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048章 狂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一个已经残废了?

  当夏天说出这句话时,整个包厢皆是一寂。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的不尽相同,齐刷刷望来,盯着夏天,试图分辨这句话的真伪。

  七八名警察全都如临大敌,脸色也凝重起来。

  王浩也一样,心中不由一紧,狠狠的握紧了手中抢,冷笑道,“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现在再加一条,不仅袭警,而且威胁和恐吓。”

  他仍然用枪指着夏天,“我可以保证,你敢妄动一下,我会直接开枪,打死你也白打,我现在代表的是国家法律,你有能力和国家机器对抗吗?”

  “我现在就动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话音刚落。

  夏天果然动了。

  他就这样慢慢的迈步前走,双眼凝视王浩,“开枪啊。”

  说着,骤然提高声音,冷喝道,“你给老子开枪啊!”

  “你……”

  王浩脸色难看,只是说出一个字便被夏天打断了。

  “怎么?不敢开枪?老子来帮你!”

  嗖。

  话未说完,一道扭曲着的残影在王浩的视野中放大。

  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觉手腕一紧。

  望去时,只见夏天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

  喀嚓!

  没有丝毫不忍,没有半分犹豫,猛力向下一折。

  脆骨声格外清晰。

  王浩的手腕瞬间被折断。

  “啊……”

  惨叫声中,手枪跌落。

  夏天顺势一捞,右手五指犹如眼镜蛇瞬息一般,接住枪的同时,一个倒背将王浩翻落地上,膝盖刹那间顶住他的脑门,扣动扳机,连续三枪!

  “不要……”

  柳清清和秦岭的面色骇然,开枪袭警,不管什么原因,这辈子绝对完了。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回荡在场内。

  “啊……我死了,我死了啊……啊啊啊……”

  王浩的惨叫,分外的凄厉与痛苦。

  他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身体犹如犯了羊癫疯一样剧烈抽搐,双腿之间浸湿,骚臭味传来。

  直接被吓尿了。

  “就你这样还当警察?都给警察丢脸!”

  夏天的声音传来。

  他当然没有死。

  三枪全部射击在他脑袋旁边的地砖上,倒是有一些碎片溅射开来,在他脸上割开几道口子,有一丝丝血迹渗出。

  “噗哧。”

  秦岭却是忍不住嗤笑起来,而柳清清看清楚后,也蹙着黛眉强忍着笑意。

  “我……没有死?”

  王浩很快意识到了不同,脸上闪动着狂喜之色,伸手在身上来回摸索着。

  短短瞬间,他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都湿透了。

  显然,从生死边缘走一遭的滋味并不好受。

  然而当他抬起头时,看到的是却是一双冰冷到极点的双眸,以及那把仍然对准他眉心黑洞洞的枪口。

  他的表情立时一僵。

  身体在颤抖,嘴角在抽搐,眼皮狂跳不已。

  他敢开枪!

  他真的敢开枪!

  王浩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

  一种让他头皮发麻的恐惧袭遍了全身。

  这一刻,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悔不该让利益蒙蔽了双眼。

  “放下枪!”

  “放开王队长!”

  这时,包厢里的其他警察也回过神来,全都握着警棍,纷纷怒斥。

  夏天却是看也未看他们一眼,居高临下俯视对方,声音犹如彻骨的寒冰一般刺到了骨子里。

  “你刚才说直接毙了我?”

  王浩的喉咙蠕动一下,脸部表情剧烈扭曲,似不甘,似愤怒,但更多的是畏惧。

  他重重喘息几下,强迫自己冷静,这才开口。

  “你清楚你在干什么吗?”

  “哈哈。”

  闻,夏天突兀的浅笑起来。

  他的声音不高,却是短暂急促,像是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浅笑中充斥着邪气凛然,仿若将这天地间最嚣张最狂的冷酷都在这短暂的笑声中一瞬间爆发。

  这一幕落在柳清清和秦岭眼中,都有些失神,神色之间说不出的复杂。

  笑声,戛然而止。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你准备好了吗!”

  夏天的声音异常平静,但手中动作却不慢。

  咔咔两声,子弹上膛,对准他的眉心。

  “住,住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王浩吓的亡魂皆冒,歇斯底里大吼起来。

  没有死过一次,永远不知道那生死境的大恐怖……他真的害怕了。

  他不过是收了一笔黑钱,若是被野蛮杀死的话,那就太冤枉了。

  包厢中的七八米警察相互看看,一个个也是面无血色,连一句大义凛然的斥责都说不出来。

  并非他们没有正气,没有勇气。

  事实上,他们早就被腐蚀了。

  否则的话,又怎么敢跟着王浩私自抓人。

  无论哪个圈子,有着怎样的规则,总有那么一小撮人,充当着败类的角色。

  “谁派你来的?”夏天盯着他,冷笑一声,“想清楚了再说。”

  “我……我是接到匿名报案的。”

  王浩几乎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这件事的背后,打死他也不敢说。

  “呵呵。”

  夏天笑了,站起身,眼神示意,“起来,站起来。重新说一次。”

  “真的是匿名报案。”

  王浩咬着牙站起来,状若忠厚道,“然后我去交通局调查,看到了你打架的监控视频,循着线索寻来的。”

  若是让人知道自己收了一大笔黑钱,倒霉的可不止他一个。

  而且,王浩深知李家的恐怖能量,他若敢出卖李青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迎着夏天似笑非笑的脸颊,他深深呼吸一口气,“我现在是分局刑警队的队长,你,你不能……”

  “分局又怎样?”夏天打断了他,一把揪住对方衣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的脑门,“刑警队长又怎样?”

  王皓颤抖的更加厉害,额头上滴滴答答不停滴落冷汗,颤颤巍巍道。

  “我真是接到匿名报案的,然后这才过来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你杀了我对你没好处。”

  夏天猛然扬起手,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这么说来你还是兢兢业业正直的好警察?”

  感觉到后脑勺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王浩身体止不住前倾,“我,我只是公事公办……”

  啪!

  又是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继续说。”

  哒哒哒。

  王浩失去重心,身形踉跄前走,“我只是一个小警察,一切都是按章办事!”

  啪!又是一巴掌。

  “按章办事?刚才你比谁都嚣张。”

  “我,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

  夏天走过去,又是一巴掌,“好,那我就换个问题,把我抓紧局里后,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王浩都快哭了,再也不复最初的张狂,他转过身,咧着嘴,祈求望着夏天,“没有计划,只是例行笔录,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该怎么样对你?”

  夏天扬起手,一记大手印甩在他的脸上,当即浮现五个手指印。

  旁边的七八位警察有些傻眼,同时畏畏缩缩。

  平日他们何曾遇到过如此待遇,心中纷纷畏惧不已,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跟着来招惹这个疯子。

  柳清清和秦岭亦是面呈惊异,完全是另一种感受。

  这种感受无法用语形容,却又让人热血沸腾。

  仿佛现在动手的是自己一样,解气极了。

  又噼噼啪啪狂踩一顿后,王浩仍然死也不肯说。

  夏天决定不再询问,其实无需问也知道,背后绝对是李青山指使的。

  当即,他将手枪递给对方,笑呵呵道,“看来你真的不是被人指使,好了好了,现在误会解除了,现在没事了,请立刻从我面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