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047章 你开枪试试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这一幕,柳清清和秦岭的脸色皆尽一变。

  “你们干什么!”

  柳清清猛地站起,冷若冰霜的脸颊上写满了怒气,“我是百花集团的柳清清,请问我的职工犯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抓人。”

  柳清清?

  那位名满青海的铁娘子?

  中年警察不由一惊,当即打量对方。

  他早就听说百花集团的铁娘子军团,尤其那位年轻美貌的董事长,可真正见到人时,着实让中年惊艳了一番。

  同时心中叫苦不已。

  对方只是让他抓人,可没告诉他还有这位铁娘子。

  当下,强压心思,勉强挤出一缕微笑,伸出手,“长宁区市局分局第三刑警队队长,王浩。”

  柳清清却是没有与他握手,冷冷道,“王队长,我的职员犯了什么罪?”

  此时此刻的柳清清,完全没有与夏天斗嘴时的无助和小儿女姿态,周身气场辐射,给人一种极其强大的压迫感。

  她根本不惧对方。

  身为一家百亿集团的董事长,别说是一个小小的中队长,就是局长,市长见了她,也得客客气气礼遇。

  她有这个资格!

  王浩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同样明白这个道理。

  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客气的说道,“平安街发生蓄意伤人事件,我们接到报案,正是您旁边的这位先生动手打的人,请他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希望柳董不要让我为难。”

  话音刚落,旁边的秦岭却是发出一声冷笑。

  “王队长,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们懂的法律知识,不比你差多少,我和柳董可以作证,是那些人先动手。”

  顿了顿,不等对方开口,她又道,“抛开这些且不谈,先把拘留证或逮捕证拿出来我看。”

  哪有什么拘留证。

  王浩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打量秦岭,无需询问,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同样不简单。

  可是到了现在,他只能强撑着,“这位小姐,我们怎么办案,无需别人来指手划脚。”

  说着,直接对上夏天,“这位先生,请你配合,立即跟我们走一趟。”

  “我不走。”

  夏天摇摇头。

  “嗯?”王浩脸色一沉,“那就是拒捕,我有权利当场将你击毙!”

  “你这是干什么,国家哪一条法规规定让你开枪的?”

  柳清清和秦岭已经看出来,对方这是想要强行带走夏天。

  “你的警号是多少,我要叫律师告你,真以为我好欺负。”

  说完,柳清清看向夏天,“你今天哪儿也别去,我看他们能拿你怎么样?”

  闻。

  中年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连续被两个女人训斥,同时也一阵恼火。

  他刚要说话,却不想夏天抢先开口,“李青山给了你多少钱?”

  李青山?

  柳清清和秦岭同时一怔。

  但紧接着,两人齐齐面呈愤怒!

  那群混混在街头找麻烦的时候,柳清清和秦岭就感觉不对劲了。

  最初时,她们以为是竞争对手派来的,还准备回去后调查一番。

  可现在夏天这么一说,两人立刻恍然了。

  昨天的时候,李青山被夏天折断五指又狂殴一顿,以对付的心性,不报复才叫怪。

  先是叫混混出面,然后是警察。

  他想干什么?

  她们在愤懑的同时,也有些疑惑。

  若真是李青山暗中指使,以为打个架就能把夏天送进监狱?

  况且,夏天是自卫还击,根本构不成犯罪。

  她们想不通,但夏天却是非常清楚。

  因为这一套在国外和西方地下世界实在太常见了。

  只要将人扣留24小时,有太多时间可以做文章。

  例如,利用犯人出手,把嫌疑人致残致死的例子简直多不胜数。

  不过这些年,西方已经不兴这一套。

  而是一种全新的杀人方式。

  例如,买通某些协警,给嫌疑人喝一种特殊的药水,待嫌疑人离开之后,三到五个小时才会发生症状。

  死的无声无息。

  很显然,对方绝不仅仅是把自己抓走,肯定有后续动作,

  夏天有些疑惑……国内什么时候流行这一套了?

  这时,柳清清已经摸出电话,冷冷盯着王浩,“我柳清清发誓,这件事会一查到底,那些滥用职权的败类,一个都不会放过。”

  王浩嘴角一抽,这女人太狠了。

  他并不怀疑对方的能量,若这个电话打出去,只怕就别想把人带走了。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之间也阴冷下来,“柳董,请不要让我为难,不管谁对谁错,这位先生打架是事实。至少需要去局里做笔录。”

  说罢,猛地一挥手,指着夏天大喝。

  “把他给我带走!”

  话音刚落,两名警察快速走来。

  然而,就在他们刚要出手缉拿,却见夏天双肩一抖,哒哒哒,两名警察后退不止。

  “好大的胆子!”

  看到这一幕,王浩心中暗喜,脸上却是一副震怒之色,伸手腰间一模,再抬手,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夏天。

  “我看你是活腻了,竟敢袭警,信不信我现在就有权利击毙你!”

  同时,身后七八位警察也摸向腰间,他们没带枪,却带着警棍。

  “你开枪试试。”

  夏天眯着眼,凝视王浩,漆黑的眸子中,冷光疾疾闪动。

  不知怎地,在这一瞬间,王浩只感觉心头狂跳不已,职业的本能让他感到了一股极大的危险。

  该死的,对方究竟什么身份!

  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霎时。

  包厢内的气氛降至冰点。

  “把枪放下。”

  柳清清的脸色变得铁青苍白,彻底暴怒,她中断了正在拨打的号码,盯着王浩,“你要为你的一切行为负责。”

  秦岭的神色也变得极其凝重,“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我们不予追究,否则,后果自负!”

  闻。

  王浩脸色一变,紧接着冷笑起来。

  “别说的这么危耸听,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队长,更是一个跑腿的,接到命令,前来抓人,公事公办而已,两位不用给我扣帽子,我也不怕。”

  “你接到谁的命令,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无可奉告,请两位不要为难我,我已经说的很清楚,这位先生只是嫌疑人,我们也有权利让他协助调查,我可以向两位保证,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说罢,将手中的枪紧了紧,口中历喝,“来人,把他带走。”

  “呵呵,呵呵呵呵……”

  笑声忽然响起。

  是冷笑,是讥诮。

  声音源自于夏天。

  他凝视王浩,淡淡道,“你是在我来到青海之后,第二个拿枪指着我的人。”

  顿了顿,又道,“第一个已经残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