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398章 我是他老公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十三层,总裁办公室。

  秦岭坐在椅子上,高挺的鼻梁架着一副紫色眼镜,微微低着头,正在认真的审批文件。

  “秦瑞荣先生,如果您还是来逼我回金陵的话,请不要浪费口水,也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不会回去,而且我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没事的话,请你出去。”

  办公室左侧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约莫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男人身穿着一袭中山装,一头短发显得沉稳干练。

  或许是久居高位的缘故,他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便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场。

  闻后,名为秦瑞荣的男人脸色一沉,“秦岭,你就这样和你的长辈说话吗?”

  “你们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了。”秦岭自嘲一笑,“还要让我怎么和你们说话?像小时候跪下道歉,自抽耳光吗?”

  “你……”

  “秦先生,麻烦你回去告诉大家一声,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秦岭抬眼望来,俏脸上平日里的妩媚早已经消失不见,换而取之的是不近人情般的冰冷,“而且我已经和他同居很久了,没关系,你可以在公司随便宣扬,反正在职员们眼中,我已经那种不三不四水性杨花

  的坏女人。”

  “够了!”

  秦瑞荣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怒瞪秦岭,“你这个……你这个……”

  “不知廉耻的女人,对吧,还是我替你说了吧。”秦岭的眼中带着冷笑与讥诮,“没错,我就是不知廉耻的女人,满意了吧。”

  “你,你你……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秦瑞龙向前迈出两步,气场辐射开来,“你大伯的脾气可没有我这么好!”

  “呵呵呵呵……”秦岭笑了,笑的声音有些神经质,“他的脾气好过吗?从小就看不起我们母女,自从我爸爸去了之后,我稍微做错一些,便对我非打即骂,长大后又逼着我联姻,宫保罗出事之后,你们还不肯放过我,派秦

  江过来又给我找了一个联姻对象,哈哈哈,我在你们眼中是什么,是随意摆弄的傀儡,是换取利益的工具,我就想问问你们一家子,究竟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最后一句话,她近乎歇斯底里一般尖叫起来。

  “你……你,好,你长大了,翅膀变硬了。”

  秦瑞荣铁青的脸色仿佛能滴出毒液,用手点指着秦岭,“你别忘记了,是谁供你吃供你穿,供你去国外上学,供你高等教育……”

  未说完,秦岭打断了她,撇撇嘴,“不就是把我当作一头猪来养,等养好卖一个好价钱吗?”

  “放肆!”秦瑞龙一声历喝,“秦岭,你太让我们失望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家里都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为我好?你们……为我好?”

  秦岭的情绪起伏波动非常剧烈,连续重复三遍,然后,她像是疯了一般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这一笑起来,竟然止都止不住,越笑越厉害,笑弯了腰,笑流出泪。

  只是笑声中,却没有一丝一毫快乐与高兴。

  有的只是自嘲,绝望,愤怒,委屈……

  就是在这样的笑声中,办公室门被轻轻推了开来,外面走进一个人,一个青年。

  正是夏天。

  秦瑞龙皱眉望来。

  秦岭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然而,就在看到夏天的那一瞬,这个之前还坚强的女人,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她的眼眶之中,根本无法控制,刹那间充满了一层水雾,两行清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滚落。

  似在外面受了委屈的稚童,突然见到了亲人。

  她泪眼蒙蒙望着,戚然悲咽,被捂着的嘴巴更是不由自主的呜咽着。

  办公室的隔音很好,夏天并未听到双方之前的争论。

  可是,看着秦岭委屈的模样,即便夏天竭力隐忍,但此刻也忍不住火冒三丈!

  关于秦岭的事情,他早就知道,尤其经过上次秦江的事情,更是对秦家没有半分好感。

  根本无需询问,他也能猜测出,这个男人就是秦岭的二伯,刚才必定又在逼迫秦岭。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未等夏天开口,秦瑞荣已经不满的训斥,不过就在他盯了夏天几秒之后,似想起了什么,骤然历喝,“你……你就是那个叫夏天的小崽子?”

  他的一双眼睛变得凌厉起来,犹如刀子一般在夏天身上来回扫视。

  “我是夏天。”夏天淡淡应声,“但不是小崽子,而是你大爷!”

  噗哧一声。

  本是泪流满面,委屈到极点的秦岭,不知怎地,忽然就笑了出来,然后冒出一个大鼻涕泡……

  我去!

  夏天投来一个嫌弃的眼神,那意思像是在告诉秦岭,美女你的形象在我眼中崩塌了。

  秦岭顿时羞恼不已,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竟然读懂了这样家伙的眼神。

  “你……你敢骂我?”

  这时,秦瑞荣愤怒的声音传来,面色狰狞,眸子中涌动着寒芒,那样子恨不得将夏天撕碎了一般。

  “小崽子,你知道我谁吗?”

  这种话,夏天听的实在太多了,对他没有任何杀伤力。

  “你是谁?联合国秘书长?还是米国总统螳螂扑?”

  话音刚落,夏天冷笑连连。

  秦瑞荣却是气的直哆嗦,心头充斥着难以喻的怒火,“小崽子,我知道你,上一次,就是你把秦江打伤的,现在又暗中使坏,我看你在找死!”

  “你说对了。”

  夏天淡淡一笑,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神色之间依旧一副玩世不恭,“我还没死过呢,你弄死我吧。”

  “好,好好,很好,你很好,小崽子,你有种!”

  秦瑞荣点指着夏天,而后猛然转身,骤然提高声音,历喝,“秦岭,在我来之前,你大伯召开了一次家族会议,我们已经决定,你必须和林家订婚,没有任何选择!”

  说罢,他又凝视夏天,“小崽子,给你一个忠告,离开秦岭,离她远远的,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闻。

  夏天看了一眼办公桌后面的秦岭,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秦瑞荣,“我不会走,因为我是她老公,而且她已经怀孕了,我还准备当爸爸呢。”

  怀……怀孕?

  这句话说出,犹如一颗语炸弹,炸的秦瑞荣头发根根倒立,脸色发黑,怒目圆瞪!

  反观秦岭,诱红的小嘴微微张合,心中思绪百般复杂。

  她的脑海中,只有五个字在不停的重复彻响。“我是她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