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325章 知道黄泉路上有多少人等你吗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的确没想到,看似瘦巴巴的杜爷竟然是神级高手。

  他迈步逼来,每一步落下,身上的气势便会强盛几分。

  在此期间,他浑身的骨节都在啪啪脆响,体内的血液也如江流奔腾一般哗啦啦响动。

  这就是神级,全身气血归一,随心收发于内。

  夏天脚下,那名中年人并未死亡,而是被断了四肢与胸骨。

  虽然全身无比剧痛,但他生生没有喊出一个字。

  相反,那张脸颊因疼痛而扭曲,甚至充斥着狰狞恶毒的笑。

  他不认为夏天能敌得过有着神级战力的杜爷。

  只是他没看到,面对杜爷的强盛气势,夏天也只是微微惊讶,仅此而已。

  嗯?

  杜爷却是有些诧异,心头惊疑不定。

  刚才两人交手虽然很快,但并未逃得过他的眼睛,初步判断夏天至多也是天级巅峰战力。

  中年人之所以会输,是被抢夺了先机与先手。

  可此刻他并未在对方脸上看到震惊与畏惧。

  这样的思绪在杜爷脑海中快速流转,决定出手试探一番。

  “年轻人,敢来我这里闹事,今日你且留下吧。”

  嗖。

  话落,他已然袭来,速度非常之快,双手十根手指宛如鹰爪,带着噼噼啪啪的脆响。

  快。

  凌厉。

  刹那而至!

  夏天一动未动,眼睛眯缝成了一道缝隙。

  就在双爪即将触及之时,霎时,他猛然一侧身,原地绕出一道弧度极小的弧线,已然到了对方身左侧。

  “怎么可能!”

  杜爷大骇,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爪,空气中传来一道凌厉的破空音啸。

  然而这一抓,他不喜反惊,脸色骤变。

  未等继续出招,身后右侧莫名响起了呜呜呜诡异之音。

  当即,一道看不见的粉尘在空气中炸开。

  啪!

  夏天一记鞭腿甩在他的肩头,杜爷身形踉跄不止,刚想反击,却见另一条腿已然凌空袭来。

  他下意识举起双臂招架,砰的一声,杜爷哒哒哒后退不止。

  强行站稳身体,脸上流露出骇然之色。

  两招。

  自己堂堂神级战力竟然被两招击退。

  杜爷的神色之间顿时凝重起来,眼皮狂跳几下。

  “你……你竟然也是神级!你究竟是谁!”

  “呵呵。”

  夏天嗤笑一声,黝黑的眸子凝视对方,声音却比寒冬还要冰冷,“斯兰亚特的代理人,兄弟会和龙腾虎跃幕后掌控者,杜爷,我说的没错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杜爷内心一沉,脸上却丝毫未表露,“年轻人,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一向做正经生意,从未想过要害人……”

  “哈哈。”

  未说完,夏天便忍不住浅笑起来,但脸上的表情绝不是在笑,声音冷的可怕,“像你这种老贼,我见多了!”

  嗖。

  残影闪动,夏天已是到了近前,扬起手臂,立掌成刀,闪电般劈去。

  “你……”

  杜爷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一声怒喝,身形爆退。

  “嗤。”

  手刀劈空,夏天身形翻转,刀随身动,紧随而至。

  杜爷虽然是神级高手,可又怎么能快得过夏天,眼看手刀力劈而下,只能用双臂架向对方手腕。

  “砰砰砰。”

  两人的双臂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残影,犹如灵蛇舞动,噼噼啪啪声音不断彻响,像是抽爆了空气。

  “死!”

  杜爷在一击之下,凌空旋身,未曾落地,腰间一抽。

  霎时。

  手中出现一把一尺多长的月状弯刀,反手就是一刀。

  夏天身形后仰,弯道贴着脖颈划过,若是慢上一分,恐怖会被一刀劈断喉咙。

  还在半空的老者面色一凝,没想到对方这样都能躲开。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手中弯刀带起森森冷光,将夏天眼前的视线涂抹成一片炽亮。

  连续十八刀劈出,弯刀划出一道道残影交错在空气中,闪电般的速度连接在一起,形成一片骇人的刀幕。

  “原来你是杀手榜第二的圆月弯刀,竟然也做了别人的走狗。”

  夏天认出了杜爷的来历,一声冷喝,快速翻身,同时手腕翻转,一拳轰响向对方头颅。

  “该死!”

  杜爷又惊又怒,同时弯刀一挥,斜斩夏天手臂。

  砰!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只见夏天的手腕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变拳为掌,手掌猛地在刀身一拍。

  这一拍的速度快若闪电,旋又顺势欺身而上,掌变爪,猛扣对方喉咙。

  几乎想也不想,杜爷迅速侧身,可还不等他松口气,夏天变爪为拳,一拳轰出。

  砰!

  杜爷竭力避闪,但肩头仍然被扫中,哇的一声,大口吐血。

  “我要杀了你!”

  杜爷面色狰狞,拼着受伤的代价,猛地鼓荡全身气血,身形跃起,如鹰击长空,一刀袭来,空气中传来嗤嗤嗤刺耳音啸。

  如此之势,谁与匹敌。

  砰!

  夏天再次闪身,一记鞭腿扫在他另一个肩头,轰的一声,杜爷横飞出去,还在半空,连续喷出三口鲜血。

  “啊……”

  未等落地,夏天已闪电般冲来,一把扣住他的右腿,而后凌空一记暴躁的直踹,无比狠辣蹬在对方的脸上。

  随后,又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杜爷刚落地,视野中便有一只大脚迎面跺下。

  一旦踩实了,必将是脑浆迸裂的下场。

  这一刻,杜爷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竭尽全力翻身保命。

  砰!

  夏天一脚踏在地上,地面都是一阵颤抖,昂贵的地砖噼噼啪啪犹如蛛网般碎裂着蔓延,而后猛然炸开。

  “喀嚓。”

  夏天根本不管不顾,在对方翻滚的同时,另一只脚顺势踏出。

  骨裂的声音异常清脆,杜爷的左腿被踩断了。

  “啊……”

  惨叫分外凄厉。

  但夏天不为所动,左腿顺势扫出,结结实实轰击在对方腰腹,将他生生踢飞在了半空。

  没有完。

  他在地上紧随而至,双手抓住对方双臂,上下交错,左右硬开门,喀嚓喀嚓脆骨声接连不断。

  杜爷的两条手臂被生生折断。

  就在他即将惨叫时,夏天一脚蹬在嘴上,声音被生生掼了下去,满口牙齿混着血沫喷出一道血箭。

  随即,夏天踩住他的脖子,居高临下俯视。

  他的神色之间,冰冷的可怕。

  “你……你……”

  杜爷的整张脸已经不成人样,双臂和左腿被踩断,想要挣扎都不能,他嘶哑着声音,“你不能杀我……你,你是国家部门成员……杀,杀人是犯法的……”

  “去你妈地杀人犯法!”

  夏天当即暴了粗口,抬腿一脚跺下,喀嚓一声,将他的右腿也踩断,骤然冷喝,“杂种!知道黄泉路上有多少人等你吗!”

  说罢,捡起地上的弯刀。

  “制毒贩毒害了多少人也就罢了,活生生的人,你不仅要拿来做实验,还要拐带到国外,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杂种!”

  曾经看过的那些照片,那一个个死不瞑目的绝望表情在脑海中浮现,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瞬间从心底窜至脑门,烧得他两眼发红。

  杂种!

  猪狗不如!

  他的目光,从那名中年人脸上扫过,“还有你们这些堕兵,该死一万次,今天老子为那些被你们拐卖的人,给你们杀害的所有无辜的人……”

  “祭奠!”

  话音刚落,手起刀落。

  “噗……”人头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