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44章 事了拂衣去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病房中。

  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盯着病床上的病人。

  确切的说,盯着刺在病人身上密密麻麻的银针。

  此刻,这些银针仿似被灌注了灵性,正在轻微震颤着,且传出一种特殊的嗡鸣声。

  这……

  目瞪口呆。

  别说那些没见过这一幕的田院长等人,即便见过两次的孙副院长同样激动莫名。

  他可以肯定,这种针法绝不是夏天曾经施展过的火烧云。

  可是却有一种感觉,这种针灸之法更加神奇。

  “嗡……”

  密密麻麻的银针依旧在轻颤着嗡鸣,声音轻柔,却持续不断。

  远远望去,犹如一只银色的蝴蝶趴在病人身上,正在忽闪着翅膀。

  “这……就是东方的巫术?”

  加尔斯也瞪大了眼睛,捂着小嘴呆呆看着。

  她在西方的教育体系中成长,从小灌输的理念中,东方所谓的中医,就是巫术。

  巫术这两个字,并不是褒义词。

  不止她一人,在很多西方人眼中,东方的中医巫术都是骗人的。

  可眼前一幕,却是让加尔斯有些发懵。

  她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嗤嗤……”

  忽地。

  传来声响。

  只见病人双手十根手指肚上的银针,一股股细细的黑色物质,正顺着阵眼流淌。

  这是血液参杂的杂质与脓液。

  带着刺鼻腥味。

  足足十多分钟,黑色粘液才止住流淌。

  夏天的手自始自终按在病人的脉搏上,神色淡定。

  而田院长和孙副院长则是经历着紧张,兴奋,激动等种种情绪。

  两人在观察那些银针的同时,也在关注着病人。

  他们都发现,随着黑色粘液的流淌,病人的心跳和呼吸等特征,越来越平稳。

  尤其是田院长。

  夏天虽然在中山医院留下传说,但他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神奇的一幕。

  “神奇,太神奇了。”

  老人面色激动,不自禁喃喃自语,“这就是用针灸止血祛淤之法……夏先生,像这种急性病能去根吗?”

  “已经痊愈了。只是小毛病。”

  夏天笑了笑,说道,“一会病人醒来就能和往常一样,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们还是开两幅健脾的中药。”

  “好,好的,我记住了。”

  田院长连连点头,而夏天则开始拔针。

  看到此,旁边的加尔斯忍不住询问,“这就……结束了吗?”

  刚才的针灸之术虽然让她惊讶,可夏天前后施针也不过二十多分钟,这么快就好了?

  加尔斯还是有些不相信,更感到不真实。

  要知道,若是做手术的话,动辄也得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也很常见,甚至有些病症抢救个几天也不是没有过。

  可现在短短二十多分钟就结束,仍然让加尔斯很难接受。

  夏天没有回答,只是随意瞟来一眼便收回目光。

  他将最后一根银针拔出之后,屈指在病人喉间轻轻一弹。

  “呼……”

  霎时。

  病人传来重重喘息。

  “啊……”

  下一刻。

  他还没睁开眼睛,犹如神经反射一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父亲……”

  加尔斯惊呼一声,赶忙跑了过来。

  “爱丽丝?”

  病人睁开眼,眼神带着迷茫,看着眼前的爱丽丝.加尔斯,用流利的英文问道,“我这就是在哪儿?”

  “父亲,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爱丽丝的脸上充斥着喜悦,“您不记得了吗,今天爬山时不小心摔倒了……”

  “哦,卖糕的,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吗?见鬼,这是什么味道!”

  病人吸了吸鼻子,低头看着自己赤着的上半身,随后抬头起望向四周,在看到一众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之后,当即错愕,紧接着满面笑容。

  “是各位医生治好了我吗?谢谢各位。”

  他说的是英文,田院长等人虽然不明白,却也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只是爱丽丝.加尔斯的神色之间有些复杂。

  她缓缓转身,面朝众人,深深鞠躬,“田先生,各位先生,我为自己之前的无理和冒犯,向各位道歉。”

  “不客气,主要是加尔斯小姐没见过我们的中医。”

  “是啊是啊,刚才那不是巫术,而是中医的针灸。”

  田院长和孙副院长客气道。爱丽丝歉然一笑,又看向了正在用消毒水清洗银针的夏天,再次躬身,“夏先生,我非常感谢您,在西方世界,像我这样的人很多,对华夏中医有着很普遍的理解,很多人提到中医,首先联想到的,便是东

  方的巫术,但这一次,我见识到了中医的神奇,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夏天依旧在消毒银针,闻后,抬起头瞟来一眼,“你们西方的医药公司为了打击中医,抛出了中医骗子的观点,又抓住几个失败的案例,然后进行大肆宣扬,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啊,不过无所谓,不仅你

  们西方人,现在就是我们国人,大多也对中医存在误解,不差你们西方人。”

  这句话说出,爱丽丝.加尔斯有些尴尬。

  但田院长和一众专家却是沉默了。

  他们都能听得出来,夏天的话很消极。

  可是不能否认,他说的是事实,而且已经形成了一种趋势。

  哪怕有很多老中医试图挽救,但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这时,躺在床上的病人忽然开口,“爱丽丝,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说话间,他穿起病号服,直接下地,站起身,精神抖擞的拍了拍爱丽丝的肩膀。

  “爸爸,事情是这样的……”

  爱丽丝苦笑一声,神色复杂,并未隐瞒,就要将事情的经过告知父亲。

  只不过,刚说了半句话时,她的娇躯不由一怔。

  然后,缓缓低头,看了看拍在自己肩头父亲的那只手。

  霎时。

  面色错愕,两只眼睛不由瞪圆,紧接着抬起头看向病人,“爸爸,你的手……”

  “我的手怎么了……呃!”

  未说完,戛然而止。

  病人猛地抽回手,然后抬起另一只手,双手并排,放在眼前平视。

  两只眼睛瞪得凸大。

  一眨不眨。

  死死盯着。

  几秒之后,他的神色之间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激动,看着爱丽丝,“爱丽丝,看到了吗,我的手不颤抖了……你看到了,快告诉我不是作梦……”

  “是真的爸爸,不是作梦。”

  爱丽丝同样很激动。

  她的父亲早在几年前,因过度劳累,双手便经常不由自主的颤抖。

  自然也经过治疗,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可之后又发生了,且越来越严重。

  尤其近几年,双手拿刀叉吃饭都变得困难。

  可是现在……父亲的手被治好了?

  她又下意识瞟去,不由一愣。刚才还在用消毒液清晰的夏天已然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