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330章 卧龙湖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卧龙湖。

  并不是一片深水湖泊,更不是富人别墅区。

  确切的说,卧龙湖是一个休闲度假村。

  一湾幽碧的湖水带将整个度假村环绕其中,故此而得名。

  不过,哪怕是青海本地人,也很少听说过卧龙湖这个名字。

  因为这里从不对外开放。

  但凡有资格进入这里的人,不是非富即贵,就是社会名流。

  甚至这里能够经常看到一些二三线的影视明星。

  说到卧龙湖,但凡知道这个名字的上流人士,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一个人。

  金傲荣。

  苏杭赫赫有名的大公子,一个声望颇高的青年俊彦。

  此时此刻,卧龙湖,一间装饰典雅的客厅。

  客厅内依次坐着四个人,四个青年。

  若是夏天在这里的话,定然会认出他们。

  白云飞,李青山,周文略,唐龙……赫然是青海的四位顶级公子。

  他们四人面色各异,眉宇之间都挂着不解的疑惑,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无法想不明的事情。

  客厅右侧窗前,还站着一个青年。

  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他长的剑眉星目,英俊挺拔,嘴角勾勒着自信而淡然的笑意。

  他端着一杯红酒,品了一口,转过身,看向四人,“四位大少,还没想到吗?”

  闻。

  四人顿时面呈尴尬。

  还是白云飞最先忍不住,“金少,有什么计划就直说吧。”

  顿了顿,他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怨毒,咬牙切齿道,“只要你有办法整死那个杂种,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对于夏天,他恨到了骨子里。

  那次在宸堡的时候,不仅被当众狂殴,后来更是被雷霆打断了四肢,直至现在都没有痊愈。

  “是啊金少,就别卖关子了吧。”

  开口说话的是李青山。

  他对夏天的恨与怒,绝不弱于白云飞。

  曾经连续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脸羞辱,曾一度被圈子里的人耻笑。

  唐龙和周文略虽然没有与夏天正面发生矛盾,但那次宸堡事件,他们自始自终连屁都不敢放一下。

  最后还是趁着夏天接电话的时间,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走了。

  就算别人不提,可对于他们这样的顶级公子而,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当然,愤怒归愤怒,他们仍然拿夏天没办法,只能暗气暗憋。

  但在不久前,金傲荣来了青海,主动邀请他们。

  金傲荣更是当面直,愿意为他们出一口气……当然需要利益交换代价。

  显然,青海圈子里的一些事,已经传到了别的圈子……而他们青海四公子早已经被论为了笑柄。

  这让白云飞等人又气又怒,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呵呵,诸位,其实对付这样的人,根本无需动用太复杂的手段。”金傲荣晃动着酒杯,红色的酒水随之旋转起来,“那个叫夏天的人,我已经调查过了,不过是一个空有武力的粗人而已,至于传他与宸堡老板的关系,呵呵,说句不客气的话,那位宸堡老板也不过是个外

  人,在苏杭这地界,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强龙不压地头蛇,猛虎也惧群狼伺。”

  顿了顿,迎着一众人各异的目光,他笑了笑,“对付这种人,实在太简单了,我随便想想,就有一千种办法让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一样。”

  白云飞有些不耐,“金少,你还是没说要怎么对付他啊。”

  “哈哈。”

  金傲荣淡淡一笑,“好吧,我就先说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叫做示敌以弱,到时候将他灌醉,拍一些照片,或者在他离开后,醉酒驾车……结果出了车祸……”

  顿了顿,他脸上流露出了更加自信的神色,“而且我也可以借刀杀人,因为……那个疯子也要来,呵呵。”

  ……

  卧龙湖地处北郊,一条湖带成了天然的屏障,湖带上方,是一条长约三十米,宽约十五米的大桥。

  大桥两端都有岗亭路卡,十几名身穿制服保安,对来往车辆盘查的很严,如果没有请柬和特别通行证,外人根本不允许通过。

  晚上八点半。

  一辆出租车通过了大桥,缓缓停了下来。

  夏天付钱下车,眯眼打量四周环境。

  未等他迈步,已经有工作人员迎了上来,在夏天出示请柬后,很客气的将他引领向酒会场所。

  这里占地很广,环境也很不错,格局也是独具匠心。

  跟着工作人员,走过一片蜿蜒曲折的水上走廊,穿行一片芬芳草原,通过一片石林,七拐八拐,终于在一栋建筑前停下。

  “先生,里面请。”

  夏天到了一声谢,迈步进入建筑大厅。

  大厅金碧辉煌,空间很大,就是上百人在里面也毫不拥挤,水晶吊灯摇曳出梦幻般的光彩。

  此刻不少气质不俗的男男女女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热络的交谈。

  大厅中央,一个身穿白色西装,身躯挺拔,相貌英俊的青年格外引人瞩目。

  显然,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

  身周不少人犹如众星捧月,有气质不俗的青年俊彦,也有身姿曼妙的美貌女子,将他环绕在中间。

  夏天的到来,原本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大多是匆匆一瞥便收回了目光。

  但很快,不少的神色之间变得惊讶起来。

  被环绕着的青年将酒杯放在一旁,迈大步迎了上来,脸颊上是犹如绅士般的笑容。

  “夏少,你终于来了,鄙人,金傲荣。”

  看着他脸上仿佛发自内心的真心喜悦,夏天也挤出笑容,“金少,久仰久仰。我没来晚吧。”

  “哈哈,夏少客气了。”金傲荣摆了摆手,“酒会还没开始呢。”

  顿了顿,他有些诧异,“柳小姐呢?没来吗?”

  夏天面呈歉意,“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

  “没关系没关系。”

  金傲荣大度的摇摇头,随即脸色一正,“傲龙,过来。”

  说着,对着右侧不远处正准备开溜的青年招了招手。

  正是金傲龙。

  金傲龙看着夏天的神色充斥着愤怒,但仍然不情愿的走了过来,“哥……”

  “愣着干什么,还不向夏少道歉!”

  “我……”

  金傲龙脸色立刻涨红,只是迎着金傲荣严厉的神色,立刻止住了声音,极其不甘的说道,“夏少,对不起。”

  “呵呵,没关系没关系。”夏天学着金傲荣之前的话,“二少,我这人向来度量大,不会与你计较的。”

  “你……”金傲荣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恨恨瞪着夏天。

  “还敢顶嘴!”

  金傲荣当即喝斥,立刻又流露出歉然之色,“夏少,我现在有点忙,你且随意,一会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喝两杯。”

  “你去忙,不管我。”

  两人表面上看似热情熟络,客套几句后,金傲荣兄弟俩离开了。

  “夏先生?”他们刚走,旁边便传来一道复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