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444章 点赞,必须点赞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黄河人家,二楼雅间。

  一个光头大汉坐在当中,赤着上半身,纹着各种纹身,一只手拿着筷子,另一只手夹着烟,吞云吐雾。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的大光头上面,竟然纹着一个女人的纹身。

  像他这种类似打扮的,还有五六个,一看都是小混混模样,整个房间吆五喝六,烟雾缭绕。

  光头旁边,坐着一对年轻男女,青年相貌与金圣贤有几分相向。

  当金圣贤推开雅间门回来的时候,众人纷纷热络招呼,面带笑意,神色之间带着一丝献媚。

  “金少,快坐快坐。”光头笑着站起来,“大家都等你呢。”

  金圣贤脸色阴沉,毫不客气坐在了光头旁边,不过,看向光头一伙人的眼神,却是带着几分鄙夷。

  如果不是为了调查宸堡的那个神秘老板,他才不愿意和这些低贱的混混接触。

  其实他已经有些后悔了。

  这些家伙虽然在外面宣扬自己是宸堡的人,但事实上,不过是一群拉大旗扯虎皮的混混,知道是信息并不多。

  同时也有些埋怨自己的哥哥金圣元,这次来华夏,本来是为小弟金圣南报仇的,怎么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二哥,你怎么了?”旁边那名与金圣贤有几分相向的年轻人问道。

  若是夏天在这里的话,定然会认出对方。

  金圣南。

  青海大学跆拳道社的社长,曾被夏天修理过。

  他旁边坐着的,赫然是与云伊诺争风吃醋的张菲菲。

  此刻金圣南一开口,光头等人也察觉到了不妥,当即望来,却见金圣贤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和鼻子,但眼神却涌动着阴霾。

  “金少,怎么了?”光头当即小心翼翼的询问。

  “我被人打了。”金圣贤没有隐瞒,眸子中透着愤怒与怨毒,“你们华夏的一个狗杂种抢了我的女人,而且当场羞辱我,张先生,你说怎么办?”

  后半句话,是对光头说的。

  闻。

  光头当即大怒,“简直不知死活,敢打金少,他在哪里,兄弟们给你出气。”

  “是啊金少,在青海这地界,就是我们的天下。”

  “对对对,不论黑道白道,谁敢不给我们宸堡面子,他活腻歪了吧。”

  一群混混当即叫嚣起来。

  “他应该在三楼。”

  光头当即站起身,胸脯拍的啪啪直响,“兄弟们,既然有人敢打金少,这是不给我们面子啊,大家说怎么办。”

  “干他!”

  “给金少报仇。”

  “让他跪在金少面前磕头认错。”

  小混混们情绪高涨,吆五喝六,骂骂咧咧。

  光头很满意,“金少,走,哥几个给你出气。”

  “那就有劳各位了。”

  金圣贤依旧用手捂着嘴巴,站起身向外走去,眼中是阴毒的冷意。

  狗杂种。

  老子在高丽是何等的身份,老子是天下第一帅,你竟然敢打老子。

  他甚至已经想象到那个混蛋被打的满地找牙的惨相了。

  ……

  “你可真能吃啊。”

  三楼包厢,夏天有些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的洛千金哪还有平日的威势,根本就是一个大吃货,满嘴流油,还用手嘬大拇指……夏天的思绪顿时邪恶了。

  “谢谢夸奖。”洛千金无视夏天的目光,不满道,“我才吃了这么点,你就心疼了?”

  夏天的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

  洛老师,我不是心疼,只是你这样子颠覆了我对美好事物的想象。

  嘭!

  突地,就在这时,包厢门被大力推开,紧接着便是一道怨毒的声音。

  “就是他,就是这个狗杂种。”

  随着声音,呼啦一声,外面涌进十几个人,为首一人正是金圣贤。

  夏天皱起了眉头,眯眼一扫而过。

  随即笑了。

  金圣南,张菲菲,光头……都是熟人啊。

  光头几人,原本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可是,在看到夏天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僵。

  卧槽草草!

  怎么是这个大煞星!

  尤其是光头,嘴角抽搐,眼皮狂跳,双腿发软,原本还算健壮的身体犹如打摆子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他怎么能忘记,那次打台球的遭遇。

  就是眼前这个煞星,一拳打碎转头,三拳把自己两边的肋骨都打断了。

  这还不算,而且在事后,宸堡的白西当众暴怒,险些将他们这些人沉到了黄浦江。

  此刻,金圣贤走在最前面,根本没有注意到光头等人的异样,还沉浸在报复的快感之中。

  “狗杂种!没想到吧,即便在你们华夏,以为本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敢打我?今天我要废了你!”

  金圣贤眼神阴骘,声音怨毒,神色之间狰狞扭曲,恨不得将夏天撕碎了。

  身后,光头几人嘴角连连抽搐,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棒子惹这个煞星也就罢了,还把自己也牵扯进来。

  更让光头等人欲哭无泪的,还是接下来的一幕。

  “啊……是你!是你这个狗杂种!”

  徒然一声怨恨的怒吼彻响开来。

  望去时,只见金圣南双目凸瞪,满脸愤怒,指着夏天大吼,“二哥,是他,就是他,他就是夏天,那个打我的狗杂种!”

  闻。

  金圣贤一愣,转目望来,“就是他?”

  三弟在青海大学被羞辱这件事,他早就知道,而且这次和大哥来华夏,就是为了给小弟出气。

  让这些华夏人知道知道,大韩人不可辱,大韩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没有之一。

  可是青海大学都放假了,他们初来乍到,根本无法找到那个家伙。

  这几天来,大哥金圣元每天都在挑战青海的各大拳馆,就是为了把那个家伙逼出来。

  没想到竟然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而且是同一个敌人。

  旁边张菲菲挽着金圣南的胳膊,嘴角也噙着怨恨的冷笑,“没错,就是他,当初在学校不仅打了圣南,还当众打我的耳光。”

  光头实在看不下去了,当即一声大喝,“赶紧道歉!”

  “对,道歉!”金圣贤立刻附和,说完后愣住了,“不,道歉可不行,张先生,你先把他的腿打断,让他跪在我的脚下。”

  尼玛的。

  光头快哭了,你想害死老子吗。

  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金圣贤的后脑勺上,“跪尼玛勒个壁啊,是你赶紧向夏少道歉。”

  啪的一声。

  金圣贤后脑勺传来火辣辣的痛,身形不由趔趄。

  回头,满脸错愕。

  金圣南和张菲菲也是一呆。

  “夏……夏少,对,对不住,我,我我我……我不知道是您,不不不,其实我专程把这个小棒子抓来让您出气的……”

  光头低头弯腰,满脸媚笑,只是笑的比哭还难看。

  阿噗!

  金圣贤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这死光头……太特么恶心了,这种话都能说的出来。

  但光头身周的一众小混混却是满脸膜拜。

  光头哥就是光头哥啊,难怪是老大,瞧瞧人家这应变能力,点赞,必须点赞!

  他们同样经历了那次台球事件,知道眼前这个煞星有多强大。

  关键是他的背景……根本招惹不起啊。

  另一边,原本已经站起来,准备叱喝的洛千金,此刻也是美眸张大,俏脸上浮现古怪之色。

  她还准备斥责对方呢,没想到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些家伙立刻就萎了。

  偷偷瞟了一眼夏天,有些好奇。

  哼。这个家伙的秘密还真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