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572章 就是这么个不客气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句话说出,整个现场顿时一静。

  记者们都有些发懵。

  卧槽。

  这女人怎么了?

  不会是神经病吧。

  虽然震惊,但记者们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都是一群无节操无下限唯恐不乱的家伙。

  那名之前提问的女记者犀利问道,“请问韩小姐,您会对我们怎么个不客气?”

  说着,她还故意往前凑了凑,脸上表情分明写着,“来打我呀,来打我呀……”

  然后……她就真的挨了一巴掌。

  “啪!”

  声音清脆,分外响亮。

  韩晶晶一巴掌掴在她的脸上,冷笑道,“就是这么个不客气法,看你那找抽的贱样,本天后成全你好了,哈哈哈,爽,真爽,本天后从入行的那一天开始,就想抽你们这些贱人的臭嘴,哈哈哈哈……呃!”

  她肆无忌惮疯狂大笑。

  但笑着笑着,身形一颤,笑容凝固脸上,声音戛然而止。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瞟了眼前一群膛目结舌的记者,脑海中同时浮现之前曾经的所做作为。

  霎时。

  “啊……不是我,刚才不是我说的……”

  她脸色煞白不堪,面带惶恐,身形乱颤,但话说一半,再次一滞……她看到了一双黝黑的双眸。

  “哼,一群垃圾。”

  韩晶晶娇斥一声扬起手臂,五指张开,啪啪啪,距离最近的三个记者,一人脸上挨了一巴掌。

  我逑你了个吗的。

  三位男记者脸都绿了,我们招谁惹谁了。

  “啊……不是我,是我……”

  韩晶晶张大眼睛,面带恐惧,试图解释,但下一刻立即转换表情,冷笑不止,猛地上前走了几步。

  “啪啪啪。”

  又是三声脆响,后面的三个记者被打了三个耳光。

  尼玛的。

  这三名记者简直憋屈治愈吐血,老子特码在人群中你都打啊。

  好在,记者们虽然愤怒,却足够理智,坚持着本职工作……都没有还手。

  说白了,他们挨打也是一个大新闻啊,这怎么能错过。

  呼啦一声,记者们快速散开了,不停拍照……那几名被打的记者同样不敢怠慢,工作要紧啊。

  “啪!”

  韩晶晶追上了跑的最慢的一名摄像记者,扬手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

  “啊……不是我打的,鬼呀……”

  她一副鬼上身的样子,口中传来尖叫,但一双腿却跑的贼快,又追上一名正在拍照的男记者。

  啪!

  “卧槽……”

  这名男记者怒了,特码的,连摄像的都打,“韩小姐,你……”

  “啪。”

  话未说完,又挨了一下。

  而四周记者则赶紧停下,一连串喀嚓的拍照声。

  狗曰的。

  看到同行这般没下限,摄像记者扛着摄像机跑了。

  “啊……不是我……我被控制了……”

  韩晶晶尖叫着,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追上四周记者。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一位身材高挑穿着时尚的妖娆女郎,口中发出尖叫,正在追打四周记者。

  而她每当追上一个人,四周记者立刻停下拍照摄像。

  等她在追别人的时候,这些记者一个拿着话筒,一个扛着摄像机……开始大逃亡。

  这样一幕,早已经引起了路人的注意,纷纷驻足观望。

  其中一些认出韩晶晶的民众,全都呆住了,然后也和记者变得兴奋,纷纷打开手机视频一路跟拍。

  夏天手中同样拿着手机,装作路人近距离跟拍,只是眼神很冷。

  对于这种人,他没有丝毫怜悯。

  十多分钟后,他才停下,转身走向医院,片刻后,韩晶晶彻底恢复了正常。

  火了。

  彻底火了。

  完全可以想象,今天之后,韩晶晶的曝光率绝对会超乎她的想象,更会达到人生中的巅峰。

  但换来的代价,已经不而喻了。

  ……

  圣保禄医院,脑科住院部,十八层大楼。

  此时此刻,整个大巴层已经被完全封闭。

  除了楚凤主治医师及护理之外,在各个楼道,电梯口,病房门,都有一道道彪悍的身形在戒严。

  不止如此,直通十八层的vip电梯通道,同样有数名保镖把守,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当看到这一幕时,夏天基本已经确定,楚凤绝不是寻常车祸。

  他不想惊动周家,甚至不想惊动任何人。

  因为夏天无法确定,楚凤的意外,是否和自己有关系。

  不是他多想,而是常年养成的思维习惯。

  不久前,他曾狂揍周千落,之后便遭遇一个基因战士暗杀,对方临死之际坦是周千落派来的。

  而基因战士又是斯兰亚特家族之人,说明周家与对方有所关联。

  周千落追求楚凤,被自己破坏……会不会因为自己,周千落迁怒楚凤?

  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夏天从来不介意以最大恶意揣测别人。

  他先找了个僻静之处,利用缩骨术改变相貌,重新进入大厅,没有坐电梯,而是徒步走楼梯上楼。

  在察觉到十八层楼梯有人把守时,夏天一拐弯进入十七层,抽了个空间,钻进消毒间。

  所谓的消毒间,其实就是清洁工盛放工具的地方。

  进入之后,夏天闪身从窗户钻了出去,抓住管道犹如猿猴一般快速攀爬。

  ……

  十八层,一间豪华病房中。

  一位老者站在地上,脸色铁青,满面愤怒,两只拳头紧紧攥着,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暴起。

  忽地。

  他猛地捂住心口,呼哧呼哧穿着粗气,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

  好半晌,他深深呼出一口气,而后站直了身体,望着病床的病人。

  “风儿,你放心,不管是谁在幕后出手,爷爷向你保证,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不死不休!”

  病床上躺着一个人。

  正是楚凤。

  但此刻,楚凤再也不复曾经的温雅知性。

  而是一个双臂双腿打着石膏,浑身裹着白色纱布的木乃伊,一些地方还隐隐浸透血迹。

  只有鼻子和嘴巴被呼吸器罩着,旁边的仪器上,许久才会荡起一条波浪线,虽然昏迷着,但身体却偶尔无意识抽搐一下。

  那是……疼的!

  “呼。”

  看着她的模样,老者满面痛苦,恨不得以身相替,再也不忍去看,转身走向外面套间。

  只是……刚转身,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响动。

  眉宇之间微微凝蹙,下意识扫了一圈,四周空空如也。

  摇摇头,继续前走。然而,刚迈步,再次听到了声音,下意识望去,霎时之间,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