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368章 都没有错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没有立即去坟头,而是走入破败院子里,又径直进入左侧一间木屋。

  片刻后,他的双手分别拿着一把生锈的铁锹和锄头,走了出来。

  接下来,他如往年那般,开始打扫卫生,清理坟头周围的杂草。

  足足两个小时,他才停了下来,此刻已是到了晚上七点半。

  夏天跪在坟前,插香,倒酒,烧纸,郑重磕了三个头,而后默默坐在了坟旁。

  他缓缓伸手,从兜里摸出一个金属小瓶,又从里面捏出一捏茶叶,洒落在坟前。

  “老头子,这些都是你喜欢的茶叶,龙井贡茶,普洱,毛尖,铁观音,猴魁,你想喝什么就自己选,对了,还有大红袍,不过我得到的也不多……”

  夏天像是拉家常一样絮絮叨叨。

  许久之后,他点燃一根烟,插在香炉中。

  “老头子,我知道你不是寻常人……”

  也为自己点了一根,猛吸一口。

  “当年初中毕业后,你让我去外地上高中,但在开学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了月亮,当时我很高兴,以为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呢。呵呵……”

  夏天的语态之中充斥着感慨。

  “后来我才知道,是你为了不让我孤单,说服了月亮家……”夏天的神色之间勾起一抹自嘲,“也不能算说服吧,谁不想去大城市呢,你不仅为他们家办了户口,更为月亮的父母找了高薪工作,就为了让月亮与我在同一座高中上学,想必当时的你,和我想的一样吧,

  将来会和月亮结婚……”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拿起一瓶酒往地上洒了一些,然后自己灌了一口。

  随即,扬起脸望向夜空一抹弯月,语气怅然,“月亮啊……”

  以他如今的眼界与思维,回过头重新审视往事之时,会发现许多点点滴滴细腻的端倪。

  他甚至不难猜测出,当年月亮与他分手,定然有着自己不清楚的秘密。

  为了保护月亮,他出手打伤三个混混,然后被丢进看守所。

  三天之后,月亮与他分手,选择和那个叫龙飞的家伙在一起。

  也许,自始自终都是那个龙飞在暗中搞鬼,然后威胁月亮离开自己。

  如今的夏天早已经不是莽撞少年,心悸已经不在沉淀,经历了那么多生生死死,什么事情看不透。

  唯有这件事,他憋着一口气!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老头子。

  他看待问题,从不会带着主观意识去评判。

  若是站在月亮的角度,他能想象到,若龙飞威胁月亮,月亮当时一定很害怕,害怕自己被龙飞继续伤害。

  所以连真相都不敢告诉自己,直接选择离开,走的那么坚决。

  可若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呢。

  她就那么不相信自己?

  “呵呵呵,这就是为了保护爱人,选择牺牲自己的戏码啊,呵呵呵呵……”

  月亮没有错。

  或许在她看来,她这些年受尽委屈,苦苦隐忍,只是为了让夏天平安无事。

  但是,夏天自始自终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激。

  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或许有些偏激。

  但,这就是夏天!

  他不是完人,只是一个普通男人。

  这一夜,夏天就守在坟头,一边喝酒,一边胡乱语,时而哈哈大笑,时而低沉呜咽。

  直至凌晨四点,他才蜷缩在那颗柏树下睡着了。

  上午,日上三竿,阳光洒落下一大片炙热的光彩。

  嗡嗡嗡。

  一声急促的铃声,将沉睡中的夏天唤醒。

  他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从兜里摸出手机,也不睁眼看上面的号码,直接接通。

  “喂,小天,你回去了吗?”

  里面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

  竟是夏雪。

  听到这声音,夏天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当即道,“昨天就回来了。”

  “哦,那就好……”

  夏雪的声音有些奇怪,与她平日的语态大相径庭,且欲又止,“小天,那个……”

  嗯?

  夏天挑了挑眉头,“怎么了?”“哎,我还是说了吧,憋的老娘怪难受的。”夏雪当即恢复了本性,“是这样的,老头子给你留了一封信,信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当时老头子和我说的时候,如果将这件事告诉你,你知道从哪儿找到那封信

  ”

  啪!

  根本不给夏天询问的机会,夏雪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天却是愣住了。

  足足三秒之后,他猛地站起身,快速冲向院子中。

  接下来,他的身影不断在三间小木屋中出出进进,足足一个小时之后,他又灰头土脸的走到了外面。

  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气馁,迈开两条大长腿,向着后山急速前行。

  怪不得今年夏雪不一起回来,只怕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

  同一时间。

  一辆黑色路虎疾驰驶入王家庄,在路虎后面,还跟着五辆银色面包车。

  嘎吱。

  这些车很快停在了河西木板桥前方。

  车门打开,上面走下二十多人,这些人全都拿着钢管与砍刀,一个个杀气十足。

  为首一人,是个染着红色卷毛的青年。

  这家伙明显酒色过度,脸色苍白,眼圈发黑,再加上尖嘴猴腮的面孔,看起来像个发育不全的大猩猩。

  “杰哥,这家伙怎么住山上啊?”

  说话的,正是昨日的黑四,此刻满脸献媚,带着讨好,“如果他要在山里乱跑的话,那可不好堵啊。”

  闻。

  正在扣鼻子的杰哥撇来一眼,“那个混蛋不会跑,我告诉你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那小子可不是个善茬。”

  顿了顿,他的脸上浮现一抹狰狞与残忍。

  “当年上学的时候,他就打过我好几次,这次老子也连本带利讨回来,对了,他还有个姐姐,非常漂亮,到时候兄弟们一同享用。”

  闻,周围二十多人齐齐应声,接着就是各种马屁一浪接一浪拍来。

  一群人气势汹汹,骂骂咧咧过了木板桥,直奔矮山。

  只不过,就在他们刚刚走至半山腰的时候,忽然都止住了身形,全都目瞪口呆望着右侧。

  在那里,一个穿着蓝白运动服的女子,正坐在一颗木头墩子上休息。

  在她前方不远,立着一块画板。

  咕咚一声。

  黑四吞了一口口水,低声问道,“杰哥,这,这美女不会就是那家伙的姐姐吧,真是极品啊。”

  女子身材高挑,身姿曼妙,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肩头,随风而动,在阳光下反射着盈盈光泽。

  而她那张脸,绝对可以称之为精雕细琢,仿佛所有女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那张美与媚的脸蛋上。

  杰哥也有些疑惑,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舔了舔嘴唇,眸子中闪动着邪淫。

  “记不清了,不过那个混蛋的姐姐长这么大,估计也是这么美,走,我们过去,先收点利息。”

  “嘿嘿嘿……”

  “哈哈哈。”

  二十几个人家伙全都发出一种奇怪的笑声,一个个顿时不怀好意。

  此刻那名女子也看到了杰哥等人,脸色不自禁一变,而后猛地站起来。

  但下一刻,她又不自禁坐了下来,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精致面容上满是痛苦不堪的神色,白皙的额头上甚至浮现一层细密的冷汗。

  若是夏天在这里的话,定然会再次大喊一声,“猿粪啊!”正是连续偶遇两次的那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