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69章 男人和女人共同的梦想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茵和李文丽傻眼了。

  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秦江的这个保镖可不简单。

  即便她们这样的女人都听说过。

  在金陵的上流圈子,那些纨绔二代为了寻求刺激,经常会玩儿一种游戏。

  就像是斗鸡斗狗一样,每个人会把自己的保镖集合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然后这些保镖进行生死战。

  而外场的人们则开始下注赌博。

  每一次游戏结束,很多保镖轻则伤残,重则丢命。

  这个黑人保镖的强悍在圈子里有目共睹,曾为秦江赢得多次比赛。

  但是此刻,犹如一头黑熊般强壮,有着丰富战斗经验和技巧的他,被一拳砸成了死狗。

  这一拳,简单干脆。

  又蛮不讲理。

  一拳秒杀!

  夏天甚至没有看他,更没有挪动身体。

  他缓缓俯身,嘴角噙着笑意,凝视秦江,“说点什么吧,如果你的话让我满意,我就放过你,记住,只有一次机会,千万想清楚了再说。”

  秦江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夏天的声音似远似近传入耳中,显然飘渺不定……仿若梦幻。

  但这并不是梦幻。

  这是真的!

  那张带着淡淡笑容的脸颊,仿佛魔鬼的微笑,在秦江的视野中无限放大。

  而那双黝黑的眸子中,似有万千乌云在翻涌,无数怨灵在哀嚎

  他要杀人!

  这一瞬,秦江得出了这个结论。

  霎时之间,他浑身酸软,心跳加速,无尽的恐惧充斥在心头。

  “呼。”

  突地,夏天松开了踩在他脖子上的脚。

  秦江瞬间崩溃,出奇的是,他的思维在这一刻又异常灵敏。

  几乎想也未想,他嘶哑着声音快速叫道,“秦岭自由了,我……我以后再也不会逼迫她联姻……”

  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夏天当即打断,“很好”

  说罢,他伸手将秦江拽了起来,然后像是木偶一般,让他稳稳当当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同时说道,“你很聪明,希望你永远聪明下去。所以我也准备送你一个礼物。”

  他转身迈大步走向张茵。

  “啊……”张茵脸色惨白,下意识后退,尖叫道,“你……你想干什么?”

  见识过夏天的凶悍与狠辣,她哪还敢嚣张。

  若对方出手,自己这小身板绝对会被一拳打折。

  “不要紧张。”

  说话间,夏天已经走至近前,脸上噙着玩味儿的笑容。

  一伸手,他从对方米黄色的衣衫肩头上,慢慢的捏起一根头发。

  确切的说,这是一根很短的卷发,不过三厘米左右。

  然而,看到这根卷发,张茵似想起了什么,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上顿时变了颜色。

  “这根卷发约莫三厘米,它的主人是一个男性,而且是黑色人种,身高一米九左右,嗯,上面还有淡淡的欧莱雅洗发水的气味。”

  顿了顿,夏天看向秦江,“我送你的这个礼物满意吗?”

  秦江的脑子里早已经乱成一锅粥,木着一张脸,下意识点头。

  “你胡说!”

  张茵却是一声尖叫,“你,你……”

  “嗯,你就当我是胡说好了。”夏天转目看向她,“不过有一点是真的,你有蛇精病,你手上的虎口,已经出现了几道细密的裂纹,仔细看,不细看的话很难发现,还有你的耳朵后面也一样,你最近每次洗澡是不是感觉皮肤很痒,但是在

  晚上休息的时候却会很疼,就像是冬天开裂了一样。”

  “你……”

  张茵毫不犹豫就要否认,但夏天却根本没理会她。

  而是走至那名依然昏死过去的黑人保镖近前,弯腰蹲下,抓住他的手腕,顺势将西服和衬衣向下一拽。

  “你那是只是发病初期,看到了没有,这才是完全状态。据说得了这种蛇精病,若不尽快治疗的话,这些鳞甲会慢慢裂开,然后腐烂。”

  在那条又黑又粗的胳膊上,一片片犹如鳞甲般的灰色物状,攀爬在上面,看起来甚为可怖。

  反观张茵,面色煞白如纸,冷汗哗哗流淌。

  就算她如何否认与狡辩,此刻也无法掩饰脸颊上的恐惧。

  而夏天则笑的很欢乐,“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奇妙,无处不在充斥着巧合。我送的你礼物不错吧。”

  前半句是对张茵说的,后一句是对秦江。

  不管他们怎么想,夏天的目的已经达到。

  站起身走至秦岭面前,“我们走。”

  秦岭犹如木乃伊一般,彻底处于呆滞之中。

  完全是无意识的被夏天拉着手离开了房间。

  待他们走后,房间里仍然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之中。

  只有心跳声和喘息声,压抑而凝重。

  许久。

  终于缓过神的秦江,发出了一声嘶声裂肺的嚎叫,脸色狰狞犹如魔鬼。

  “啊……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张茵赶紧跑过去,一脸的焦急和关切,“阿江,你,你没事吧……”

  “啪!”

  未说完,迎接她的是一记火辣辣的耳光,张茵直接被抽到在地上,顿时嘴角溢血。

  “你个贱人,离我远点,滚!”

  ……

  电梯中,秦岭渐渐从呆滞中回过神,只是神色之间依旧充斥着复杂。

  有震惊,有担忧,还有感激与感动。

  察觉到她的异样,已然恢复人畜无害模样的夏天顿时笑了,“老秦,我这个逼装的怎么样?”

  “你……”秦岭脸蛋一红,“你怎么说话呢。”“呵呵。”夏天浑不在意的摇摇头,“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看得出来,那个秦江和张茵以前算计过你,对不对?刚才我只是暂时替你出口气,若他们以后还不知死活,你告诉我,哥们替你做主。

  ”

  秦岭娇躯轻颤,喉结蠕动,眼眶泛红,浮现一层晶莹。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感动的不得了。”夏天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滴,“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就以身相许好了。你也知道……”

  顿了顿,他以一种唏嘘感慨的沧桑声音咏叹道,“啊……大被同眠不仅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也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啊。”

  “你……滚!”

  秦岭顿时又羞又怒,却也破涕为笑。

  说话间,电梯停止,两人离开大厅,向外走去。

  秦岭忽然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犹豫看向夏天,“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只要能做到的一定帮。”夏天仍然嬉皮笑脸,“你也知道,我这人见到美女就走不了路,两腿发软……”

  嗡嗡嗡。

  刚说完,他的手机铃声忽然急促响起。

  看到号码,夏天不由挑了挑眉头,当即接通。

  “老大,我刚得到了一个消息。”里面传来雷霆的声音。

  “等等。”夏天面向秦岭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走向一旁,同时道,“说吧。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