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31章 还没有完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晨。

  金陵市的街道上,上班族依旧忙忙碌碌,老人们依旧扎堆晨练,学生们依旧结伴游走。

  对于他们而,没有什么比晨练,上学和上班更重要的事情。

  可是,对于一些特定人群来说,今天清晨所发生的事情,简直堪比一场无以伦比的大戏。

  也带给他们无以伦比的超级震撼。

  警方已经找到金东的下落。

  他不仅没有死亡,似乎身体大有好转。

  而且,也抓住了枪击案的两名‘凶手’,救回了金东的女儿和外甥女。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还不至于让人们惊讶。

  真正震惊的是……林江死了。

  被一个叫李柔的女人开枪杀死,而李柔则被警方击毙。

  最关键的是,李柔是金东的女人。

  那些嗅觉灵敏的人,立刻察觉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对此非常好奇,纷纷打探这件事的内幕与真相。

  没过多久,一则劲爆的消息从不知名渠道以恐怖的速度传播在特定的圈子里。

  原来,金东枪击案背真正的凶手,竟然是林江。

  众所周知,金家与林家合作创建千峰集团,这些年来,已然成为金陵第一财团,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两个金融寡头表面上和谐美好,可暗中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据说如今这个局面,便是双方暗中交锋的结果。

  其中算计与反算计,背叛与反背叛,阴谋诡计层叠不出。

  一时间,关于这件事立刻成为圈子里议论的话题。

  更有许多流蜚语在以讹传讹之下被纷纷夸大。

  事实上,别说是外面这些人,即便警方内部,此刻也没有把事情的真相理顺。

  不能是他们无能。

  而是有很多地方解释不通。

  例如,李柔为什么要杀林江,为什么要对警察对射?

  例如,警方进入院落之后,林江的十八名保镖为什么全都倒底昏迷。

  例如,金东是怎么在悄无声息之下离开的医院。

  例如,他分明身中三枪,已然垂危将死,为何在短短几个小时,变得生龙活虎?

  类似的疑惑,有很多很多。

  警方从金东口中根本问不出什么,因为很多诡异的事情,都是在他中枪之后发生的。

  警方重点关照了另外两个人。

  那个之前被警方误认为凶手的通缉犯……夏天与仙蒂。

  只是……

  就在他们即将展现深入调查之时,忽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从而不得不放弃。

  因此,刚到中午时分,夏天便与仙蒂离开了警局。

  离开的时候,张立辉等干警的目光十分复杂。

  尤其是张立辉,出于一名老刑警的本能,他可以断定,很多事情就是眼前这两个人所为。

  例如,盘山山顶小刀会二十多人的尸体。

  例如,胡枫四名幸存保镖的消失。

  例如,金东在医院消失及他的身体状况。

  所有一切,都和这两个人有关。

  但知道归知道,已经不能继续深入调查下去了。

  夏天与仙蒂出来之后,并没有与金东见面。

  因为林江的死,牵扯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哪怕金东身体转好也忙的脱不开身。

  他们只是给金东打了一个电话,谢绝对方挽留,两人在街上随意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开始闲逛起来。

  “你不是一直想回去吗,现在事了,怎么又不走了?”

  仙蒂对于夏天的举动有些好奇。

  “还有一件事没做。”夏天并未隐瞒,“今天晚上我准备去秦家走一趟。”

  “秦家?”仙蒂一愣,旋即恍然,“秦岭家?”

  她在华夏已有一段时间,早已经将夏天身边接触之人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

  “嗯。”夏天点点头,“我去证实一件事。”

  “需要我一起吗?”

  “不用,我自己就行。”

  ……

  “好,太好了,哈哈哈……”

  一栋别墅中,秦瑞荣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万分,“老四,现在林江死了,而金东又无暇分身,正是我们出手的好机会,千峰集团啊,那可是一块超级大蛋糕。”

  在他对面,笔直坐着一名中年,正是秦瑞盛。

  但此刻秦瑞盛的表情却并不像秦瑞荣那般兴奋,而是微皱着眉头,“二哥,现在真是最乱的时候,我们出手只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秦瑞荣丝毫不以为意,摆摆手,“我们又不犯法,只是通过正常商业手段来阻击千峰,没有人能说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瑞盛摇了摇头,眉宇之间有些忧虑,“二哥,你难道没听说吗,金东身边那个人,叫夏天,我已经查过了,他就是青海那个人。”

  嗯?

  闻。

  秦瑞荣一怔,脸色当即凝重,旋又狰狞,“你确定是那个小杂种!”

  “就是他。”

  秦瑞盛的语气非常肯定,“大哥在病倒之前,雇佣那些人就是为了对付他,没想到他竟然来金陵了,而且认识金东。”

  “如果真是他,那可就太好了!”

  秦瑞荣咬牙切齿,一双眼睛当即凶狠,“当初我去青海,那个小杂种竟然当街打了我,后来更是打断了大哥的腿,既然他来了,就把那个小杂种彻底留下!”

  “不可。”

  秦瑞盛面色焦急,“二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现在林江刚死,牵扯的很大,那个夏天也在其中,如果他出事的话,我们……”

  “不要说了!”未说完,秦瑞荣便打断了他,冷声道,“现在秦家我做主,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老四,我不会在这风口浪尖上动手,对了,你通知家里人,今天晚上全部回老宅,我要召开会议,先处理千峰集团这

  件事。”

  闻。

  秦瑞盛张了张嘴,最终叹息一声,站起身向外走去。

  他很快坐车离开了别墅。

  “唉。”

  望着窗外的风景,他再次叹了一口气,“如果三哥在的话,秦家一定会更好吧。”

  想到三哥秦瑞昌,秦瑞盛的眉宇之间浮现一抹阴骘,旋又自嘲一笑。

  “三哥,都是兄弟啊……你让我怎么办……”

  摇摇头,将一些杂乱的思绪抛之脑海,秦瑞盛摸出手机,略微犹豫,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他还是不同意秦瑞盛对夏天动手。

  因为,自从老大秦瑞繁的儿子,秦江带着张茵和李文丽从青海吃瘪回来之后,秦瑞盛便开始调查那个叫夏天的年轻人了。

  越是深入调查,他感觉对方越发不简单。

  果然。后来老大和老二先后去青海,全都土头灰脸的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