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94章 方香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快乐迪飞,是一家ktv的名字,同时也是县城档次最高的一家。

  这里不仅装饰环境好,音响设备等硬件设施也相当出色。

  晚上十点,ktv门口的车辆不仅没有减少,反而络绎不绝。

  来这里消费的客人,大多不是本县城的人。

  由于县城紧邻高速出口,而在高速前方,又有一个刚刚开发出来的旅游景点,景色极美,宛如仙境。

  所以才会造成晋明县这种极为特殊的状况。

  分明是落后的县城,可每到晚上却极为热闹。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通过以上两种便利条件,晋明县迟早会迎来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从而摆脱贫困。

  ktv六层,一间豪华包厢。

  包厢中,撕裂的音乐震耳欲聋,十多个男男女女疯狂扭动身体,动作夸张,暧昧,不时发出一声声兴奋的尖叫。

  可是依旧坐在沙发上的方香,内心之中却在无时无刻煎熬。

  从小过着清贫生活的她,对眼前一幕发自内心的抗拒。

  微微犹豫了一下,她碰了碰身旁一个分明年龄不大,但衣着暴露的女孩,柔弱道,“吕曼,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还得上课呢。”

  说着,她偷偷瞟了一眼在场内疯狂舞动身体的一个男孩,随后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般,赶紧收回目光。

  他叫卢北,是吕曼的男朋友,据说家里很有钱。

  当初第一次见面,吕曼介绍时,方香由衷的为好友感到高兴。

  毕竟,吕曼家里的条件也并不好。

  可是随着几次接触,方香却察觉到,卢北每次看向自己的目光,总是充满了邪恶的占有欲。

  后来证实了她的猜测没有错。

  有一次私下里接触,卢北竟然向她表白。

  她拒绝了。

  而且没有告诉吕曼。

  毕竟两人不止是同桌,还是最好的朋友。

  一年前,母亲留下五千块钱走了,在交了学费之后,又省吃俭用坚持了大半年,家里终于揭不开锅了。

  为此,方香不得不在放学之后,去饭店打工用来养活自己和奶奶。

  可她没想到,无论换什么工作,总是没理由的被辞退。

  一次次之后,她将以前打工攒下的钱也都花光了。

  昨天家里已经揭不开锅,就在她为此着急的时候,好朋友吕曼告诉她,卢北可以帮她找工作。

  所以在放学后才跟着来到了这家ktv。

  只是,从见到卢北的那些朋友开始,方香就生出了不好感觉。

  那些打扮的浓妆艳抹的男男女女,看向她的目光则充满了嘲讽与戏谑。

  后来在闲聊中,卢北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调戏自己。

  而身为好朋友的吕曼,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跟着起哄。

  此刻看着眼前画面中的糜烂氛围,方香再也无法忍受了。

  事实上,看着好朋友光鲜亮丽,享受同学羡慕的目光时,方香也曾想过放纵自己。

  尤其在母亲离开之后,她的情绪险些崩溃。

  但她最终坚持下来了,没有堕入深渊。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军人,还有奶奶需要自己照顾。

  “香香,你说什么?”

  吕曼一直在玩儿手机,此刻闻后,眼中闪现异样,很快变成疑惑之色。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还得上学……”方香低声重复了一句。

  闻。

  吕曼一怔,旋即笑嘻嘻挽住方香的胳膊,俨然一副好姐妹的模样,“现在才十点,这样吧,我们十点半再走,你看怎么样?”

  “这……”方香略微犹豫,咬了咬嘴唇,只好点点头,“好吧。”

  包厢中的气氛更加热烈了。

  有人跟随着音乐呐喊,有人疯狂扭动身体,有人在大声喧哗,也有一对男女在角落中偷偷摸摸。

  但方香却有些摇摇欲坠。

  看着她的模样,吕曼的嘴角扯出一抹隐晦的讥诮,随后招了招手。

  原本在地上疯狂扭动的那名蓝色刘海男孩,迈大步走了过来,笑着坐在吕曼身边,“怎么了?”

  说罢,他的眼睛匆匆一瞥旁边的方香,眼中冲充斥着赤果果的占有欲。

  事实上,猛一看去,方香的相貌并不出众,但她偏偏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特性。

  外加她自身独特的气质,会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保护欲与占有欲。

  卢北当初追求吕曼的时候,只是看上她还算漂亮,从未真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女朋友。

  至于方香,在刚开始的时候,同样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随着几次接触,他开始对方香感兴趣了。

  本以为凭借自己英俊的相貌,以及不凡的身份,获得对方青睐轻而易举。

  可让卢北惊讶的是……这个有点土里土气的女孩,竟然拒绝了自己。

  但他没有恼怒,反而更加感兴趣了。

  所以他开始调查方香,并且暗中使了一些手段。

  对方是她的猎物。

  今天,是打猎的日子。

  想到这里,他没有继续掩饰,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方香,尤其对方柔柔弱弱的模样,让他内心犹如野兽般蠢蠢欲动。

  “阿北,她要走了,你准备怎么办?”

  忽地,身旁的吕曼低低开口,脸上流露着灿烂的笑容。

  可是在这笑容之中,却充斥着满满的恶意与嫉恨。

  “呵呵。她走不了。”

  卢北邪恶一笑,舔了舔嘴唇,“我的猎物终究是我的猎物。”

  此刻,劲爆的音乐已经停止,有人开始狼嚎般唱歌,气氛更加热烈。

  而其中的几对年轻男女的动作也更加露骨,时不时发出一声声暧昧的笑声。

  方香再也忍不住了,重新看向吕曼,“小曼,那你玩吧,我先回去了。”

  说罢,站起身作势要走。

  啪!

  忽地,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方香的手腕。

  “你……”方香面色一变,羞愤交加,猛地甩手,“你,卢北,你干什么,放手。”

  “哈哈哈哈。”

  卢北却是大笑了起来。

  笑声引来一道道关注的目光,目光之中充斥着嘲讽与戏谑。

  “方香,你不想找工作了吗?”卢北说出一句话,仍然抓着方香的手腕。

  他的笑声虽然止住了,但嘴角却止不住笑意,淡淡道,“据我所知,你家里已经有两天揭不开锅了吧,听说你还有个眼瞎的奶奶等着吃饭呢。”

  “你,你放手,我的事不用你管。”

  方向身形一颤,奋力挣动,同时求助的眼神看向好朋友吕曼。

  “香香,今夜还是别回去了,就陪阿北一晚吧。”

  只是方香作梦都没想到,吕曼竟然说出一句羞辱之极的话。

  她缓缓站起来,微扬着下巴,笑容中是不加掩饰的恶毒。“和你明说了吧,我家阿北看上你了,只要你肯陪她,你的一切问题都能解决,甚至根本不用工作,阿北就会给你好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