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06章 各有盘算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木庄园。

  一辆豪车缓缓驶入。

  车内后座,林子风咬牙切齿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本就阴沉的脸色,彻底扭曲在了一起。

  “老杂种!”

  他满面狰狞,从牙缝里嗤出两个字,随后深深呼出一口气,强压愤怒,点燃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当车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时,林子风心中的怒火终于平息了下去,脸颊上也变得面无表情。

  下车后,他快速进入别墅院子,行走之间,脸上最后一丝愤怒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换而取之的,是一种外人从未看到过的冷静。

  在这短短的路程中,他忽然想到了父亲林江。

  在林子风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去世了,但是这么多年来,父亲林江并没有给他找后母。

  而林子风也知道,父亲在外面也没有女人。

  他曾有一次好奇的问过,为什么不找一个贴心的女人在身边服侍。

  “女人是弱点,是祸水。”

  这是父亲当时给出的答案。

  并且一再告诫他,不要过于沉迷女生。

  对此,林子风表面上应承,可是却从未当真,也很难认同。

  既然父亲让他在外面扮演一个纨绔二世祖,怎么能不好色。

  他一直以为,好色和女人是两码事,他会将那些女人当作发泄工具,却不会真的将她们心上。

  这样的观念,一直存在于今日之前。

  可刚才的短信,以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隐隐约约明白了父亲的那句话……

  女人真的是祸水啊!

  思绪间,他进入客厅,一路不停,很快上到三楼,走至书房前,整理一下仪容,身手轻轻敲门。

  “进来。”

  林子风推门进入,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书桌前,正捧着一本三国的父亲……林江。

  “爸。”

  林子风小心翼翼打了声招呼,站在门口不敢动。

  “坐吧。”

  林江把书放下,平平淡淡瞟来一眼,“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和我说一遍。”

  “呃……是。”

  林子风垂头丧气走至书桌前,缓缓坐了下来,“今天上午,我去花草市场逛街……”

  他没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因为他知道,即便自己不说,父亲只怕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待他说完,便低下头,沉默不语。

  “子风,这些年来,你一直以纨绔的姿态出现在外面,这一点很好,可以让人忽视,也可以出其不意。”顿了顿,他神色复杂,“可是有一点,你做的不好,我曾经不止一次和你说过,女人是弱点,更是祸水,可你一直不曾往心里去,甚至,你为了证明自己,通过一系列手段把李柔变成你的人,给金东带了一

  顶绿帽子,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呃……您,您怎么知道……”

  林子风张大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关于的一切,我怎么能不去关注。”林江摇了摇头,“可即便如此,李柔又有多少价值?和今天相比呢?你只是看上一个女人,结果踢到了铁板上,而且这件事,肯定会被金东利用,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爸,对不起。”

  林子风赶忙站起,低着头,“李柔发短信告诉我,金东的确想要利用这件事敲打我……”

  未说完,林江打断了他,“敲打你是在针对我,你是我儿子。”

  “我……”

  林子风张了张嘴,却是无以对。

  “这是一个教训,你要记住。这件事到此为止。”

  林江挥挥手,示意他坐下,又道,“这些年来,我们林家和金家的矛盾越来越大,就差撕破脸了,这次我会退一步,如果金东不知足的话,我不介意用另一个方式,让千峰彻底改姓林。”

  闻。

  林子风眼睛一亮,骤然抬起头,心下跟是一阵澎湃。

  父亲终于要动手了吗?

  ……

  同一时间。

  金世庄园。

  “阿柔,帮我招呼夏女士,小鱼小雀,你们也一样,不许乱跑。”

  说完之后,金东看向夏天,“夏先生,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好啊。”

  夏天笑了笑,神色之间并未惊讶。

  “请。”

  金东脸上流露一抹赞赏,做邀请状。

  两人上到二楼,同样进入一间书房。

  坐下后,金东亲自为夏天泡了一杯茶,“这是正宗的西湖龙井贡茶,市面上很难买得到,夏先生尝尝。”

  夏天却是没有端起茶杯,而是开门见山道,“金先生,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有什么事就直说把。”

  闻,金东一怔,随即眉头舒展,笑道,“夏先生果然是痛快人,是我多虑了。”顿了顿,他的双目凝视夏天,观察他脸上的表情,同时又道,“今日林子风的十八个保镖,都是小刀社的人,其中有八人是地下黑拳出身,五个人达到了黄级战力,一个则是玄级战力,以夏先生的身手,想

  必应该知道这些吧。”

  夏天点点头,静静等待下文。

  “夏先生果然是高人。”金东眼睛一亮,神色之间变得真诚起来,“夏先生,我不想说一些弯弯绕,也不想以此来找什么借口,我只有一个目的,想请你保护我女儿和小雀几日,金某必当重谢。”

  夏天皱起了眉头,“既然金先生知道黄级和玄级战力,想必身边也有高手吧,你可以给她们安排保镖。”金东当即苦笑,“我自然也安排了,可那两个小丫头实在太调皮,经常趁人不备自己溜出去,我总不能让人二十四小时跟着吧,或者将她们关起来?最关键的是,我最近比较忙碌,不能一直守在她们身边约

  束。”

  夏天挑了挑眉头,忽然问出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是不是还有个女儿叫金小秋?”

  嗯?

  金东不由一惊,神色之间浮现一抹很少看到的惊讶,转而变得凝重,而后是敌意。

  夏天笑了笑,又道,“放心,我没有调查你,我有个朋友曾跟我说起过金小秋这个名字,我也是刚刚想起来的,所以随意问了一下,这么说来,你真的有金小秋这个女儿了。”

  “你朋友?”

  金东凝视夏天,“可以说是谁吗?”

  显然,经历过诸多风雨的金东,不怎么相信所谓的巧合。

  “秦岭。她叫秦岭。”

  夏天并未隐瞒,说道,“秦岭曾说,她在金陵曾有两个闺蜜,一个叫李文丽,一个叫金小秋,但那个李文丽的女孩,却是利用她和金小秋的身份,嫁给了林家一个叫……叫林子……”

  “林子山!”

  金东接过了话,神色复杂看着夏天,“看来是我误会夏先生了,你真的认识秦岭那丫头,而且关系应该很好,不然的话,她不会和你说这些。”

  “为什么?”夏天诧异道。

  “因为……”两个字说出,金东的神色之间变得愤怒,拳头攥紧松开三次,愤怒又变成了痛苦,“小秋她……她已经,已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