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68章 我想打人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青年,秦岭的神色顿时变了。

  眸子中闪现着一抹厌恶。

  秦江。

  她没想到,自己这位被家族长辈极为器重的堂哥,竟然也来了青海。

  “山山,来了啊。”

  秦江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同时扫过一旁的夏天,不由一愣,很快恢复。

  “呵。”

  秦岭却是嗤笑一声,看向夏天,“我们走。”

  夏天可以看得出来,她与秦江之间的关系很差,甚至懒得与他说话。

  仰或是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秦江却仿似一点都不在意,并未让路,仍然笑眯眯道,“山山,怎么刚来就走啊,对了,你身边这位是……”

  “我男朋友。”

  “男朋友?我说呢,怎么和陈东来长得那么像。”秦江嘴角勾勒一抹玩味,“你玩玩儿就算了,不过……我还是尽早劝你收心吧,不要让无辜的人被你所牵连。”

  “秦江!你,你欺人太甚!”

  秦岭似乎对秦江的观感非常恶劣。

  而且夏天能感觉到,她心中仿佛憋着一口恶气,已然到了爆发的边缘。

  “山山,我是秦家未来的继承人。”秦江仍然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错,当初是我拆散你和陈东来,也是我提议和宫家联姻,如今宫保罗死了,所以我说服家里长辈,决定让你和林家联姻,为了家族长久发展,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出牺牲

  ”

  “你!你……”

  秦岭气的娇躯颤抖,俏脸上血色上涌,已经出离了愤怒,指着秦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这时,秦江也彻底撕破了伪装,冷冷一笑,随即凝视夏天。

  他的下巴微扬,眼神俯视,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态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不论你有怎样的身份,现在,立刻,马上滚出这里。”

  秦江不是无脑二世祖。

  当后面站着的张茵和李文丽给出提示后,他就知道,眼前这家伙不过是个小白脸。

  在他看来,以自己的身份,没什么可顾忌的,这样说话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只是……夏天的表现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不走……你又能怎样?”

  夏天静静伫立,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只是一双黝黑的眸子已经微微眯缝起来。

  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即将动怒的前兆。

  “呵呵,哈哈,你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短暂的愣神之后,秦江怒极而笑,摇摇头,像是看待蝼蚁一样俯视夏天,“知道吗,若是换做我以前的脾气,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闻。

  夏天竟然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是吗?你这句话,竟然和我想的一样。”

  嗯?

  秦江当即皱眉,眼神阴骘。

  同时,他身后的黑人大汉向前迈了两步。

  作为跟随秦江多年的保镖,秦江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他就知道该怎么做。

  当下就要出手。

  但这一次,秦江却是一摆手,示意他停下。

  随即,一双眼睛犹如毒蛇一般,冷冷盯着夏天。

  “在金陵的上流圈子里,他们在背后叫我毒蛇。”秦江森然一笑,“我是秦家的长子长孙,是秦家未来的继承人,所以……我想要做某件事,从来没有失败过。”

  顿了顿,秦江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脸慢慢的贴近夏天。

  “我见过很多不知死活的臭虫,陈东来算一个,后来他出车祸死了……刚才我已经给机会让你滚,可惜你没有珍惜。”

  “秦江!你想干什么!”

  秦岭又惊又怒,彻底暴走了,“你,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哈哈。”

  秦江根本不在意,冷笑不已,“只要你跟我回金陵,说不定我一高兴会放过这个小子。”

  顿了顿,他叹了一口气,似有些失望,“本来我还想和这小子玩玩儿呢,这样吧,打断他一条腿好了。嗯,还有,把这张脸废了,我看着就恶心。”

  “老秦,我忍不住了。”

  夏天忽然开口。

  “你……”秦岭一惊,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想打人。”

  夏天看着她。

  闻。

  秦岭的神色之间浮现一抹复杂,然后是沉默。

  沉默也意味着默认与支持。

  “哈哈。”秦江却是忍不住笑了,“我现在又改主意了,打断你的四肢……”

  一句话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就被夏天一巴掌生生的掼了回去。

  紧接着,夏天双手抓住他的两肩,向下一摁,弓腿屈膝,结结实实轰击在他的胸腹。

  咚的一声。

  膝盖与胸腹接触的闷响,就像是铁锤砸在了一个烂鼓上面。

  霎时。

  秦江的身体蜷曲起来,又猛地向上一弓一跳,在被打离地面中,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却只发出一个音节便戛然而止。

  没有完。

  未等对方落地,他身形侧转,诺大的力量自腰部传递到腿上,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已经狠狠一记鞭腿甩在秦江的身上。

  砰。

  秦江犹如皮球一样倒飞出去,撞在客厅的墙壁上,整个房间一阵轻颤,伴随着几声骨折脆响。

  夏天没有停手的意思。

  只见他双腿猛然一蹬地,犹如一发炮弹般电射出去,闪电般到了近前。

  呼的一声。

  刚刚顺着墙壁滑落地上的秦江,就被一只脚踩住了脖子,呼吸窒息,一张脸瞬间铁青,继而泛黑。

  他像是溺水之人,双手和双脚不自禁的一通乱蹬着。

  “你要打断我的四肢?”夏天居高临下俯视他。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一眨眼的时间,秦江就变成了一条死狗。

  直至这时,场内众人才反应过来。

  “呀!”

  “啊……”

  张茵和李文丽尖叫着。

  黑人保镖则快速冲向夏天。

  他明显是个高手,冲来途中,两条比婴儿脑袋还要粗的两条胳膊,完全膨胀了起来,上面的血管犹如虬龙般张牙舞爪。

  “死。”

  一声爆喝,砂锅还要大的拳头,在袭来之时,发出呜地破空脆响。

  电光火石间,夏天也动了。

  但他没有回头。

  依旧在俯视着秦江。

  就在保镖的拳头即将触及之时,然后,他反手就是一记直拳。

  在这一瞬间,不论是秦岭,还是张茵或李文丽,她们竟然都生出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分明是保镖先出手,拳头立刻就要砸在他身上,直至这时夏天才出拳……

  就像是电影中特效夸张的效果一般,这一拳后发先至,结结实实掼在保镖的脸上。

  而且是直拳。

  黑人保镖就像是卡通片里无脑大反派,甚至带着几分戏剧效果。

  可是没有人敢笑。

  因为这一拳不知有多重。

  保镖的身体在后仰中,犹如慢动作一般,口中喷出一道混合着牙齿的血沫。

  而他的脸,就像是被砸烂的西红柿,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体挣扎扭曲几下,口中汩汩流淌血水。然后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