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334章 不做死就不会死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路老的神色之间有些复杂,将盒子打开,里面的凹槽中,安安静静躺着一个浅黄色卷轴。

  唰。

  附近所有人也将目光集中投来,眉宇之间透着些许好奇。

  路老没有立即拿起卷轴,而是缓缓俯身贴了下去,深深嗅了一下。

  “果然是朱砂纸的味道。”

  他的脸上浮现一抹喜悦,随即解释了一句,“逍遥子大师作画用的纸,并非我们常用,而是参有朱砂的特殊纸张。金小友,你有心了。”

  “呵呵,路老您客气。”

  金傲荣开怀一笑,脸颊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他不懂书画,对于逍遥子也仅仅是耳闻,但并不影响投其所好将路老吸引而来。

  其实不止是他,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这些人每天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哪能静下心来接触书画和了解那些文人大师。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例外。

  赵秋水就特别喜好书法,此刻已经忍不住挤到了前方,目光灼灼盯着路老的一举一动。

  在一道道复杂的眼神中,路老将画卷拿出,然后解开,最后小心翼翼将之展开在书桌上。

  这是一副书画。

  书画,是绘画与书法的统称,是古人创造的结晶,所谓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就是这个道理。

  绘画体现作者浓烈的情感与思想,而书法则是绘画中的内涵与意境。

  这幅画名为百战图,画面很简单,就是一个浩大的战场。

  上空残阳如血,妖艳而凄美。

  而在大地上,却是布满了血与火,南北两军对垒厮杀,半空血光迸溅,地上满是残肢断臂,每一个将士甲谓都占满了鲜血。

  两军后方远景,是各自的点将台,亦有将士重重击鼓,战场的军兵则不断的挥刀,挥刀再挥刀。

  没看到这幅画之前,很多人都不以为意,哪怕是名家所画。

  可是当这幅画真正展开之时,场内顿时安静下来。

  有些画就是如此的神奇,会让人身临其境,那种有我无敌极其惨烈的浓郁气息迎面扑来。

  仅仅用眼睛去看,人们仿似都能感受到金戈铁马的嘶吼,兵器的碰撞,交织恍错的喊杀声。

  画卷右下方,是四行题字。

  遥望沙场烟尘黑,百战吹笛在南北。

  四边伐鼓血海涌,战场白骨缠草根。

  刀行剑动血与火,沙口唯有人头落。

  古来青史谁不见,古见功名胜今人。

  画是好画,字是好字,画在字中,字表画意。

  猛一看去,这几行字成功的渲染出了惨烈的气氛,将这场战场的熔炉里,人人平等,皆为草芥的残酷表现的淋漓尽致。

  但是,没有人看到路老微低着头却紧锁着的双眉,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眸子中闪过一抹疑惑。

  金傲荣却以为路老深陷进入,转目看向众人,“各位,这就是我偶得的百战图,大家不妨也评鉴一番。”

  “好画,好画啊好画。”

  “好字,这字真好,诗也好。”

  “果然是名家名作……”

  顿时一片拍马的浪潮袭来。

  金傲荣更加得意了,目光一扫而过,忽然两眼一亮。

  “夏少,我看你眉头微皱,目光炯炯,莫非你也懂得书画?”

  唰。

  话落,一道道目光投在夏天身上。

  众人可都没忘记这个愣头青,不仅吐了石正祥一口痰,而他尖酸刻薄的话更让人记忆犹新。

  若非路老出现,只怕石正祥早就忍不住动手了。

  金傲荣的用意很简单,他不介意顺带羞辱一番夏天,并且给石正祥一个难堪。

  果然。

  人们在观望夏天时,目光也不自禁的看向另一边站着的石正祥。

  石正祥的脸色阴沉似水,一双眼睛仿似能滴出毒液,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呵。”

  夏天忽然笑了。

  他自始自终都不认为金傲荣请自己前来,是真心结交。

  现在终于忍不住了吗?

  当即,他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不错,我对书画的确有很深的研究,金少需要我点评吗?”

  闻。

  金傲荣嘴角一抽。

  这家伙真不要脸啊。

  但表面上却未表现出来,做了个请的姿势,“愿闻高论。”

  “好吧,既然你都开口求我了,我如果不说几句实在对不起朋友。”

  既然对方主动挑衅,他也不再客气,当即摇头晃脑,侃侃而谈。

  “这幅画不错,字也还说得过去。可惜是赝品。”

  什么!

  话音刚落。

  场内众人立刻变了颜色。

  就连一直低头观摩的路老立刻抬头望来,神色浮现一抹诧异。

  反观金傲荣,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如果换一个场合,他不介意和夏天虚与委蛇,暗中算计他一把,可路老在当前,这句话就相当于打脸了。

  “你胡说,我哥怎么可能会买假画。”说话的是金傲龙,此刻满面愤怒,“夏日天,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别不懂装懂,哼!”

  这句话说出,场内众人先是一怔,紧接着,不少人脸红脖子粗。

  都下意识的转移了注意力。

  夏日天!

  这愣头青竟然叫这个名字!

  旁边的赵秋水也是面色古怪,以一种奇特的眼神望着夏天。

  的。

  这个二世祖。

  夏天脸都绿了,赶紧转移话题,“我说它是假的,自然有证据,金少,你要不要听我的高论?”

  高论你妹。

  金傲荣暗骂不已,有些后悔不该多此一举。

  不过他并不惧怕,也不认为对方能说出什么证据。

  因为这幅画是他拍卖所得,有鉴定证书。

  当下,金傲荣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哦?那我洗耳恭听。”

  “呵呵。”

  夏天再次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头,“第一点的破绽,是题字,恰好我也见过逍遥子大师的书法,当今许多名家都知道,那位神秘大师的书法已经达到了入道,金少,你知道什么是入道吗?”

  我知道你妹。

  金傲荣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自信道,“我当然知道……”

  顿了顿,看着夏天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下一惊,赶忙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想听听夏少的高论。”

  听他这样说,路老也把注意力转移道夏天身上,神色浮现一抹好奇。

  赵秋水也一样,她只知道夏天医术惊人,且不是常人,而现在对方似乎也懂书画?

  “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捧逍遥子吗?因为在他没出现之前,我国的书法只有入神境,也就是下笔如有神,而在逍遥子出现之后,便有了更高一层的境界,名为入道,也是许多名家口中的书道。”说到这里,似笑非笑看着脸色陷入尴尬的金傲荣,“一个人的书法,从笔墨运用到架构章法,都蕴含着文化与知识的积累,能在字的笔画上取势,则美观,字的解构和形式是个人风格的体现,书法不是法术,而是方法,写出的字供人欣赏给给人美感,这是书法上的法境,也是如今大多数名家所能达到的境界,而将个人情感抒发融入字里行间,这便是入神,古时的时候,只有王羲之,怀素,石涛,张旭等名

  家才能做到书法入神,而在当今,也只有路老先生一人能够达到这个境界。”

  顿了顿,他又道,“入道,境界更高一层,是将自己的思维和思想融入进入,哪怕是不懂书法的普通人,也能第一时间分辨出来,这就是书道。可以让人共鸣!”夏天指了指这幅画,“这几行题字虽然写的不错,但也仅仅触摸入神的门槛,远远没有入道。我想……这也是路老先生疑惑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