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409章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的声音并不高,却也不低。

  足以让大厅中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季红愣住了,姚曦也愣住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金傲荣,眼中却是闪过一抹笑意,秦岭面呈担忧……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尽相同。

  “亲爱的,我们赢了……”

  姚曦娇滴滴说了一句,暗示夏天。

  “是啊。”

  夏天很坦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姚曦的手臂从自己的臂弯中拿出,淡淡道,“所以这是两个赌注,你的赌注你做主,而我的赌注,同样是我做主,不对吗?”

  “你……”

  姚曦的黛眉微微凝蹙,她强压情绪,才没让自己爆发出来,“你的意思是……”

  被苏杭上流圈子称之为千面女王,更是商业女王,被无数男人奉为女神,有着神秘背景……姚曦,竟然没有算到夏天会出尔反尔。

  没错。

  在她看来,夏天就是在出尔反尔。

  要说起谋略与智商,姚曦自然没得说。

  不知道将多少男人玩儿的团团转,到了最后更是成为人人忌惮的女王。

  这不是狂妄,是事实。

  可是,姚曦终究不了解夏天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在商业上的天赋,算计人的谋略和心机虽然让人忌惮,却终究是一个利益至上的女人。

  所以她犯下了错误。

  她太急功近利了,太急于赢得这场赌斗背后的利益了。

  但她忘了,不是每个男人都愿意被她利用,也不是每个男人都想做她的裙下之臣。

  她更忘了,是自己刻意隐瞒了这场赌注之后的利益,而赢得胜利之后,便如寻常那样,认为这一切都应该归于自己。

  她只是轻轻的一点头,便将自己摆到了夏天的对立面上。

  因此,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夏天会在这个时候出尔反尔……不是应该偿还自己的人情吗?

  夏天不再看姚曦,

  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更清楚姚曦有着怎样的心机与目的。

  如果自己不开口,这件事看似结束,但事实上,他已经成了被姚曦推出来的挡箭牌。

  事后,夏天必然会成为季红报复的对象,而姚曦得了利益,却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天底下哪有什么好的事情。

  “石少,履行诺吧。”

  他居高临西看向石正祥,又扫了一眼季红,收回目光,然后举起了拳头,“如果你不履行,我会用拳头来帮你!”

  闻。

  下方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

  石正祥脸部的肌肉已然扭曲起来,眼神阴骘,怨毒盯着夏天,“你……你要太过份,刚才姚小姐已经……”

  未说完,夏天便打断了,“她是她,我是我,她和你母亲赌注可以算了,但是你和我……不行!”

  这句话说出,旁边的姚曦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到了现在,她已经隐隐有所明悟。

  愤怒的同时,也有些懊悔。

  刚才自己实在太兴奋了,明明能将事情处理的更加完美,可是却忽略了旁边这个家伙的感受。

  “姚曦妹子,请管好你的小白脸。”

  说话的是季红、

  直至现在,她都没有正眼打量夏天。

  夏天笑了笑,也看向了姚曦。

  他倒要看看对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选择。

  没错,这就是他给对方的一次选择机会。

  也在逼迫对方摆明态度。

  我是在还你人情,而不是让你利用我。

  既然利用我,就别想着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我做挡箭牌,吸引了所有的仇恨,你却来当好人……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虽然只是轻飘飘一笑,但姚曦却瞬间读懂了夏天的意思。

  愤怒吗?

  有一点,但并不多。

  姚曦能有今日的身份与地位,绝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比任何人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想到这里,她重新朝夏天绽放笑容,而后看向季红。

  “季姐,很抱歉,刚才怪我没说清楚,正如我家小男人说的那样,我们两个赌注,可以用招标来抵消,但令公子……”

  “你……”

  季红的俏脸当即布满了寒霜,“姚曦妹子,你这是要和我季家不死不休吗?”

  “呵呵呵,不死不休?好吓人。”

  姚曦顿时娇笑不已,但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既然季姐都如此说了,那就请你百米跨栏吧,招标的资格,我们继续竞争。”

  话音刚落,季红脸色一僵。

  反观夏天,神色之间却是浮现几许惊讶,而后高看了姚曦一眼。

  没错,就是高看。

  他没想到,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竟然这么果断。

  “好,你赢了。”

  脱光衣服百米跨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季红不得不屈服,顿了顿,第二次正眼打量夏天,“你也赢了。”

  说罢,冷冷看向身旁的石正祥,“去做!”

  “妈……”

  “去做!”

  这一刻的季红,冷酷的可怕,“别让我说第三遍!”

  整个大厅变得静悄悄,气氛凝重,温度骤降。

  而石正祥就在一道道复杂的目光中,面色惨白,缓缓走向剑道台。

  一步。

  两步。

  三步。

  虽然相隔不足十米,但石正祥只觉得仿佛走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双腿不停的颤抖,仿似随时都会跌倒,而他的双眼,充斥着一道道血丝,恶狠狠盯着夏天。

  他是季红唯一的儿子,也是石家的长子长孙,从懂事的那一天起,石正祥就知道,自己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长大后,他成为了赫赫有名的疯狗,成为年轻一代都惧怕的存在。

  别人怕的,他不怕,别人忌惮的,在他眼中就是个屁,他想做什么,就一定会做到……

  因为他是疯狗。

  因为他的母亲叫季红。

  可是自从遇见夏天,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遭受耻辱了。

  他恨不得当场撕碎了这个杂种。

  可是他不敢动手。

  真的不敢。

  那一次卧龙湖的遭遇,对方带给他极大的心理阴影。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曾经不可一世的石正祥,终于来到剑道,距离夏天一米的地方。

  姚曦已经拉开了距离,神色之间同样很复杂。

  她与季红暗战,她赢了,但与夏天的交锋,她却输了。

  啪。

  在金傲荣,秦岭和四周所有人复杂的表情中,石正祥的双手趴在了地上。

  然后。

  他像狗一样围着夏天转圈。

  “汪!汪汪!”

  亦如狗一样犬吠了三声。

  哗。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从震惊中回过神,情不自禁将目光投向静静伫立剑道上的夏天身上。

  万众瞩目。真正的万众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