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96章 老公我爱你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保时捷车内,副驾驶位置上。

  柳清清颤颤巍巍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啊眨,下意识望去。

  没死?

  太好了。

  不知怎地,她忽然生出想哭的冲动。

  骤然扭头。

  看着旁边龇牙咧嘴嚎叫的夏天,柳清清瞬间暴走到了有史以来最抓狂的状态。

  “停车!给我停车!”她不顾一切大叫起来。

  “不停!不要停车!嗯……喔……好爽啊……”

  别误会,夏天正在模仿着柳清清的声音呻吟。

  那样子要多贱有夺贱。

  “你……你……”

  柳清清浑身冰凉,一半是气的,一半是吓的,“啊天呐……你看多少时速了。”

  仪盘表的指针已经到了时速320公里。

  嗡。

  又是一声引擎轰鸣,夏天非但没有减速,一脚下去,直接将油门踩到底。

  好在他手上的速度并不慢,险而又险的超过前面那辆法拉利。

  “啊……”

  看他仍然加速柳清清吓的再次尖叫,正欲破口大骂,却霎时闭上了嘴巴。

  因为夏天竟然没有看前方,而是转头笑呵呵望来,“老柳,除非你喊我三声……老公我爱你,我就减速。”

  “你……作梦……我喊,我喊,你看前面,前面!”

  “哦。”

  夏天扭头,随手一转方向盘,瞬间从一辆科尼塞克旁边擦了过去,立刻又引得柳清清尖叫不已。

  “快喊啊,我听着呢。”夏天就像个癞皮狗一样,“你要不喊,一会过弯的时候我也不减速。”

  “你……”

  柳清清很无语,很愤怒,索性放开嗓子大喊,“老公我爱你,老公我爱你,老公我爱你!”

  “哈哈哈……”夏天得意大笑,得寸进尺,“再喊三声,要喊的情意绵绵,就像我这样……”

  顿了顿,他学着柳清清的声音,抛来一个媚眼,嗲声嗲气道,“老公……我爱你……”

  啊呕!

  柳清清险些吐了,可眼看着夏天又扭过头来,赶紧压低声音,“老公……我,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夏天顺势回应,随即讶然,“咦?都老妇老去了,你的脸怎么红了。”

  闻。

  柳清清顿时羞愤,没有去看他,而是紧张又带着一丝忐忑坐直了身躯。

  望着四周已经练成一道直线的景物,她的小心脏砰砰砰剧烈跳动。

  除了工作,柳清清平日没什么爱好,来自各方的压力让她时刻处于一种高度强压中。

  她唯一释放压力的方法,就是找机会上高速,开上片刻快车。

  为此,她特意买了这辆限量版的保时捷918,甚至私下还聘请过一位退役车手教导了一段时间。

  她也自认为车技还算过得去。

  可是此刻才知道,自己差的太远了。

  如果说刚才她开车就是蹦蹦跳跳的小兔子,那么此时此刻这辆车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猎豹。

  只见这辆红色保时捷在车道中辗转腾挪,车速不减反增,需要超车时,连个鸣笛都不响,嗖的一声窜了过去。

  柳清清感觉自己就要疯了。

  她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极速。

  从某个方面而,这种极速上带来的快感,让她生出一种无法语的观感。

  “我已经喊了,不是说好减速吗?”

  柳清清脸蛋绯红,尽量让语气柔和,看到夏天不为所动,无奈道,“高速路也限速的,最高只能达到时速一百二十公里。”

  “我知道啊。”

  夏天很认同的点了点头,下一句话,直接让柳大美女抓狂不已,“不过你放心,他们抓不到我。”

  “有测速仪,测速仪,拍照,拍照拍照!”柳清清说话都不利索了,被气的。

  “拍照干什么?”

  “这是违章驾驶,要罚款……”

  “哦,没事,反正你有钱。”

  草尼玛比!

  这是柳清清心中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被夏天带坏了,最近每当生气的时候,若是一个人的话,她总会暴几句粗口。

  然后发现……竟然还不错。

  “啊……”

  她又尖叫了起来。

  前方出现了一个弯道,有一辆货车正在弯道行驶,而夏天显然没有减速的意思。

  “滋!”

  红色跑车骤然发出一声轰鸣,伴随着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超车的同时,紧接着做出了一个堪称教科书般的甩尾横移,又宛如流星般电射而出。

  “老秦,你这样的叫声,让我有些心烦意乱啊。”夏天再一次扭头看着她,两只眼睛嗖嗖在关键部位乱瞟,“我的肾上腺开始激涌了,你说咋办?”

  霎时。

  柳清清用双手捂住嘴巴,一双美眸可怜兮兮,出现了一种焦急又呆萌的表情,“我不叫了,你好好开车,好好开车……”

  “噢。”夏天很满意,嘀咕了一句,“原来这就是调教的成就感?”

  调教尼玛。

  柳清清捂着嘴,心中大骂。

  但很快。

  她又变得惊讶起来。

  虽然车速快到极致,但这么长时间根本没有撞车。

  看似好几次遇险,可总会险而又险的躲避过去。

  柳清清开始观察夏天的动作。

  一看之下,俏脸错愕。

  这个混蛋开车的动作实在太流畅了。

  不,已经不能称之为流畅。

  而是一种……随意?

  只见他单手扶着方向盘,双脚和右手齐头并进,如穿花蝴蝶一般高速操作,甚至只能看到一道水雾般的残像。

  这些动作连贯起来,带着一种节奏般的韵律,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天……这狗东西是怎么做到的?

  柳清清美眸之间浮现一抹好奇,看着眼前一辆又一辆机动车在眼皮下,如闪电般掠过。

  她的心脏也随之跳的越来越快。

  “啊……”

  又一次险些撞车,尖叫声不断彻响。

  可以这么说,接下来的行程,是夏天的调教之旅,亦是柳清清的尖叫之旅。

  她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飚车,什么是车技,什么是……不要命。

  保时捷犹如穿梭的子弹,像是地面劈舞的闪电,犹如奔袭的猎豹。

  害怕恐惧忐忑等负面情绪充斥在心头,又伴随着紧张,刺激与亢奋在滋生。

  就在进入昆市地界,距离出站口还有十公里的时候,车速放缓下来。

  终于安全着陆了。

  柳清清也重重的松了口气。

  她的脸蛋酡红,胸脯急促起伏,眸子中却闪烁着极度的复杂。

  不由得,将目光对准了夏天。

  此时此刻,夏天脸上再也看不出疯狂的味道,换而取之的是沉着与平静,脸部刚硬的线条犹如刀砍斧凿。

  “如果这个狗东西不那么贱的话,看起来还是很顺眼的。”脑海中不知不觉生出了这样的想法,而她的心脏也扑通扑通剧烈跳动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