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23章 熟悉的对话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上十点。

  金陵中医院。

  林江拖着疲惫的身形钻进了加长林肯,车缓缓驶离。

  从金东遇袭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而金东此刻仍然在紧急抢救中。

  也是因为此事,千峰集团内部引发大震动,他这个副董事长出面才勉强压下去。

  很简单,千峰集团属财团性质,中低高层的结构,必然是以林家和金家两大派系为主。

  现在金东出事,林家派系自然蠢蠢欲动,而金家派系则危机感十足。

  在这样一种情形之下,林江很清楚,绝不能撕破脸,否则的话,即便金东真的死了,以他妹妹金秀的能力,也能让两家两败俱伤。

  安抚好内部之后,他特意赶来医院,安慰了一番金秀,这才离开。

  林肯车汇入车流,一路疾驰,很快来到了水云间别墅小区。

  来到自家别墅之后,林江上到三楼,进入书房,坐在书桌前,点燃一根雪茄,安静的抽着。

  许久。

  外面传来小心翼翼的敲门声,林江道了一声进。

  一名面无表情的保镖推门进入,恭敬道,“林先生,人来了。”

  “带进来把。”

  “是。”

  约莫一分钟左右,书房进来一个中年。

  “林爷。”中年微微躬身,语态恭敬。

  “来了,坐,坐坐。”林江顿时面带笑容,站了起来,并且亲自递给中年一根雪茄,“老胡,幸苦了。”

  “林爷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中年人赶紧伸双手接过雪茄,脸上是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胡枫!

  中年竟是金东的贴身保镖之一,亦是今日枪击案幸存的四人之一。

  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四人自然要接受详细调查,现在已经被放出来了。

  并不是说警察无能,而是当时的状况几乎完美。

  唯一不同之处,便是叛变的是他们。

  除了这一点,胡枫四人并不需要说谎,所以暂时无事。

  当然,他们已经被告知,不允许离开,随时随地接受警方询问。

  “对了老胡,当时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形,现在详细和我说一说。”

  林江之所以敢在这个档口秘密见胡枫,完全是出于自身老辣的经验。

  而且他也需要详细了解,从而做到心中有数,方便于接下来的布局。

  “是,林爷。”

  胡枫没有一丝一毫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述说了一遍。最后,他的神色之间变得十分凝重,“林爷,我们还是没算到那个女人,事实上,别的保镖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兄弟们干掉了,可是那个女人却在不到一分钟之内杀了我们九个人。而且保护金小鱼和麻小雀

  逃跑了,如果……”

  说到这里,他的内心之中不由一阵心悸,“如果不是警笛声惊动了她,只怕我们都活不了。”

  “那个女人……那么厉害?”

  林江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流露出疑惑与震惊的表情。

  “是,非常厉害。”

  胡枫点了点头,郑重道,“林爷,您一定要小心防卫,虽然他们现在被通缉,可难保不会铤而走险,我们九个人拿枪打她……都打不死……”

  “看来我真应该小心……”

  未说完,林江似想到了什么,唰的一下,猛然站起,又在刹那间坐下。

  但他脸上表情却更加凝重了,快速拿出手机,拨通了林子风的手机号码,

  ……

  夜魅私人会所。

  大厅。

  “啊呕……”

  鲜血已经然后了地面,血腥味分外刺鼻,血气冲天。

  林子风趴在地上,腰部弓曲成了虾米状,张着嘴巴正在不停的呕吐着。

  胃部尚未消化的食物,以及酸液全都吐了出来。

  足足三分钟,他才停下,感觉舒服了许多。

  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舒服的表情,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又下意识看向沙发上冷冷盯着自己的夏天。

  “啊……”

  他再次尖叫起来,整个人瘫软地上,像是羊癫疯一般剧烈抽搐着。

  “三天前,你曾经向我道歉,我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从此之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寂静的大厅中,夏天平淡的声音响起。

  林子风的身形不由一僵,神色之间浮现着懊悔与畏惧。

  “你们父子对付金家,那是商场与生意,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可你们父子不该算计我。”

  夏天的声音并不愤怒,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杀了金东,嫁祸于我,然后在杀死我,死无对证,我真的很想知道,我什么地方招惹你们父子了?就因为我打了你一顿?”

  咕咚!

  林子风不自禁吞了一口涂抹,脸色煞白无一丝血色。

  “说吧,你想怎么死。”

  这句说说出,再次让林子风的身体剧烈抽搐起来。

  “砰!”

  他以头触地,砰砰砰,不停磕头,哭丧着祈求,“我错了,我错了……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看他犹如死狗一般的模样,夏天摇摇头,将微冲的枪口对准了他。

  “啊……不要……”

  林子风凄厉尖叫,地上来回翻滚,“不要杀我……”

  嗡嗡嗡。

  忽地,他身上的手机急促嗡鸣起来。

  “呵呵。”

  夏天笑了笑,随即道,“接电话。”

  他的声音依旧平静,却充斥着不可抗拒,“如果你是父亲的电话,就拿来给我。”

  闻。

  林子风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毫不犹豫拿出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果然是父亲林江。

  “给我!”

  “我……”

  林子风面色惨白,却是不敢拒绝,一路跪趴着到了沙发近前,将手机递了过去。

  夏天接过,看了看上面一个大大的‘爸’字,嘿然一笑,按下接通键。

  “子风!你没事吧。”

  甫一接通,里面便传来林江急促的声音。

  “呵呵呵呵。”夏天一阵轻笑,重复了曾经的那句话,“原来是林先生啊。”

  嗯?

  电话那头,林江脸色骤然一变,声音充斥着肃杀,“你是谁!子风呢!

  “你猜。”夏天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揶揄,“林先生,有没有感觉我们的对话很熟悉呢。”

  咯噔!

  林江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恰在此时,手机的听筒中传来林子风凄厉的大吼。

  “爸,救我!救我啊……”

  听到这声音,林江脸色惨白,刚要说话,却听夏天一声冷喝,“我有让你说话吗?”

  砰!

  咚!

  喀嚓!

  接连的声音透过听筒传入林江的耳中,他知道,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夏天!你究竟想怎么样!”

  林江嘶声裂肺低吼,“我告诉你,如果我儿子……”话未说完,便被夏天一声浅笑打断,“哈哈。林先生,你可真幼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