有资格吧。”

  张茵并未退缩,说完之后,她冷冷看着夏天。

  “夏先生,如果你识趣的话,立刻从山山身边走开,否则的话,就和当初的陈东来一样,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啪的一声。

  秦岭彻底怒了,重重拍在茶几上,斥道,“张茵,你给我适可而止!”

  “张姐,山山,你们都少说几句。”

  看到此,李文丽赶紧站起身打圆场。

  但她同时也摆明了态度,看向夏天,语气看似客气,实则高高在上。

  “夏先生,虽然张姐的话有些冲,但她说的是事实,而且……你也配不上山山,你……”

  “够了!”

  秦岭猛然站起,伸手挽住夏天的胳膊,“我们走。”

  夏天点了点头,迈步的同时,沉吟一下,而后看着张茵和李文丽,“我刚才说的是实话,我真的是医生,而且……你……”

  他指着张茵,面色肃然,认真道,“你有蛇精病。”

  嘎?

  刚迈出一步的秦岭当即一个趔趄,原本愤怒的情绪不知怎地,一下子就消失了。

  然后,看着夏天那遭人恨的贱贱模样,顿时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此时此刻,她竟然不知改如何形容自己的情绪,非常矛盾。

  反观张茵和李文丽,短暂的错愕之后,脸色立刻阴沉。

  到了现在,她们对夏天已经无需掩饰内心的观感了。

  “你才是蛇精病。”张茵双目喷火,声音变得尖锐,“你们全家都是蛇精病!”

  李文丽也极其不善的盯着夏天,“夏先生,有句话我要送给你,不做死,就不会死,可惜你没有把握住机会。”

  闻。

  夏天皱了皱眉,面呈疑惑,又抓了抓头发,憨声憨气道,“你说什么啊,我不明白,可我说的是实话啊,她真的有蛇精病……”

  砰!

  话音刚落,一声闷响传来。

  只见房门被大力推开,从外面走进两个人。一个身材修长,相貌英俊的青年,在他身后跟着一名身穿西装的黑人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