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589章 坏,坏,坏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舞台上。

  灯光下。

  周千落双手犹如精灵一般快速拂过琴键,面色陶醉不已,表情丰富。

  “山下的女人的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哎~”

  发音吐字不是很标准,带着明显的粤语味……

  但是,周千落唱真的很投入,仿佛一名真正的钢琴家,连灵魂都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和尚暗自揣……哎~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哎~”

  场内。

  很安静。

  非常安静。

  极其诡异的安静。

  江飞鸿愣住了,何勇愣住了,他们小团伙每个人都愣住了。

  第二夜呆住了,顾萌萌张着小嘴……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无比骇然看着台上投入其中的周千落。

  他们的眼睛里,是震惊,是震惊,还是震惊。

  “老和尚悄悄的告徒弟,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哎~”

  周千落边谈边唱,脸上表情开始变得极其丰富,挤眉弄眼做鬼脸。

  “小和尚吓得赶紧跑,师傅呀……坏,坏,坏……哎~”

  最后三个‘坏’,终于突破了众人的心理底线与下限。

  看着周千落眼睛瞪圆,脖子左右扭动,眉毛连连跳动……

  这声音,这表情,实在忍不住了啊。

  “哈哈哈……”

  最先笑出声的是顾萌萌,然后是第二夜。

  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从某一方面来说,性格还是比较接近的。

  所以,她们直接笑喷了,捂着肚子撑在桌子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在垂死挣扎。

  她们这一带头,那些强忍着的人们在忍不住了,整个大厅立刻爆出了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

  “我,我,我不行了……”

  “救,救命啊……”

  就连江飞鸿和何勇这边的小团伙,同样没忍住,一个个嘴角抽搐,面色涨红,胸口呼哧呼哧剧烈起伏。

  “江……江少,周少这是……噗……抱歉,我……”

  之前讽刺夏天的那个小白脸,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周千落传来的声音,“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心里来……哎~”

  江飞鸿极力保持威严……但他也忍不住啊,微低着头,用手扶着额头,“小罗,你上去问问周少什么意思。”

  “我……我上……”小白脸面色涨红,“我,我不合适吧……噗,哈哈哈。”

  看他如此,江飞鸿嘴角抽了抽,决定亲自出面。

  场下一片爆笑,但台上周千落却充耳不闻,依旧沉浸在陶醉之中。

  不过就在这时,江飞鸿跑了上来,“周少,可以了,已经弹完了,我们下去吧。”

  “胡说,我才弹了一首,还有一首没弹呢。”

  周千落眼睛一瞪,随即乐风一转,立刻换了首曲子。

  “啊哦……啊哦壹,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哆……哆~”

  他的眼珠子开始左右转动,时而斜睥,时而蔑视,时而威严,时而畏惧……

  “呔咯嘚呔咯啲嘚呔咯嘚咯吺……唉呀呦……呀儿咿儿呦……啊呀呦!哟~”

  这一刻的周千落,简直表情帝附体,脸上那表情简直……无法用文字和语去形容。

  “哈哈哈哈……”

  只是场内的爆笑声,一浪比一浪高,分明只有几十人,却生生爆出了演唱会的气势。

  至于夏天,早已经蜷缩在沙发上垂死挣扎好几次了。

  “夏天,是不是你!”

  旁边第二夜靠在他身上,同样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仍然凑在夏天耳边询问。

  “什么我不我?”夏天开始装傻。

  “哼,别以为我是傻子,刚才周千落那些话我都听着呢,他分明来挑衅你,可自己却变得不正常,不是你搞鬼才怪呢。”

  “别污蔑好人啊。”

  夏天憋着笑,看向舞台上搞怪的周千落,忽地眼珠一转,嘴巴嗡阖,一缕声线传入周千落耳中。

  “你弹奏了世界名曲,引起了轰动和赞赏……3,2,1!”

  叮!

  周千落猛地按住了琴键。

  声音停止。

  而爆笑是场面也诡异的一瞬间安静,人们呆呆望着。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视中,周千落缓缓站起,神色之间意犹未尽,面向大众,微微躬身。

  “各位,献丑了。”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他相当满意,目光一扫而过,看向夏天。

  “夏先生,我刚才已经弹奏一曲,我不要求你达到我的水平,只希望你不要让大家失望就行。”

  夏天面带笑意站了起来,“你刚才是什么水平?”

  “呵。”周千落傲然一笑,“我知道自己的水平,虽然达不到大师级别的,但也勉强上台面,有些话不用我说,你看看大家的表情就知道了。”

  “噗……哈哈哈……”

  刚说完,夏天整个人又栽进了沙发里,一边抹眼泪,一边捂着肚子呻吟。

  “噗噗……哈哈哈。”

  他这一笑,那些生生强忍着的人们也都没控制住,全都加入了羊癫疯大军,

  周千落愣住了。

  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弹的太好了,这些被感动了?

  可不对啊,感动应该用眼神和语膜拜自己,不应该是哄堂大笑吧。

  江飞鸿走了过来,面色复杂,“周少,您不会不记得自己弹了什么吧?”

  “怎么不记得,我弹得的是贝多芬《悲怆鸣奏曲》的第三乐章……呃!”

  未说完,他愣住了。

  因为就在这时,脑海中忽然回忆起了刚才的一幕。

  他看了看下面爆笑的人群,又看了看面色涨红,嘴角抽搐的江飞鸿,“我刚才……”

  “您弹了两首,一手是《女人是老虎》,一首是《忐忑》。”

  说完,江飞鸿低着头补充一句,“而且是边弹边唱,表情丰富……”

  这句话说出,刚才的记忆愈发清楚了。

  霎时。

  周千落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

  懵了。

  彻底懵了。

  丢人啊。

  简直丢人丢大发了。

  自己堂堂港城七俊杰之一,竟然在酒会上……边弹边唱?

  不对。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眉头大皱,竭力思索,片刻后,猛地想到了什么,面目当即变得狰狞起来,凶狠的眼神看向夏天所在方向。

  “是那个杂种!那个杂种搞的鬼!”

  他不知道其中细节,但可以肯定,自己方才出丑,一定和夏天有关。

  之前自己过去挑衅对方,让他弹奏《女人是老虎》和《忐忑》,可自己却上台弹奏了。

  又惊又怒。

  还有一丝畏惧!

  因为自始自终,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夏天再次站了起来,嘴角带着笑意。

  “既然周少再三邀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迈大步走上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