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676章 神道流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包厢的空间很宽敞,除了边侧角落简单的几张矮桌之外,没有多余的装饰。

  完全是一副岛国剑道馆的格局。

  此刻。

  夏天站在场内中央,在他五米之外,北岛静静伫立。

  他们的手中各自擒着一把木剑。

  说是剑,其实就是一种细长狭窄的刀,在岛国,刀剑是混为一体的。

  但两人持剑的姿势却大相径庭。

  夏天单手持剑,右臂伸展垂落,剑尖斜指地面。

  而北岛则身形微曲,双手握剑,护在脸侧。

  维文和卡米拉站在场外,两人目不转睛。

  即便他们身份不凡,此刻也生出一种紧张与兴奋之感。

  尤其是卡米拉。

  对于她而,钱就是一窜无用的数字,商场生意也不过是动动嘴皮子。

  她更在意的,是自己那颗骄傲的心。

  从小到大,她就是家人眼中的公主,是外人眼中的天之娇女。

  精通九国语,剑术,马术,拳术,柔术,格斗,赌术,钢琴,绘画,设计……无论是什么,她几乎一学就会,而且能达到相当的高度。

  世界上真的有一种被成为天才的人,而卡米拉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无论做什么,她都没有失败过。

  她不仅漂亮,而且有着较好的家世,再加上自身的才气,不夸张的说,她拥有世界上所有女人想要追求一切的特质。

  她也是这样认为的。

  在她看来,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完美的人。

  这种心态,一直伴随着卡米拉成长。

  从而造就那颗无比骄傲的心。

  但这一切,在不久前被一个华夏人无情的打碎和践踏。

  所以她也不顾一切想要战胜对方。

  奈何,上次赌术比试,她再输一局。

  不过这一次,她对北岛充满了强大的信心。

  一定会赢。

  “嗤。”

  就在她思索着,北岛出剑了。

  这一剑,快若闪电,仿似奔雷。

  虽然只是木剑,但空气中却响起了极其刺耳的音啸。

  一剑出,风运动。

  虽是一剑,却似无数剑从四面八方袭来。

  如此之势,谁与匹敌。

  哪怕的场外的维文,都生出了窒息的感觉,哒哒哒,下意识后退不止。

  即便见过北岛出剑的卡米拉,同样满面兴奋,一双眸子中充斥着很少看到的崇拜。

  她不得不承认。

  这才是真正的剑术!

  自己曾经学的那些,在这一剑面前,根本上不了台面。

  然而。

  她却不知道,北岛的这一剑,在夏天眼中,同样上不了台面。

  眯着眼,望着袭来的一剑。

  夏天扬起手臂,木剑在虚空划过。

  速度非常快。

  快的在场几乎没有人看到。

  纵是出剑的北岛也只看到一抹残影而已。

  “当。”

  寂静的房间内,徒然响起犹如金属铿锵般的交击声。

  维文和卡米拉一惊,下意识望去。

  然后。

  两人的脖子同时转动,他们的嘴巴同时张大,他们的眼睛同时瞪圆。

  那动作,犹如两个机器人一样。

  “啪。”

  声响再次传来。

  一柄木剑跌落在了地上。

  哒哒哒。

  北岛后退不止,两手空空。

  如果细看的话,他的右手虎口,竟然破裂了。

  就在刚才,双剑相撞的刹那,他感觉木剑像是被一座山强压一般,瞬间脱手飞出。

  一剑。

  只是一剑。

  他败了。

  站稳之后,北岛的脸上充斥着极其强烈的不可置信,神色之间写满了不甘与不信。

  以及……瞬间喷发的怒火!

  一个剑道武者,被人将剑挑飞……

  而且是被自己之前蔑视的一个华夏人!

  耻辱!

  奇耻大辱!

  尊严被彻底践踏!

  一瞬间。

  绝对是一瞬间。

  前后反差之大,令北岛的脸色骤然狰狞扭曲,额头上青筋暴跳,那双阴冷的眼睛,刹那布满了血丝,犹如火焰一般涌动。

  “八嘎!”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也不可能接受,绝不会接受!

  大吼声中,他快速跑向右侧。

  但他没有去捡那把跌落的木剑,而是顺手拿起自己一直佩戴的武士刀,锵的一声,抽刀而出。

  夏天静静伫立此间,不语。

  只是神色之间已然变冷。

  “住手!”

  “北岛,你干什么!”

  卡米拉和维文同时大喝,两人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尤其是卡米拉,她虽然骄傲,但绝不是一个输不起的女人,更不允许别人破坏自己的游戏规则。

  但她仍然低估了北岛的无耻程度。

  嗖。

  他手持长刀,大步奔袭,冰冷的刀锋在半空之中划过一波森寒的弧度,横扫夏天脖颈。

  夏天身形后仰,犹如软藤受力,刀锋贴着面部划过,他瞬间弹身。

  “死!”

  北岛眼带寒芒,如影随用,幽幽的刀光犹如一片水幕飘在半空,折返而回。

  嗖。

  夏天面无表情,不喜不悲,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一团,而后半空龙翻身。

  整个人贴着刀锋翻了出去。

  “死!”

  北岛又惊又怒。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绝招竟然会被这样轻易的化解,手翻一翻,掠空的刀锋猛然在半空划过一道惊人的弧度。

  高高扬起,一刀劈斩而下。

  这一刀,由横扫变斜斩,也只是一刹那。

  “呀……”

  场外的卡米拉不由惊呼起来,维文更是面色煞白,愤怒到了极点。

  夏天的神色越来越冷,身随心动,心随意动,向后轻轻退了一步。

  这一步,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距。

  第三刀劈空。

  北岛力尽。

  身为神道流三大高手之一,从来没有人能在自己这三刀之下还能完好无损。

  但此时,此刻,他呆住了。

  “这就是神道三刀流吗,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一柄木剑已然在视野中极速放大,空气中传出一道无法形容的高亢撕裂之音。

  听到这声音,北岛大骇,浑身刺骨冰冷,下意识举刀相迎。

  而场外的卡米拉和维文,则再次张大眼睛,骇然失色。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嗤嗤嗤……”

  场内传来犹如破布条被撕裂的声音。

  卡米拉和维文也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左侧,右侧,前面,后面……四面八方,都是夏天的身形。

  反观北岛,就像是一个笨拙的木偶,举着武士刀慌乱的舞动着,却每每总是慢上一步。

  到了最后,卡米拉和维文连夏天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只有凄厉的音啸在激荡。

  “天呐……这,这是魔法吗?”维文一脸骇然。

  “不,不是魔法,这是神奇华夏的剑道,是真正的剑道。”卡米拉却是充斥着亢奋。

  “杀!”这时,场内骤然传来一声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