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007章 骗子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爷子虽然将近七十岁了,但平日养生的很好。

  他的皮肤并没有太明显的老皱,甚至胳膊上的肌肉十分结实。

  但是,他的上半身却出现一道道犹如一条条小蛇般的伤疤,这些伤疤大大小小,看起来扭曲狰狞。

  包括柳清清在内,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伤疤,但仍然震惊不已,甚至有些不敢去看。

  即便夏天都是不由一怔。

  之前老爷子曾说过,当了十二年的兵,上过战场,看来所非虚。

  “哈哈,小陆,你身上有伤疤吗,对于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来说,伤疤就是荣誉,一辈子的荣誉。”

  看到夏天惊讶的神色,老爷子爽朗一笑,脸上是不加掩饰的骄傲。

  “我也有一些。”

  刚说完,一旁的柳清清不屑的撇撇嘴。

  只有她知道,这个金玉其外的家伙,是个十足的娘跑!

  夏天笑了笑,并不在意,而是打开针盒,捻起一根一寸银针,徐徐刺入腰间尾椎。

  然后在手臂,后脑等部位连刺五针。

  一旁的孙院长暗暗点头。

  这些穴位是人体经络线上特殊的点区和部位,俗称腧穴。

  其作用是用来麻醉的,也叫针麻。

  不过,当第六针刺下去的时候,在场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当今时代,即便是不懂针灸之人也懂得基本原理。

  比如徐徐刺入,斜着刺入,旋转刺入,力度,角度,深浅,都有讲究。

  但夏天这一针,完全刺进了进去,只留下针尾部分在外面。

  “嘶……”

  孙院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其余众人也是面面相觑,皆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与担忧。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好在老爷子已经被针麻,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夏天却是面无表情,捻起第二根针。

  他刚要刺入,忽然,就在这时,病房中传来急促的嗡鸣声。

  眉头一皱,转目循声望去,手机铃声却是源自于是柳清清。

  “我去接电话。”

  柳清清的俏脸浮现一抹尴尬,说完之后,快速走出病房,将门关闭,这才接通电话。

  “喂,我的大小姐,你在哪儿啊,人都在火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你怎么还不去接人?”

  甫一接通,里面便急吼吼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秦岭。

  柳清清的好闺蜜。

  电话那头说话之人,正是柳清清真正的死党。

  两人在中学认识,并且一起上高中和大学,一起出国进修,如今秦岭更是百花集团的执行总裁。

  和柳清清的冷若冰霜不同,秦岭就是一条妖艳而妩媚的美女蛇。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百花集团的员工,更加畏惧秦岭。

  毕竟,员工若是犯了错,如果被柳清清发现的话,虽然会惩罚,但都是按着公司规章制度出牌,然后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反之,若是落到秦岭手中,这条美女蛇表面上会对你客客气气,巧笑嫣然。

  但只要有公报私仇的机会,便会一直盯着你,直到玩儿死你。

  柳清清这次临时男友的计划,就是秦岭一手策划的。

  但此刻。

  柳清清却是有些发懵。

  秦岭却还在电话中絮絮叨叨,“我说大小姐,你看看你,都火烧屁股了,你还老神在在,我都替你着急,这算不算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呸,老娘才不是太监……”

  “你刚才说什么?”柳清清猛然醒悟,重复道,“什么人在火车站?”

  “我说大小姐,你不会得了健忘症吧,不是说好了我表兄今天来吗?”

  说完,秦岭的语气故作惊恐,“我说姐姐,你不会反悔了吧?”

  柳清清下意识瞄了一眼病房门,声音有些惊恐,“人我已经接到了啊。”

  “虾米?你说啥?人已经接到了?大小姐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不带这样玩儿人的,我表兄已经在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多了几分认真,“大小姐,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我……”柳清清很想承认开玩笑,可是却说不出口,“我在一个小时前就接到人了,而且他跟着我到了医院……”

  “我去……大小姐,我真佩服你,你,你可真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啊,你遇到骗子和坏人了,对了,千万稳住他,我现在报警……”

  柳清清徒然一惊,提高了声音,“不要!”

  嗯?

  电话那头的秦岭一滞,好半晌才问道,“清清,你是不是被绑架了?如果是的话,你就嗯一声……”

  “不是,没你想到的那么严重。”柳清清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带着他来医院了,见到了我的家人。”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柳清清的思绪有些凌乱,深深呼出一口气,“好吧,你也帮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办,事情是这样的……”

  ……

  另一边。

  病房中的夏天却是动作奇快。

  一针接一针的刺在老爷子身上。

  手臂,肩膀,前胸,后背,脖颈,脑袋……每一根银针,都是完全没入体内。

  还有两针,干脆扎在在了眼睛的清明穴和头顶百会穴。

  这可是人体两大死穴啊,直让一旁看着的孙院长不断倒抽冷气。

  这是什么针灸,太过危险了吧。

  孙院长有些怀疑,按着这针法,寻常人只怕早已经死翘翘了吧。

  不过他也看的清楚,柳老爷子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呼吸还算平稳,并未出现任何不妥的异状。

  如此之下,足足一百多针下去,夏天也重重松了口气。

  他捻起了最后一根针,旋转着徐徐刺入老爷子左手中指的指尖上。

  恰在此时,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柳清清走了进来。

  她远远地凝视夏天,神色之间充斥着复杂。

  现在她已经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秦岭的表兄,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按理说,她应该气愤,惊慌,害怕……然而这些全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种复杂到极点的荒谬,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

  这个骗子骗了她,却是救了爷爷的命!

  现在骑虎难下,该怎么办?

  如何应对?

  “天呐……这……这是……不可能!”

  就在柳清清思索之际,孙院长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似乎太过惊讶,以至于他的声调竟然变得分外尖锐,带着颤音。

  嗯?

  柳清清徒然一惊,下意识望去。

  然而。

  一望之下。

  她立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