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75章 我这个命算得怎么样,是不是很准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句话说出。

  不止是赵秋水。

  便是赵旗和所有赵家人,皆尽变了颜色。

  夏天的声音虽然不高。

  甚至很轻。

  但是,他的话却犹如一道惊雷般隆隆彻响在赵家人的脑海中。

  “荒谬!我的脊梁疼不疼,还能由你说了算吗!你以为你是算命的!”

  赵秋水面色煞白,凤眼圆睁,死死盯着夏天。

  她想要冷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

  夏天丝毫不在意,继续说道。

  “别以为冷冰冰冷笑两声就是有气质,你还太嫩了,是个人就能看穿你的底细……”

  “你走路的时候,虽然尽力保持仪容,可仍然会不自禁的无意识摆动,你的背和腰,在夜间除了僵硬就是疼痛吧……”

  “乏力,疲惫,消瘦,低热,厌食,贫血,以及关节周围肌肉痉挛与腰肌萎缩,的确不好受,在外人面前你还能保持不被看出来,你的毅力还算不错,但也仅仅不错而已……”

  夏天的声音不高不低,不快不慢,每一个字都清晰入耳。

  毫不客气的一层层扒开赵秋水的伪装。

  最后,他冷冷一笑,“给你一个忠告,早点为自己准备轮椅吧。”

  说完之后,夏天抬眼望去,带着挑衅,“我这个命算得怎么样,是不是很准?”

  旁边的秦岭瞪大了眼睛。

  彻底呆住了。

  她没想到夏天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不管真与假,可谓句句如刀,字字诛心,

  然而。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

  赵旗没有暴怒赶人,赵家其他人也是沉默不语。

  而赵秋水亦陷入了呆滞之中,脸色煞白不堪,没有一丝血色。

  全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夏天。

  许久。

  赵秋水吐出一句话,“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天不屑冷笑一笑,“我算的啊,你刚才说的对,我还是算命的。”

  说罢之后,他的目光淡淡扫过赵家众人,停止在秦岭身上时,夏天挑了挑眉头。

  随后,夏天望向赵秋水,一跃而过,最终看向坐在对面的赵旗。

  “赵总,若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家有遗传病吧,强直性脊柱炎,而且传女不穿男,最重要的是……女性早夭折,赵小姐能活这么大,还真是个奇迹呢。”

  唰!

  这句话的威力更大,犹如一枚炸弹在客厅轰然爆炸开来。

  包括赵旗在内的所有赵家人,全都徒然睁大眼睛,骇然失色。

  “你……夏先生是如何知道的?”赵旗已是不自禁的改变了称呼。

  “爸爸,别相信他,他一定调查过我们家,一定,这个人肯定没安好心。”

  被揭穿的赵秋水彻底变得神经质,而她原本停止的脊背也弯曲下来,整个人松松垮垮。

  她指着夏天,又指了指秦岭,“他们是一伙的,秦总以前经常带着自己推荐的名医前来,她一定调查过……”

  “调查?你以为你是谁?秦总以前带医生来,虽然有着自己的目的,却也是一片好心。“

  夏天脸色一冷,“况且……病人是你爷爷,而不是你。”

  “你……”

  “住口!”赵旗当即斥责,凝视女儿,“还不赶紧向夏先生道歉!”

  “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此时此刻的赵秋水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爸爸,各位叔伯,现在一些骗子的手段,根本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且不说刚才他所是从哪儿得到的,就说我爷爷的病,国内外那么多名医都看过了,他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敢自称神医,就问你们

  信不信,当然,我并非质疑秦总,说不定秦总也是被骗了。”顿了顿,她以极快的语速继续道,“各位叔伯好好想一想,他来到这里之后,我们赵家礼遇有加,而且已经很委婉的再三暗示拒绝,但他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将话题绕到我身上,如果不是调查过我

  们家,又怎能知道的那么详细……”

  “无知!”

  她的声音被夏天打断了。

  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夏天缓缓站起身,扫过场内众人,又扫了一眼冷笑不止的赵秋水。

  “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罢。

  转身。

  迈步,前走。

  毫不停留。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秦岭也站起,仍然保持礼貌的向众人点了点头,紧随着夏天向外走去。

  “夏先生,秦总,请留步!”

  果然。

  刚走了几步,身后传来赵旗急切的声音,其余众人也纷纷站起,开口挽留。

  “赵总还有何见教?”

  夏天止步,并未回头。

  “夏先生,既然您能看得出小女的症状,不知……”

  赵旗紧走几步,神色之间写满了期待与迫切。

  夏天却是很痛快的说道,“我可以治,而且保证一次治愈,再也不会复发。”

  赵旗脸上顿时变得狂喜,赵家众人亦是面色惊讶。

  刚要说话,夏天立刻补充了一句。

  “可是……我为什么要给她治病?”

  赵旗的脸色一僵,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我和秦总是好朋友,非常好的朋友,这次来,我受她所邀,前来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自然会出手。”

  顿了顿,夏天话锋一转。

  “可是赵小姐再三贬低我,攻击我,羞辱我,她甚至在门口的时候,就故意刁难和给我难看,以我的性格,本该拂袖而走,质疑我的,蔑视我的,我不在乎,也不屑证明,更不会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

  “我也知道,你们其实也不相信我,对吗。”

  夏天的目光缓缓扫过,赵家众人的神色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眼神飘忽。

  “难倒我是傻子吗?看不懂你们的用意?听不懂你们的话?呵呵呵,我只是为了秦总才强忍着留下。”说话间,他面部的线条变得缓和下来,声音也充斥着痛惜,“她一个女人,再三带着医生上门,来讨好和巴结你们赵家,但大家也不过是平等的合作关系,今天她带着我来,然后被你们赶走,你们想过这样

  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吗?别说你们赵家礼遇有加,如果真正的礼遇有加,哪怕让我看上一眼病人,然后你们再找借口也不迟,呵呵,你们呢?”

  秦岭的眼眶顿时通红,她捂着嘴,凤眼闪烁着泪花,却抬头望天,竭力不让眼泪流下。

  “风光背后总是无奈啊。”

  夏天叹息一声,走过去抹去她眼角的泪滴,淡淡道,“既然赵总开口留我,哪怕是为了秦总,我也会出手一次,记住,只一次,下次,就是赵小姐跪在我的面前,也需看我的心情。”

  他的声音逐渐转冷,深深凝视赵秋水,“各位,我可以保证,能够百分之百治愈赵小姐。”

  顿了顿,在一片鸦雀无声中,夏天脸上浮现一抹讥讽。“但我只出手一次,只救一人,一个是完全可以治愈的赵小姐,还有一位是素未蒙面的病人,现在我把选择权交给赵小姐,是为你医治,还是让我去看病人,当然,如果各位仍然以为我在夸夸其谈,或者根本不相信我,我转身就走,绝无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