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303章 嚣张,狂妄,生猛的一塌糊涂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他们,柳清清和高寒站了起来,面色发青。

  “小杂种,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燕少双目喷火,面色狰狞扭曲,“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刻给本少跪下,磕头认错,自断四肢,否则,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

  王东亦是两眼阴毒,“杂种,今天我要将你大卸八块,进来!”

  咔咔咔咔。

  整齐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下一秒。

  外面冲进一群人。

  他们全都身着作战服,双手端着枪,全副武装。

  “不许动,举起手来!”

  没有多余废话,为首一名中年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夏天。

  其余之人快速散开,将房间围的水泄不通。

  杀气腾腾。

  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把柳清清和高寒吓懵了。

  即便她们见多识广,但何曾见过这种阵仗……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不是警察。

  而是……军人!

  “嚣张啊,再给老子嚣张一个试试!”

  燕少狰狞大吼。

  他那张鼻青脸肿的脸上好几道血道子,但此刻却狰笑犹如魔鬼一般,怨毒极了。

  “说你呢,双手抱头,听见没有!”

  为首军人端着的枪一抖,指着夏天冷声大喝。

  柳清清和高寒下意识就要举手,却见夏天一摆手,制止了她们。

  他轻轻扭动脖子,发出喀吧骨节响,一双眸子扫过四周。

  所不同的是,他的眸子不在平静无波,而是闪动着疾疾冷光。

  他想过会被报复。

  可是没想到,进来的不是打手,而是……军人。

  军人的身份,冰冷漆黑的枪口……对准了他!

  更重要的是,这些军人竟然是……

  一瞬间。

  绝对是一瞬间。

  一直压抑在内心的戾气骤然爆发。

  紧接着便犹如实质一般,以不可思议的形式蔓延整个房间,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上空。

  咔拉咔拉。

  柳清清和高寒只觉得气氛压抑凝重,燕少感觉感觉温度骤降。

  但是,王东和那些军人却非常人,全都能感受到这股可怖的杀意。

  他们的脸色齐齐一变,浑身上下汗毛乍立,身形僵立。

  “你……”

  为首中年眼睛瞪大,面色凝重而骇然,只是刚说了一个字,便被夏天打断了。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和沙哑。

  指了指脸色发白的柳清清和高寒,“把枪放下,不要吓着我朋友,我也不喜欢有人用枪指着我。”

  顿了顿,又道,“还有,你们这群敢假冒军人的人渣,全都该死!”

  寂静。

  无声。

  没有人说话。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同。

  夏天的话,让燕少和王东想笑。

  可是他们笑不出来。

  不仅仅是夏天一口戳穿了这些人的身份。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穿着作战服端着枪的人们……此刻的表情。

  他们每个人的神色都凝重到了极点,不仅没有开口喝止,而且所有眼睛全都一眨不眨盯着夏天。

  仿佛生怕他从眼前消失。

  实在是他身上那道血腥杀气太过浓郁了。

  浓郁到刺骨的程度。

  仿佛此时此刻,他们身处之地不是一个空间不大的小房间,而是硝烟弥漫鲜血浸染大地的沙场。

  那仿似实质一般的肃杀之气,犹如刀子捅进了他们的心脏。

  他们的确不是军人。

  但他们长年受军事化管理和训练,甚至比之真正的军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们同样是经过层层选拔,成为保安公司内部之人。

  是精英中的精英。

  虽然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但他们比谁都要清楚一点。

  眼前这个人身上所透发出来的血腥杀气和肃杀,才是军人刻在骨子里特有的气息。

  比之他们的教官还要浓郁无数倍。

  危险!

  极度危险!

  即便手中有枪,仍然没有丝毫安全感。

  “我再说一遍,把枪放下。”夏天缓缓扫过,“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沉默。

  依旧没人说话,一个个如临大敌。

  哒哒哒。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传来军靴踩地的脚步声,一个身着迷彩的中年走了进来。

  中年肤色白皙,棕色短发,高颧骨里面是一双如宝石般的蓝色眼睛……而且独眼。

  竟是一个西方人。

  “杜教官……”

  看到来人,燕飞面色一喜,刚要继续说话,只感觉冷厉的劲风自脑后袭来。

  砰!

  他已被夏天一脚重重贯在了地上。

  啪!

  与此同时,一记令人牙酸的声音彻响。

  王军也感觉后脑一沉,眼前一黑,直接栽了下去

  两人全都昏死了过去。

  然后被夏天踩在脚下。

  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夏天竟然敢动手。

  要知道,此刻七八支枪口对着他,他却没有丝毫犹豫,干净利落。

  “你……好胆子!”

  进来的西方人同样一愣,转而愤怒,他的中文很溜,“我命令你,放开他们。”

  “命令我?”夏天冷冷凝视,嘴角浅笑,“你算什么东西!”

  西方人脸色阴沉,眸子中闪动杀意,又在瞬间收敛。

  他与这些人不同,乃是真正的军人出身,对于夏天身上透发的刺骨杀气,早已经变了颜色。

  对方也是军人出身。

  这是他瞬间得出的一个结论。

  否则的话,不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些人的身份……要知道,他乃这些人的教官,都是按着军队里训练的。

  对方是个超级高手。

  这是第二个结论。

  这么多年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别人身上感受到这种危险到极点的气息。

  危险之余,是疑惑。

  不知怎地,他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夏天,而且这道肃杀之气同样有熟悉之感。

  仔细思索,一时间却是无法想明白。

  这时,带领这些人冲入的那个中年人开口了,“立刻放人,束手就擒,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说罢,他挥了挥手。

  两个家伙大步走来,一脸凝重。

  只是刚走两步,却见夏天淡淡道,“敢靠近我三米,死!”

  话落,走来的两人身形一僵,四周众人也微微变色。

  反观中年人,眼睛立刻瞪大,随后嘴角抽搐……被气的。

  妈地,你算什么东西,被枪指着,还敢这么嚣张。

  关键是听到这句话后,那两个家伙竟然停滞不前,犹豫不定。

  怒了。

  中年人当即大喝,“你们怕什么,我们有枪,他敢反抗,立刻开枪击毙!”

  “齐队长,不要冲动……”

  西方人忽然开口,说完之后,换成了英语,“这个人很危险……”

  “我有分寸。”

  齐队长并未在意,从腰后摸出了手枪,同时道,“如果他敢动,我会开枪。”

  西方人皱了皱眉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齐队长一摆手,“杜教官,这次行动由我负责,你只是跟着过来看看。”

  闻。

  西方人沉默着摇了摇头。

  他敢肯定,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即便开枪也不一定能射杀对方。

  他曾见过一些超级高手,在一定的空间范围之内,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他们或许没有子弹快,但绝对比开枪的速度快。

  这是两种概念。

  一些高手在别人扣动扳机的瞬间,便能轻而易举的在短距离规避子弹。

  西方人自己就能做到。

  这时,夏天忽然开口了,只是嘴角噙着嘲讽的冷意,眸子中迸发冰寒的冷光,“我很好奇,你确定能射杀我吗?”

  顿了顿,又道,“你敢扣动扳机,我不介意让你们全都见阎王。”

  嚣张!

  狂妄!

  生猛的一塌糊涂!

  “小子,装逼的人我见的多了,还没见过你这样不知死活的人。”齐队长面带煞气,而后大吼,“给我动手,将他拿下。”

  这一次,那两个人再次大步走来。

  一左一右伸手就要缉拿夏天。

  “真不想杀人啊。”

  夏天叹息一声,忽然伸出双手。

  “不许动!”

  “别动!”

  “……”

  甫一动作,那些拿枪的人纷纷怒喝,如临大敌。

  “别紧张,我怕脏了衣服。”

  夏天的神色之间淡定从容,没有丝毫畏惧。

  他今日穿得是半袖衬衫。

  伸手一颗颗解开一口,缓缓脱掉,将之搭在床沿上。

  霎时。

  泛着古铜色泽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

  还有那些密密麻麻纵横交错,仿佛一道道破布条缝合起来的伤疤,映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刀伤,枪伤几乎遍布整个上半身。

  不仅是高寒,乃至齐队长及西方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面呈骇然。

  这些伤疤落在高寒眼中,第一感觉就是恐怖。

  可是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在这个和平的年代,一个人身上布满这样的伤疤,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

  转过身,面对四周黑洞洞的枪口,夏天一扫而过,最后凝视齐队长,“来吧,你下令开枪试试。”

  “你……呵,好,很好。”

  齐队长虽然震惊对方身上的伤疤,但他绝不是吓大了,当即大手一挥,“动手,如果敢反抗,开枪杀了他!”

  说完之后,看向身旁的西方人,“杜教官……”

  他本想让西方人协同自己,可是只说了三个字,忽然呆住了。

  只见向来沉稳冷厉的杜教官,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

  更为夸张的,是他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

  似激动,似恐惧,似骇然,似敬畏……说不出的复杂。

  “你……你是……”

  他用一只独眼盯着夏天,盯着他身上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伤疤,感受着刺骨的杀气……

  霎时。

  尘封在脑海最深处的一段记忆,骤然碎裂开来。

  然后迅速与眼前这道修长身姿重合在了一起。

  “住手!全部住手!”他骤然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