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89章 遭遇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贵市素来享有‘春城’之美誉。

  这里四季如春,易居易行。

  云贵不仅是华夏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亦是重要的旅游和商贸城市。

  同时也是唯一一座靠近边境的大城市。

  不论来云贵旅游还是务工,每年的人口流动数量非常大。

  这也就造成了云贵的繁华与一定程度上的混乱。

  不仅仅是治安方面的困难,还有很多毒贩子经常出没这里。

  中午时分,烈阳高照,但云贵的温度并不高,整座城市依旧繁华如常。

  夏天走出机场,拦了一辆出租车,且报出了一个地址。

  “晋明县?”

  司机是一个皮肤黝黑壮硕的中年,此刻闻后,一脸惊呆的看着夏天,“小兄弟,晋明县距离这里上百公里。不好走啊。”

  说完之后,他眼神闪烁,以一种奇特的目光审视夏天。

  显然,这句话的重点在于最后三个字。

  不好走。

  并非看夏天是外地人想要坐地起价。

  而是那个地方实在太远了,途中会走过不少荒凉地带,在那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谁知道会不会发生意外。

  “放心吧师傅,我不是坏人,而且我出双倍的钱,你看怎样?”

  夏天不是第一次来云贵,自然清楚司机的顾虑,努力让自己笑的人畜无害。

  同时拿出皮夹,从里面抽出几张现金,以及自己的身份证,“这是订金,这是我的身份证。”

  “呵呵,小兄弟一看就不是坏人。”

  司机憨憨一笑,并未接现金,而是接过了身份证,仔细打量几眼,随后还给夏天。

  “现金就不必了,小兄弟上车吧,到了地点按表给钱就行。”

  夏天笑了笑,矮身钻进车内。

  出租车缓缓启动,向着高速方向逝去。

  “小兄弟,听你口音是外地人吧?在晋明县有亲戚?”

  “不是。”夏天摇了摇头,神色之间有些复杂,“去看我的一位战友。”

  嗯?闻,中年司机先是一愣,随后面带喜悦,“小兄弟是当兵的,我也是啊,我98年退伍的,我和你说,开车我还是在部队学的,退伍后给分配了一家小企业,后来下岗了,我就用老本买了一辆大发跑出租,

  一晃二十年了……”

  在得知夏天是军人之后,中年司机滔滔不绝讲起部队的往事,而夏天也附和说了几件自己当兵时的见闻。

  这样一来,中年司机彻底打消了疑虑,语态之间明显亲近了几分。

  两人的兴致都很高,随着闲聊,时间也在不经意的溜走。

  但这种气氛很快被破坏了。

  就在车前方,一名带着墨镜的青年站在路中央,扬起手臂,用一根手指点指着出租车,示意司机靠边停车。

  看到这一幕,夏天不由皱眉。

  要知道,他们此刻可是在高速路上行驶啊,竟然有人拦车?

  不止如此,在青年身后不远处,还停车三辆黑色豪车。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三辆豪车中间,还有一辆蓝色pvp极尽奢华的房车。

  “坏了。”

  看到那辆房车,司机却是脸色一变,不敢怠慢,赶忙减速,缓缓靠边。

  “下车。”

  墨镜青年走来,语气冰冷,气焰嚣张,“这辆车我征用了,赶紧下车。”

  愕然听到他的话,中年司机的脸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可是又不得不赔笑,“大哥,我只是小本买卖……”

  “废什么话,让你下车就下车。”

  青年眼睛一蹬,迅速打开车门,一把将司机拽下来,同时口中骂骂咧咧,“你以为老子稀罕你的破车啊,用你车是给你面子,明天去德胜车行拿车。”

  说罢,用力一推,中年司机哒哒哒后退不止。

  “大哥,我,我现在还载着客人……”

  “啪!”

  未说完,中年面色不耐,反手就是一记耳光,结结实实抽在了司机的脸上,嘴角当即破裂。

  “还有你,耳朵聋了吗?”青年将目光对准了夏天,“给老子滚下来!”

  闻。

  夏天的眼睛当即眯缝起来,凝视青年,又瞟了一眼满脸苦涩的中年司机。

  最终,开门下车。

  “算你识相!”

  青年眼神冷厉狠狠瞪了一眼夏天,矮身钻进驾驶位置上,随后又看向中年,“傻大个,别自找没趣,知道吗?”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司机嘴角的血迹都没敢擦,面带讨好的笑容,连连鞠躬。

  “好有你。呸!”

  青年向地上吐了口痰,斜睥着夏天,“小子,管好自己的臭嘴,否则的话,老子让你死无全尸。”

  轰!

  一踩油门,出租车扬长而去,而前方的几辆豪车和那辆房车也缓缓启动。

  很快消失在视野中。

  自始自终,夏天都是一脸的平静。

  只是他独自一人的话,自然无惧对方,可若是动手,必然会给司机招来灾祸。

  “小兄弟,实在对不起,没办法送你去晋明了。”

  中年司机擦了擦破裂的嘴角,脸上流露苦笑,“不过你放心,我还认识几个朋友,都是开出租车的,我立刻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谢了。”夏天点了点头,随后关切问道,“老哥,他们是什么人?”

  嗯?

  中年司机一愣,看着夏天疑惑的表情,当即错愕,“小兄弟,你不知道吗?那辆蓝色房车,在咱们云贵独一无二,是焦爷的车。”

  “焦爷?焦玉堂?”夏天也不由讶然,“云贵的土皇帝?”

  “是啊,就是焦爷。”中年司机苦笑一声,“小兄弟,你是不是看不起老哥,白当了几年兵,不仅没有军人的血性,还变成了龟孙子。”

  夏天赶忙摇头,立刻又拿出皮夹,抽出一沓现金递了过来,歉意道,“老哥,是我对不住你,如果不是我打车的话,你也不会遇见这种事,这些钱你拿去看医生,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把车给你要回来。”中年司机没想到夏天会这么做,看着眼前红艳艳的现金,随后苦笑道,“我不碍事,只是挨了一巴掌,不过小兄弟,你千万别逞强啊,以焦爷的身份,怎么可能看得上我的那辆破车,肯定会还回来的。你刚

  才没听到吗,让我明天去德胜车行取车。”

  话虽如此,可夏天却看的清楚,中年司机的眼眶却微微有些发红。他在意的不是车,而是没有办法挺直腰杆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