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88章 以身为饵?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间一晃三天而过。

  三日来,夏天的生活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

  可是他知道,在这风平浪静之下,却涌动着寻常人看不到暗流。

  事情的起因,就是那天在福满园所发生的一切。

  他将白家白子真打了,更将焦飞打断四肢,也让京城几个二流家族的子弟自抽耳光……

  无论白家还是焦家,都没有第一时间报复。

  但并不等于这件事就算完了。

  夏天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人的尿性。

  无非是暗中调查他的来历,然后伺机出手,一击致命。

  不过夏天没时间陪他们玩儿,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上午九点,他背着一个很大的挎包,独自来到了青海机场。

  嗡嗡嗡。

  刚进入候机室,手机忽然急促嗡鸣。

  看到上面号码,夏天并未犹豫,当即接通。

  “天哥,白家已经来人了,可能要对付你,你要小心。”

  电话里面传来雷霆的声音,只是这声音中不仅没有紧张,反而有些兴奋,“接下来怎么办?我早就想踩一踩京城那些浅水王八了。”

  关于三天前的那件事,夏天自然不会隐瞒雷霆,而且还需要他帮着留意动静。

  夏天不答反问,“焦家呢?”

  “那个叫焦飞的小家伙已经被送回云贵了,不过那位焦王爷却是没有动静。”

  焦王爷,真名焦玉堂,也是焦飞的父亲,表面上是一家企业的老总。

  但实际上,他是云贵货真价实的土皇帝,真实身份是某些利益集团的代理人。

  他掌控的企业不过是掩人耳目,暗中却是违法乱纪,走私军火,贩毒,无恶不作。

  不夸张的说,此人在云贵可谓一手遮天。

  他能在云贵称霸这么多年而无事,一方面此人极为谨慎,做事几乎不留把柄。

  而另一方面,则是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利益集团为他撑腰。

  这些信息,都是雷霆最近收集来的,虽然有许多不仅详实之处,却是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夏天不由想到三日前的一幕,焦飞在青海宴请古风与白子真,以及京城的那些小王八……

  思绪片刻,他忽然说道,“雷霆,我现在在机场,准备去云贵,十二个小时之后,把我去了云贵的消息放出去。”

  闻。

  电话对面的雷霆不由一愣,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哥,你这是……这是要以自身为诱饵?”

  “算不上,我正好有事去云贵。”夏天的眼睛眯起,声音之中却充斥着杀意,“他们不是想找我麻烦吗,那就来云贵吧,我不介意送他们一个大礼。”

  听到夏天的话,雷霆不仅没有紧张,反而无比兴奋,“天哥,带上我吧?我给你开车,不,我给你端茶倒水……”

  夏天笑骂一声,“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有什么事及时通知我。”

  说罢之后,不给雷霆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

  青海第一人民医院,白子真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面如死活。

  经过医院的检查,他伤的并不重。

  但是,却烙下了一个致命的命根。

  从今之后再也不能人道了。

  当得知自己的状况之后,白子真险些疯了,更是将夏天恨到了极致。

  “子真,你放心,你的病只是间歇性的,有很大的几率可以治好。”

  此刻,病房中还站着一名面色威严的中年人,正是白子真的父亲,白旭!

  虽然白子真不是他唯一的儿子,可他却是白旭最喜欢的儿子,现在竟然被人废了,白旭怎能忍下这口气。

  “你放心,这个仇,我会给你报,你说,你想他怎么死!”

  这句话说出,白子真的眼中射出两道极其怨毒的光芒,低吼道,“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折磨他,我要折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你好好休息养伤,我会让那个小杂种付出代价的。”

  白旭说完,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几名身穿黑衣的保镖守护在那里,白旭刚出来,一名青年迎了上来,“白叔,子真他还好吧。”

  正是古风。

  白旭淡淡点了点头,只是神色阴沉,“那个叫夏天的小杂种现在在哪儿?”

  “他名义上是百花集团的职工,可来历颇为神秘,而且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称为亚瑟王的人,此人开了一个叫宸堡的娱乐城,同样来历不凡,据说和军方之人有所关联。”

  顿了顿,古风苦笑一声,“我曾暗中查到许久,也不曾查出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历,总之两个人的能量都很大。”

  “很大?”

  白旭冷笑一声,拳头攥紧,手指关节咔咔响动,“那个狗屁亚瑟王,是津门雷家的孽种,名叫雷霆。至于那个夏天……”

  他的眼中闪现一抹忌惮,“他是京城夏红衣的弟弟。”

  闻。

  古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他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打量眼前的中年。

  津门雷家!

  夏红衣!

  他既震惊于夏天与雷霆的身份,也惊讶于白旭的能量。

  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查清楚了两人的来历。

  尤其是夏天的身份,带给他极大的震撼。

  既然夏天是夏红衣的弟弟,那岂不是说……他是明家明人的儿子?

  明人,一个很古怪的名字,而且已经死去多年。

  可即便如此,每当被人提起,仍然会令许多人忌惮,甚至……敬畏。

  怪不得夏天敢如此凶狂与嚣张。

  竟然有这样的来历。

  看到古风阴晴不定的脸色,白旭却是冷笑一声,“只是两个小杂碎而已,就把你吓成这样?”

  闻。

  古风一惊,很快收敛情绪,摇摇头,“我只是有些惊讶,白叔,事情的经过你已经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敢把我儿子伤成这样,这是让我断子绝孙啊,不论是夏红衣,还是津门雷家,如此欺人太甚,当我白家没人了吗?”

  感受着他话语中的怒意,古风却是苦笑一声,“白叔,这件事毕竟是我们不占理,如果闹下去的话,只怕不好收场啊。”

  圈子里有圈子里的规则,尤其那些权贵,轻易不会触碰底线。

  若是权贵遇到普通人,没理也是有理。

  可若是同等级的存在,那就需要讲道理和规矩了。

  这件事白子真明显不占理,如果白旭闹下去的话,只会败坏人品。

  “哼,没理又怎样!”

  白旭冷哼一声,“当年的罗家又怎样,还不是被我白家赶出了京城。”

  这句话说出,古风一怔,继而苦笑。白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