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656章 华夏人也会用剑吗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外面声音传来之时,原本满面兴奋的维文,身形不由一滞。

  紧接着,神色之间浮现出了极其明显的怒意。

  但这份怒意,又很快化作一抹耻辱。

  而这时,外面那道声音再次响起,“维文,作为一名骑士,难道你想反悔吗?”

  “可恶!”

  维文的脸色当即涨红,而后看向夏天,带着一丝尴尬,“夏,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出去一下。”

  “好。”

  夏天点了点头,并未追问。

  以他的智商,不难猜测出,那个所谓的卡米拉,应该就是刚才剑道台的那个女人。

  维文刚才进来时候,在看到那个女子就表现的很忌惮。

  而外面传来的两句话,又透露出了一些信息。

  待维文离开之后,夏天老神在在一边喝咖啡,一边和洛千金闲聊。

  不过,两人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后,维文还没返回,夏天挑了挑眉头,站了起来。

  “走吧,我们也去外面。”

  “嗯。”

  当两人来到外面时,大厅中不再是之前的七八个人,而是足足围聚了十几人。

  他们都站在剑道台下,看着上面两人你来我往,且不断发出一声声哄笑。

  “维文,你不是骑士吗,怎么又输了。”

  “哈哈哈,卡米拉说过,只要在剑术馆见到维文,见一次打一次,可怜的孩子。”

  “……”

  十几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夏天与洛千金,他们的目光,不是落在卡米拉修长的双腿之上,就是在嘲讽维文。

  此刻,剑道台上的维文十分狼狈,大比分落后,再加上众人的嘲讽,更是不断愤怒大吼,已然乱了章法。

  反观卡米拉,连续格挡几次之后,快速刺中了维文的大腿,再次得分。

  “好了,我玩够了。”

  卡米拉的音质很美,但充斥着高傲与不屑,“维文,你越来越让我失望了,记住,以后在我面前,收起你那虚伪的面孔,我看着恶心。”

  “你……”

  维文的声音中充斥着怒意,可是被一个女人当众打败,让他无以对。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望着下方一道道讥讽的目光,一张张嘲笑的脸颊,更加憋屈了。

  不过很快,他看到了夏天与洛千金,原本愤怒的神色立刻变得惊喜,而后大声道,“卡米拉,你不要得意,等我朋友教我功夫之后,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说罢,解开连接线跳下剑道台,快步走向夏天方向。

  唰。

  随着他的目光移动,四周众人也齐刷刷望来。

  霎时,许多人面色一怔,继而浮现出好奇,惊讶,冷笑,讥诮的神色。

  而在台上站着的卡米拉,自然也看到了他们,忽然开口,“站住!你刚才说什么,功夫?”

  “没错,就是功夫。”

  此时此刻的维文,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站在夏天身旁,面带骄傲,“看到了吗,他是我朋友,会功夫。”

  说罢,学着李小龙的模样,挥动双臂,口中怪叫一声,“阿达~~~~~”

  “哈哈哈。”

  看他如此,四周顿时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自然不是羡慕。

  而是更加不屑的鄙夷。

  即便剑道台上的卡米拉,虽然看不见笑容,但声音中却充斥着笑意。

  “既然你将他说的那么厉害,现在上来和我打一场,怎么样?我保证,他的下场会和你一样,这样一来,你也就不用麻烦了。”

  闻。

  维文一怔,但这次没有愤怒,反而有些期待的望向夏天。

  而这时,卡米拉继续道,“喂,你是亚洲人?”

  “嗯。”

  夏天虽然仍然穿着剑术服,但并未戴头盔,东方人的相貌很容易被认出。

  “你是岛国人还是高丽人?”

  卡米拉继续追问,只是语气之间充斥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我是华夏人。”

  “是吗?怪不得维文那个废物,竟然异想天开要学华夏功夫。”卡米卡的声音之中充斥着不屑,“维文,你越来越白痴了,华夏功夫只是被夸张了而已。”

  “卡米拉,你才是白痴。”

  “你……”卡米拉一滞,随即笑了,“既然如此,让你朋友上来和我打一场,我会将他打回原形,教他怎么做人。”

  夏天的神色之间浮现一抹冷然,而后道,“你还没资格教我做人,而且,我没兴趣和你打。”

  说罢,转身就走。

  维文有些失落,但仍然恨恨瞪了一眼卡米拉,迈步跟上。

  “你害怕被我揭穿对吗?”

  身后传来卡米拉的声音,“我从来不相信,华夏有什么功夫,即便有,也不过是骗人的魔术,况且,我玩儿的剑术,也从来没听说过,华夏人会剑术。我只知道,华夏人被称之为黄皮病人!”

  嘎!

  刚走两步的夏天骤然止住,旋即转身,“好,我和你打!”

  “耶!”

  维文攥紧了拳头,赶忙道,“我去帮你拿头盔,夏,你一定要战胜她!”

  说罢之后,快速跑向击剑房。

  而夏天则是迈大步走上了剑道台。

  “我不是蔑视你。”卡米拉的语气之中带着得逞的笑意,“因为我认识的人之中,没有一个华夏人会剑术,你确定要和我打?华夏人……呵呵呵。”

  “不仅要打,我们赌一场怎么样?”

  夏天决定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的不屑,只因为黄皮病人四个字。不等对方开口,他继续道,“女士,我们华夏还有一句话,叫做掩耳盗铃,华夏现在钢铁产量世界第一,北斗卫星世界第二,量子卫星世界独一无二,一年的gpd超过十万亿,华夏神盾世界第二,也是世界

  上第二个能造出四代重型歼击机的国家,机动登陆平台舰,世界唯一专用医院舰……”

  从经济到军事,夏天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随即轻蔑的看着对方,“你从生下来一直活在梦中吗?有多久没有看过新闻了?无知!我很想知道,你的优越感从哪儿来的?”

  “你……”

  卡米拉呆住了,胸口急促起伏,完全被夏天的一番话激怒了。

  但她也知道,夏天说的事实。

  如今的华夏不比当年,已经彻底崛起,乃是没有一点水份的超级大国!

  “好,既然你想赌,那就赌五百万欧元!”

  话音刚落,场内刹那安静,众人都有些愣神。

  显然,他们都没想到,卡米拉竟然来真的。

  “你敢不敢赌?”卡米拉语带挑衅,“或者说,你有没有钱和我赌。”

  “我有!”

  说话的不是夏天。

  而是从击剑房匆匆跑来的维文。他手中拿着头盔,大声道,“卡米拉,如果你赢了的话,五百万我来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