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595章 没仇,所以你该死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飞鸿的双眼略显迷茫,眉头紧皱,快速眨了几下眼睛,很快清醒。

  “你……你对我干了什么!”

  他认出了夏天,脸颊狰狞犹如魔鬼,只是对上那双黝黑的眸子时,内心深处又生出了强烈的恐惧。

  不久前的记忆,犹如电影回放一般,在他的脑海中越发清晰。

  “你……你不是人!你是魔鬼,魔鬼……呃!”

  两眼一翻,他竟被自己的念头生生吓晕死过去。

  夏天挑了挑眉头,伸手一拍,再次将他弄醒。

  “啊……鬼啊……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甫一睁眼,江飞鸿便奔溃般的大吼,继而又道,“我告诉你……你,你最好放了我,否则……”

  忽然止住,他注意到夏天缓缓俯身下来。

  “我和你有仇吗?”

  “你,你……什么意思……啊!”

  未说完,夏天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再次问道,“我和你有仇吗?”

  “没,没有……啊!”

  啪,又是一巴掌,“我和你有仇吗?”

  这一次,江飞扬学乖了,下意识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我和你有仇,有仇报仇,天经地义。”

  夏天笑了笑,又问道,“第二夜和你有仇吗?”

  “没,有,有还是……没有?”

  江飞鸿不知该怎样回答,可是看到夏天又扬起了手,赶忙大喊道,“有仇,我和她有仇,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很好。”

  夏天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并未用力,问道,“顾萌萌和你有仇吗?”

  “没,没有。”

  这一次,江飞鸿回答的分外干脆。

  “是啊,没仇!”

  只是刚说完便被夏天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屈膝就是一记膝撞砸在他的脸上,骤然冷喝,“所以你该死!”

  砰!

  江飞鸿那张脸如同被砸烂的西红柿,顿时血肉模糊,嗷地一声惨嚎,整个人捂着脸就地翻滚。

  “放心,我不会现在杀你。”

  夏天走过去,一脚蹬在他的脖颈上,再次将他踢的晕死过去,旋即像是拖死狗一般,将他拖进了角落中。

  随即,夏天迈步走出厂房内部,黝黑的眸子遥望远空。

  轰隆隆。

  汽车引擎的轰鸣犹如野兽咆哮一般,自远处隆隆而来。

  “来吧,都来吧。你们成功的激怒了我。”夏天喃喃自语,“没有人能够救你们,没有。”

  ……

  与此同时,江军正在与黎叔通话。

  “车队已经返回了,很快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江军已经恢复了平静,声音之中听不出喜怒,“老友,我儿子在那个人手中,他刚才曾说,会来亲自找我。”

  “呵呵……看来对方似乎很狂傲啊。”黎叔似在自语,并未表态。

  “老友,千万不能小看第二夜那个女人,他身边应该还有一股隐藏力量,那个叫夏天的是,而且还有一个神秘高手,曾经将你手下打败,抢走了翡翠。”

  “我知道。”黎叔的声音传来,“不过,他们应该不是神级战力,最多天级巅峰,老朋友,我这次为了帮你,同样做足了准备。”

  顿了顿,又道,“现在也应该告诉你了,我也请了三位神级高手,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其中两人,我已经派到了日月门那边。”

  “真的?”江军眼睛一亮,语气期待。

  果然。

  黎叔接下来的话,让江军松了口气,“如果那个人敢去找你的话,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

  同一时间。

  明珠集团,明珠大厦,二十层会议室。

  此时此刻,会议室寂静无声,但温度已然将至冰点。

  一片肃杀。

  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明珠集团保安部部长白山和六名精英全部手持甩棍,虎视眈眈,一触即发。

  白山则看着最前方依然无动于衷的中年人,何老六。

  “六叔,你不是说大小姐会来这里亲自宣布让位给你吗,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没来啊。”

  白山口中冷笑,但脸色凝重。

  对于他的质问,何老六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头,声音沙哑,温和依旧,“稍安勿躁,她很快会来的。”

  “哼!”白山重重冷哼,“六叔,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在犯上作乱!”

  “是吗?”

  何老六不为所动,但这一次终于缓缓抬起头,面向会议室所有人,声音传播开来。

  “自从二哥走后,夜儿接管了日月门,然后她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她的名声是上去了,可是在场各位又得到了什么呢?不碰黄赌毒?不走私?大家又能分到多少钱,在我看来,她根本不适合接管日月门。”

  “住口!”

  白山双目瞪圆,一声怒喝,“大小姐那样做,是为了整个日月门的长久,是为了所有兄弟的将来!”

  “好了,不要吵了。”

  会议桌前一位老者忽然站了起来,“阿山,现在不是内混的时候,也不要胡乱猜测。”

  说完,看向何老六,“老六,你和第二是拜把子兄弟,当初他临走的时候,把夜儿嘱托给我们这些老家伙,虽然夜儿近些年有些激进,但好歹见到她的人再说吧。”

  老者乃日月门的元老,虽然也被下了话语权,但总体而,还是较为支持第二夜的改革。

  这些年分的钱少了些,却也花的安心,而且第二夜并未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只不过,他刚说完,又有一位老者站起来,怒道,“老胡,你这话我赞成,我们辅佐第二夜没错,可她是怎么对我们的?这叫卸磨杀驴知道吗,嘿,她现在翅膀硬了,便将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丢到一边不管不

  顾,现在一年分到的钱,还不如以前三个月的多,哼。”

  两位颇具影响力的日月门元老争锋相对,其余众人各自站队。

  这次大型会议可以说是日月门人数最全的一次,老的少的,仍然在位支持者,以及被下了话语权的,都有。

  相对而,人数各占一半。

  砰!

  就在众人吵吵闹闹争论不休的时候,忽然砰的一声响,瞬间寂静。

  循声望去。

  只见一位支持第二夜的元老,脸色凝固,胸前出现一个血洞,正汩汩向外流淌鲜血。

  与此同时,会议室大门被推开。

  “砰砰砰……”

  也在同一时间,一直静静站在何老六身后的一位中年,身形骤然划过一道残影,简直快到极点。

  一阵砰然闷响,白山几名成员瞬间横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你……你……噗。”

  白山怒瞪中年,未说完,大口吐血。

  咚咚咚。

  会议室外面同时冲进一群人,全都是手持枪械的黑衣大汉,进来之后,枪口不仅对准了白山等人,也对准了在场每一个人。

  为首一名青年的轻笑声传来,“白山,你还以为是两年前吗,能够再次镇压大家?”

  看到他,白山瞳孔一缩,“何勇!你……你干了什么!”

  青年正是何勇。

  “没什么。”何勇的脸颊上浮现一抹得意,“我只是把第二夜的那些精英都铲除了而已。”

  “你……哇!”

  白山骇然欲绝,再次吐血。

  “第二夜算什么东西!”

  直至这时,何老六才露出了狰狞本色,缓缓站起,阴冷的眼神扫过众人,随后看向白山等人,咬牙切齿道。“这日月门的江山,是我们兄弟八个人打下来的,第二江凭什么就要交给她女儿?八个兄弟,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哈哈哈,可是第二夜怎么对待我这个六叔呢?她让我养老,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