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655章 功夫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上八点。

  夏天与洛千金坐上了维文那辆大众辉腾。

  “维文,你可真够低调的。”

  打量车内内饰,夏天不由调侃一句。

  “低调?”维文有些好奇,随即恍然道,“夏,你们华夏人口中的低调,应该是谦逊的意思吧。”

  “差不多吧。”夏天淡淡一笑。

  “谢谢。”维文显然很高兴,“夏,还是你……”说着,他用蹩脚的中文道,“喜欢我……不,是懂我。”

  噗嗤一声,洛千金不由轻笑一声,赶紧止住。

  夏天则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无语道,“维文先生,你这样说会让这位美丽的女士误会。”

  维文却丝毫不以为意,一边开车,一边感兴趣的问道,“那用中文该怎么说?”

  “欣赏。”

  “心……上!”

  “哈哈。”洛千金再次笑了出来,夏天的脸却是不由黑了,索性懒得开口。

  人与人相处就是如此,无关男女,虽然与维文只见过一次,夏天就感觉对方值得成为朋友。

  而维文亦是如此,他的性格与别的外国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像别的纨绔二世祖那样虚伪狂妄,是个能够成为朋友的绝好人选。

  “夏,我承认你的拳击很厉害,但我相信,在剑术上,我一定能打败你。”

  维文面呈自信,神色之间期待无比。

  ……

  约莫二十多分钟,车缓缓停在一栋充满西欧风格的建筑前。

  这是西尼一家十分有名的剑术会所,而且是最顶级的会所之一,停车场的车辆虽然不多,但每一辆都是顶级豪车。

  维文显然是这里的高级会员,拿出一张银色会员卡之后,便被一名迎宾女郎迎了进去。

  夏天四处打量,发现里面的格局和青海体育公园剑术馆有点类似,只是这里空间更大,更加奢华。

  大厅是一个公共击剑场所,剩下的就是各种高级会员才能进入的私人击剑房。

  而每一个击剑房门口,都站着两名漂亮的美女剑侍,给人一种高贵的享受感觉。

  很快,三人上到五楼。

  五楼也有一个大厅,不对相对一楼较小。

  几人进来时,大厅内围着七八个人,正在目不转睛看着剑道台。

  从体形上看,剑道上正有一男一女正在击剑。

  “可恶,她怎么在这里。”

  维文显然认识剑道的女子,那张俊朗的脸颊有些难看,嘀咕了一句后,根本没有一丝停留,走向右侧,“走走走,我们去那边的击剑房。”

  说话间,加快脚步,颇有一种狼狈的感觉。

  夏天有些好奇,转目深深看了一眼剑道上女子的身形。

  虽然看不清女子的容颜,甚至穿着厚重的击剑服,但仍然无法掩饰她那凹凸有致的丰腴身材,尤其那双腿,分外修长与笔直。

  而她此刻的动作,亦是轻盈灵动,无论进攻还是放手都十分迅捷,击剑技巧不亚于世界顶级选手。

  “她是你朋友?”夏天故意调侃一句。

  “不,不不不,我不认识她……”维文下意识摇头,可是未说完,还是无奈的点点头,“好吧,我认识她,但我们不是朋友。”

  闻。

  夏天笑了笑,没有追问,跟随着进入了一间击剑房,并且很快换上了击剑服。

  “夏,作为一名骑士,我这次一定要战胜你。”

  站在剑道上,维文兴奋的大声喊道。

  “你会失望的。”

  夏天也走上剑道,而两位美女剑侍分别为两人接连上了电子裁判连接线。

  “准备好了吗?”

  “好了。”

  “那就开始。”

  话落,维文的身形一弓,手中佩剑划过一道冰冷的弧线,闪电般向着夏天的胸口刺去。

  无论力量还是速度,乃至动作,维文做的都十分标准,甚至比得上很多专业选手了。

  而夏天也没有动用气血之力,仅凭着肉身进行躲闪与格挡。

  不过纵是如此,对方的动作落在他的眼中,仍然奇慢无比。

  “叮。”

  就在维文以为自己就要击中得分时,却是发现夏天后发先至,手中佩剑抢先击中了他的头盔。

  “不可能!你走了狗屎运!再来。”

  维文脸上充斥着强烈的不可置信,迅速后退,准备第二次进攻。

  一时间,剑道台叮叮当当不断彻响。

  洛千金坐在沙发上,俏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又有些慵慵懒懒的看着两人。

  虽然她与夏天有过几次肌肤之亲,整个人全身心也都在夏天身上。

  可是,洛千金总有一种距离感。

  别看他平时懒懒散散,吊儿郎当,可自身总会流露一种超然气质。

  这就是夏天带给洛千金的感觉……就像那种看透世事沧桑高高在上的天神一般,仿似世间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动容。

  但是,自从来到西尼之后。

  确切的说,昨天夏天出手帮她获得张美丽认同的那一刻,洛千金才重新察觉,夏天仍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会为了帮助自己,给张美丽拍马屁,更是刻意和维文结交。

  感觉就是这么奇妙,她就感觉自己一下子和夏天再次拉近了距离。

  也如现在,看着台上两人不断你来我往的进攻和防守,让她有一种颇为放松和惬意的观感。

  “嗤。”

  剑道上,维文又一剑刺出,同样刺向夏天的胸口。

  “叮。”

  犹如初始一幕重演,夏天后发先至,击在他的头盔之上。

  “不行了,休息一会再打,这一局我认输。”

  维文再次被累成了狗,但他没有气馁。

  虽然这一局输了,可刚才他也击中夏天好几次。

  不过他也隐隐有所猜测,只怕夏天未用出全部实力,但维文仍然很高兴。

  两人摘掉头盔,走下剑道台,坐在沙发上,两位美女剑侍赶忙端上了两杯咖啡。

  “夏,你很厉害。”

  “你也不错。”

  “不不不,刚才我已经尽了全力,但仍然输了。”维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而后目光灼灼,“夏,你什么时候教我华夏功夫!”

  “我那不是华夏功夫,而是自由搏击。”

  “不不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维文攥紧了拳头,作势一挥,“就是那种一拳可以打破沙袋的功夫,对了,用你们华夏人来说,应该叫做内力,而我们西方则称之为气血之力。”

  顿了顿,他又略显苦恼的说道,“说实话,我曾请教过很多专家,可他们对气血之力的描述总是让我不明白,夏,你能教我吗?”

  气血之力在西方并不足奇,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练成的。

  夏天倒是不会敝帚自珍,缓缓点了点头,沉吟一下,斟酌语气道,“如果用我们东方的话来说,气血之力的开端,其实就是从意念和观想开始……”

  “等等,等一下。”

  维文似没想到夏天会答应,赶忙止住,“我去拿手机,我记不住……”

  说罢,面带兴奋,站起身跑向更衣室。

  “咚咚咚!”

  不过就在这时,一怔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同时传来一道略显讥讽的声音。“维文,卡米拉让你滚出去见她,你不是自诩绅士吗,鬼鬼祟祟躲在里面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