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38章 云伊诺的心事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间一晃,三天而过。

  夏天又恢复到之前的无所事事之中。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懒了。

  不想出门,不想逛街,除了上网玩儿游戏之外,剩下的时间不是睡觉就是发呆。

  这样生活……很好。

  很惬意。

  完全是他理想中的一种生活。

  “唉……真不想逛街啊,大热天的……”

  下午五点,夏天走出公司,有些垂头丧气。

  今天是周末,云伊诺已经接连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让他陪着散步。

  走至街边,无精打采拦了一辆出租车,由于是上下班时间,足足四十多分钟才赶到青海大学。

  校门口,云伊诺早就翘首以盼,看到夏天从出租车钻出后,当即欢天喜地跑了过来。

  “夏天哥哥,你来了。”

  “嗯。”夏天温和一笑,“等久了吧。”

  “我也刚来,我们走吧。”

  有些人便是如此,即便简简单单,也会在一颦一笑之间成为瞩目的中心。

  云伊诺本就是个美人坯子,此刻更是美的过份了。

  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大号t恤,下面是一条蓝色休闲裤,将一双腿衬托的修长纤细,下面蹬着一双白色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靓丽青春。走动中,她那一头浓密的黑发随风飘荡,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蛋,犹如精雕细琢的美玉一般,还有那双黝黑的凤眸,一眨一眨,带着一丝俏皮,透着一抹灵动,会让任何人看到之后,就舍不得挪开

  目光。

  “我靠……包养不起女大学生的男人伤不起啊。”

  望着靓丽无比的云伊诺,出租车司机好半晌才恋恋不舍挪开目光。

  随后瞟了一眼没精打采的夏天,顿时迸发满脸的羡慕嫉妒与愤恨。

  不要脸!

  简直不要脸!

  竟然勾搭大学生。

  司机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开着出租车消失了。

  “想去哪儿吃饭,我请你。”夏天温和笑道。

  “现在还早呢。”

  云伊诺挽住夏天的臂弯,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夏天哥哥,我大二了。”

  “嗯。”

  “我明年大三,后面大四就能毕业了。”

  “嗯。”

  云伊诺偷偷瞟了一眼夏天,随即装作若无其事道,“毕业后,我想留在青海然后找一份工作……”

  “嗯……嗯?”夏天一怔,“你已经有了对自己未来的长久计划?”

  “是啊是啊。”云伊诺犹如小鸡啄米,忙不迭时点着头,然后摆着手指头,“我之前不是说过嘛,等毕业后我要做夏天哥哥的女朋友,夏天哥哥不是在青海嘛……”

  未说完,夏天的神色之间变得极其认真,“你是我妹妹,永远都是。”

  这句话说出,云伊诺的娇躯不由一颤,随即嘻嘻一笑,“我当然是你妹妹啊。走吧夏天哥哥,我们去前面美食街。”

  说罢,松开臂弯,蹦蹦跳跳当先跑去。

  但她的眼眶却有些微红,一层水光在眼内转动,旋又迎风而散。

  接下来,云伊诺如以往那般,拽着夏天穿梭在美食街的街道上,像是鸟雀一般叽叽喳喳不停。

  待到华灯初上,两人又进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饭店。

  吃罢之后,已是晚上将近九点,在送云伊诺回学校的路上,夏天发现对方似有心事一般,沉默了。

  “怎么了?”夏天面色关切,“心情不好?”

  云伊诺没有做声,却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嗯?

  夏天愣了愣,笑道,“能说说为什么吗?”

  “我……我想奶奶了……”云伊诺低着头怯怯说了一句。

  夏天当即错愕,而后沉默不语。

  “夏天哥哥,我爸妈死的早,我和哥哥基本上是被奶奶一手带大的。”

  云伊诺的眼眶微微发红,轻声说着,随后瞟了一眼夏天,又继续道,“那时候我很不懂事,经常让奶奶操心,甚至离家出走过。”

  夏天没有打断她的话,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静静听着。

  “后来,哥哥牺牲了,我才长大……可刚长大没几天,奶奶也走了,然后我被带到了雷霆哥哥家里。”

  “雷爸爸和雷妈妈都很喜欢我,他们都夸我很懂事。”说到这里,云伊诺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可是……可是我还是很孤独,又不敢让雷爸爸和雷妈妈看到。”

  顿了顿,云伊诺抬起头,深深看着夏天,“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就知道夏天哥哥,所以我每当感到孤独的时候,也会想起夏天哥哥,因为我知道,夏天哥哥一个人在国外,一定和我一样很孤独……”

  话音落下,云伊诺泪眼蒙蒙,却倔强的轻咬着嘴唇,没让泪水留下。

  夏天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即将烟蒂掐灭,温和一笑,“想不想听我的故事?”

  闻,云伊诺脸上的悲切减少几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想。”“我从生下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爸妈长什么样子。”夏天脸上并未愤怒,淡淡道,“我在小时候憧憬过,随着长大憎恨过,后来便将他们抛之脑海,当成陌生人,可是有一天,我却得知,父母并不是要抛弃我

  相反,他们为了保护我,不得已才离开。”

  “我是跟着师傅长大的,小时候也问过,师傅告诉我,我是被他捡到的。”

  夏天轻轻叹了口气,“后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参军当兵,认识了很多比堪比亲兄弟的战友。”

  “后来呢?”云伊诺忍不住问道。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师傅死了,我的很多战斗都牺牲了。”夏天轻声道,“回来之后,我也知道,我爸死了,我妈生死不明。有时候我就在想啊,是不是我的命太硬,把我的亲人朋友都克死了。”

  云伊诺的心口莫名一痛。

  “后来,我不敢和朋友走的太近,甚至不敢交朋友,我怕会连累她们。”

  他自嘲一笑,“但我仍然高估了自己的心志,来到青海认识了几个朋友,但仍然时不时的会连累她们。”

  说到这里,他直视着云伊诺,“伊诺……”

  未说完,夏天眉头一皱,转身望去。

  后面大步走来一名青年,目光阴冷。

  哒哒哒。与此同时,前面也走来一名中年,面带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