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499章 羞涩傲娇的柳清清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本站,贴身兵王俏总裁最新章节!

  下班后,夏天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趟宸堡。

  直至晚上十点半才离开,回到别墅时,已是到了晚上十一点。

  “先生,您回来了。”田姨热络的招呼着。

  夏天笑道,“田姨,我不是和您说过吗,以后不用等我。”

  “不是。”田姨有些紧张,指了指楼上,“小姐今天心情似乎不好,她喝酒了。”

  嗯?

  夏天一愣,随后点点头,快速上楼。

  甫一上到三楼,他便微微皱眉,酒气很浓。

  目光扫过,柳清清犹如一只小花猫般蜷曲在沙发上,俏脸酡红,别有一番风味。

  “老柳?”夏天走至近前,轻轻碰了碰她,“你怎么喝酒了。”

  “嗯……”

  柳清清娇嗔一声,胡乱的甩了一下秀臂。

  “真喝醉了啊。”

  夏天有些诧异,随即摇摇头,俯身将她抱起来。

  本能之下,柳清清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也直接倒在怀中,诱人的小嘴贴在胸口,喷着酒气……

  “发育可真好啊。”夏天嘀咕一句,似在自语,“我是做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

  怀中柳清清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一下,旋即恢复正常。

  “嘿嘿。”

  夏天邪恶的笑容意味深长,抱着她进入卧室,将柳清清往床上一扔,同时说道,“我还是禽兽不如吧。”

  原本满身酒气的柳清清,娇躯不由滚烫,而后绷紧,转而微微轻颤起来。

  “好诱人的小嘴啊,真想啃上一口。”

  夏天口花花着,像个大色狼,同时缓缓低头。

  柳清清的娇躯当即绷紧。

  “咦?怎么感觉你没醉啊,似乎很紧张?”

  这句话说出,柳清清娇脸更加酡红发烫,不过瞬间又消失。

  夏天满脸笑意的看着她,缓缓低头,凑近娇艳的红唇,轻轻吐出一口热气。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柳清清的小嘴微微开阖,似在无意识迎合。

  近了。

  更近了。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哈哈。”

  夏天突然大笑了起来,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开怀的一幕,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不停捶打着床铺。

  而柳清清微微撅着小嘴……

  “老柳啊,你变坏了。”夏天语重心长,痛心疾首,“你的演技太差了,我的嘴巴还没下去呢,你就张开嘴,差评!”

  话落,柳清清妩媚的脸蛋更加酡红一片,一道道绯红蔓延全身,粉颈,耳尖都变得通红。

  但她……就是不睁眼。

  似乎真的醉了。

  “好好好,今天哥们就把你办了,咦……竟然是真空上阵啊,那啥……难道你早就准备好了吗?哇……老柳,你敢勾引我……我,我绝不上当!我要誓死保卫自己的节操……”

  “混蛋!流氓!恶心!下流!不要脸!狗东西!滚出去……”

  喝酒的柳清清终于清醒了,瞬间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一声声咒骂连绵不绝传来……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哈哈。”

  夏天仍然大笑着,笑的眼泪直流。

  一边笑,一边向外走去。

  走至门口,他转过身,调侃道,“老柳啊,如果你真是饥渴难耐的话,哥们不介意帮你散散火,你应该知道,像你这种大龄女青年,长时间不发泄的话,会有生理疾病……靠,打我干什么!”

  大枕头飞了过来,接着是乱七八糟的衣物,可是在这衣物中,竟然夹着一把剪刀。

  “卧槽……算你狠。”

  夏天吓了一跳,逃也似得跑到了外面。

  “啊啊啊……”

  柳清清裹着夏被坐起,只露出还未褪去的红晕脸颊,“丢死人了,秦岭你个小婊砸,害死老娘了……”

  没错,这是秦岭的主意,淋漓尽致诠释了一句话。

  防火防盗防闺蜜!

  ……

  翌日清晨,夏天早早醒来,不过却被田姨告知,柳清清已经提前去了公司。

  “还挺害羞的。”

  夏天嘀咕一句,吃罢早饭后,打车来到百花集团。

  刚换了衣服,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月亮打来的。

  “天哥,你还在青海吗?”耳边传来月亮轻柔的声音。

  “嗯。”夏天应声,“你呢,最近还好吧。”

  “我……很好。”月亮让自己的情绪稳定,说道,“我最近也会去一趟青海,参加一个生日宴会。”

  “噢。”夏天点点头,补充了一句,“别太劳累了,那样对身体不好。”

  “嗯嗯,我知道。”

  只是一句关心的话,就险些让月亮控制不住情绪,赶忙转移话题,“天哥,你要小心,龙飞已经去了青海,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那,那就好。”

  两人如朋友般闲聊片刻,然后挂断电话,夏天面带惆怅,唏嘘感概。

  “叮铃铃……”

  这时,办公室内的座机电话忽然响起。

  夏天挑了挑眉头,有些疑惑,通常而,很少会用办公室电话联络他。

  “喂?”

  “夏部长,下面有一位自称张海的先生找您,他说是孟氏企业的人。”

  孟氏企业?

  这不是苏杭孟家吗?

  短暂的错愕之后,夏天一瞬间想到了许多,说道,“好,我知道,马上下去。”

  挂断电话后,夏天略微沉思,很快来到大厅。

  “夏先生,您好,鄙人是孟氏企业的张海。”

  张海是一名三十多岁的青年,面带微笑,举止稳重,让人挑不出毛病。

  “不知张先生找我何事?”

  “本月二十三日,也就是七天后,是我们少东家孟超然的生日,夏先生名满青海,所以孟少让我前来,并一再叮嘱,一定要邀请夏先生参加。”

  说完,他双手递过一张烫金请柬。

  “好,我对孟少也久仰大名,到时候一定参加。”夏天接过请柬,脸上流露着淡淡的笑意。

  “多谢。”

  张海松了口气,又笑道,“那我就不打扰夏先生了。”

  顿了顿,他看向吧台的女郎,“能否麻烦通知贵公司的柳董,就说鄙人求见。”

  嗯?

  刚转身的夏天顿时一愣,神色之间浮现几许疑惑,而后笑了笑,迈步离开。

  ……

  与此同时,港岛,某港口。

  一艘私人游轮缓缓靠岸。

  游轮上走下九人。

  这九人全都是身形壮硕的大汉,他们面色刚毅,凌厉,每个人的眼睛都如出一辙:冷,凶,亮。

  他们的穿着很随意,有人赤着上半身,有人穿着大裤头,也有人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裸露在外面皮肤上的伤疤。

  枪伤,刀疤,划痕,透着一种让人心悸的煞气。

  而在他们的手腕和小臂上,都纹刻着一个特殊的纹身。

  那是一张脸,犹如魔鬼般的脸,看起来异常狰狞,分外可怖。

  来到陆地上,九人默契的集体止住身形,呼吸着微咸的空气,相互对视,咧开嘴乐了。“走吧,三天之内完成任务,然后去青海找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