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553章 谁打的?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雷霆的话,让神秘男子有些震惊,也让季红一愣。

  因为直至现在,季红也不知道神秘男子的身份,曾试探过多次,神秘男子都滴水不漏。

  她只知道,是孟家那位老爷子出手,才得以让狂莽佣兵悄无声息的潜入进了青海。

  这也是她与孟家合作的初衷。

  现在雷霆说出这些话,亦让季红有些惊疑不定。

  “呵呵,呵呵呵呵,你原本不用死的。”

  神秘男子轻笑起来,缓缓站起身,透发杀意,迈大步走来,砰砰砰抬脚连续踹在雷霆身上。

  哇的一声。

  雷霆嘴角溢血,强忍着痛楚,怨毒盯着对方,“我雷霆发誓,只要今天不死,将来必定弄死你个狗杂种!”

  “你算什么东西!垃圾!”

  男子厉色一闪,又是一脚重重踢在他的肋骨,骨骼碎裂的声响清晰传来。

  在他旁边,白西同样无力趴在地上,鼻青脸肿嘴角溢血,肋骨已经被打断好几根。

  看到对方似乎在下死手,白西当即大吼,“杂种,你少得意,等天哥来了,你就死定了!”

  “哈哈。”

  男子不屑讥笑,下一刻,神色变得狰狞起来,“他算个什么东西,看着吧,我会当着你们的面,把他蹂躏成死狗,让他跪在我的脚下忏悔。”

  话落,连续在白西身上猛踹。

  “我打你们,你们应该感到荣幸,要知道,像你们这样的蝼蚁,平时我连正眼都不去看。”

  男子微微喘息,旋即狰笑,“至于你们口中的那条小狗,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最后几个字,男子是咬着牙吼出来的。

  由此可见,他对夏天的恨意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恨不得吃起肉喝其血嚼其骨。

  “还有他身边的女人,一个都不放过。”

  男子再次动手,不停用最恶毒的方式诅咒,最后一声大吼,“夏天,你这个杂种,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没有……”

  砰!

  突地。

  他的声音被打断了。

  别墅的铁门被大力轰开,在闷响中轰然倒地,激荡无尽尘埃,又在瞬间扩散。

  飘荡的灰尘中,一道修长的身形缓步走出。

  这是一个青年,身形修长,面色冷酷,周身透发着令人心悸的凌烈。

  正是夏天。

  “老大……”

  看到他的同时,方才还爆粗口咒骂的雷霆,忽然咧开嘴乐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嘿嘿……”

  “天哥!”

  白西也跟随着哈哈大笑,猛地松了口气。

  夏天静静站在地上,望着浑身湿淋淋早已经不成模样的雷霆与白西,他仍然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只是黝黑的眸子中,冷意更甚。

  旋即,缓缓转目,望向不远处的季红。

  “你终于来了吗?”

  夏天突兀出现,的确令季红感到诧异,但并未惊慌,反而变得兴奋起来。

  同时,八名狂莽佣兵已经分出四人,将季红护在中央,刀子一般的目光冷冷凝视。

  “季女士,这就是你要杀的那条小狗吗?”

  神秘男子冷笑着说了一句,但他的身形却微微曲弓,不经意的后退两步。

  季红并未注意到神秘男子的异样,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夏天身上。

  她虽然恨不得将夏天千刀万剐,但并未失去冷静。

  之前已经和孟家之人商量好,若是夏天来了之后,孟家会把他绑着送到这里。

  毕竟,孟家这次也安排了不少高手。

  可他怎么一个人进来了?

  孟家的人呢?

  难道他是偷偷潜入进来的?

  这样也好,通知孟家调派人手,让他插翅难飞。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季红的脸颊狰狞扭曲,双目喷火的眼神熊熊燃烧,透发着刻骨的恨意,肆无忌惮大笑起来。

  笑声,戛然而止。

  “夏天,你不会想到自己也就今天吧,我要让你为我儿子……”

  话未说完,夏天迈步,走向雷霆与白西。

  而那名神秘男子则下意识后退,根本不敢阻拦。

  “好,很好。”季红本想立刻命令动手,但又生生忍了下来,怨毒尖叫,“今天,我会慢慢陪你玩,不玩死你,我就不姓季!”

  话落,一挥手,四周保镖缓缓移动,将夏天包围起来。

  夏天的神色之间自始自终都没有波动。

  自从回归都市之后,他一直在尝试改变自己,红尘炼心,修身养性。

  虽然在此期间,也有几次出手,但对于一直在杀戮中生存的夏天而,那些根本不足为奇。

  可是此时此刻看到雷霆与白西两人的情形,再加上生日宴会的遭遇,让他内心压抑的戾气根本无法阻挡,犹如海底深渊的旋窝一般。

  开始转动。

  越转越快。

  灯光下,他的呼吸有些粗重,有些急促,让人感到非常诡异。

  直至走至雷霆二人近前,他才深深舒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平稳下来。

  俯身。

  一手搭在雷霆手臂上。

  “老大……”

  “谁打的?”

  夏天淡淡开口,在他身上摸了一遍,脸色再次阴沉几分,而后毫不犹豫灌注神秘能量,快速动手。

  连续喀嚓几声响,将雷霆的断臂和肋骨接回了原位。

  “谁打的。”

  夏天重复一句,看向了白西。

  “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

  白西指向了神秘男子。

  嗖。

  当夏天望去时,神秘男子的身形划过一道残影……

  当然不是袭杀,而是身形爆退,退到了季红身旁。

  卡拉卡拉。

  声音传出,夏天的速度很快,手法很诡异,很快也将白西的断骨接回原位。

  “呵呵,你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别人。”

  看到他停下,季红冷笑一声,继而尖锐大叫,“夏天!今天你!得!死!动手!”

  话落之时,身旁一名狂莽佣兵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袭而来,速度快到极点,划过一道鬼魅般的残影。

  奔袭途中,他腰后一抹,手中出现一把三棱军刺。

  但这种军刺与军队的军刺不同,明显是特制的,形似一把长剑,窄而细,两边开封,最前端斜向弯曲,在灯光下反射着森森寒光。

  这一刻,这名狂莽成员已经将全身战力尽数展开,迫人的气势带出一道破空的音啸。

  “死!”

  全力以赴!

  他的喉咙深处嗤一道冷酷之音,身上衣服不停鼓荡。

  这些常年在生死间战斗的佣兵,虽然会藐视敌人,但动起手来却绝不会大意,手中军刺斜斩而下,顺势一啄一拉。

  然而。

  就在军刺即将触及的刹那,这名佣兵的脸色忽地一变。

  不知怎地,一丝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

  因为。

  接近夏天的一瞬间,他才感觉到一道可怖的气势正在迸发。

  那是杀意。

  无坚不摧的杀意。

  想要变招,已然来不及。

  恍惚间,他看到夏天的身形破碎了,暗道一声不好,强势让军刺改变方向,横扫出去。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