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797章 其人之道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卢军?焦王爷的人?”

  夏天倒是小小的吃惊了一把。

  他没想到眼前小子的哥哥,竟然和焦王爷联络在了一起。

  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看到夏天止步,卢北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

  既然对方知道焦王爷就好,哪怕他再厉害,也不敢动手。

  想到这里,他嚣张的本性再次显露,“焦王爷是云贵之王,我哥哥卢军是他的心腹,你现在跪下道歉还来得及,否则……”

  “否则怎样!”

  夏天重新迈大步走来,骤然冷喝,“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你……”

  闻。

  卢北两眼瞪大,面色骇然,大声叫道,“你敢动我,我哥哥饶不了你……”

  未等他说完,夏天便已经到了近前。

  然后——

  在四周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中,一脚重重揣在卢北的两腿间。

  “嗷……”

  痛苦到极致的惨叫,只发出半个音节便戛然而止。

  卢军蜷曲着身体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彻底昏死了过去。

  夏天转过身,古井无波的目光掠过角落中几乎吓傻了的众人,淡淡道,“告诉我事情的起因和经过,谁先开口,我放过谁,否则,今天你们全都要死!”

  刚才方香说的并不清楚,而且断断续续,夏天想要明白事情的详细经过。

  当然,他不可能杀人。

  但有着卢北三人的前车之鉴,并不影响夏天吓唬他们。

  这些根本没经历过大阵仗的不良男女,一个个噤若寒蝉。

  尤其是吕曼,一张惨白的脸颊,恐惧的表情,整个身躯犹如羊癫疯一般打摆子。

  “我,我说。”

  “我知道,从头到尾我都知道。”

  “是这样的……”

  并非所有人都是卢北的跟班,只能算作酒肉朋友,闻后纷纷开口。

  “你来说。”

  夏天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指着其中一人道。

  被点名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从他的衣着看出,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纨绔。

  他面呈紧张,颤抖着声音,“是,是这样的……”

  接下来,他断断续续将经过告知夏天,期间,也有几个人补充。

  关于将方香当成猎物的事情,卢北没少和这些狐朋狗友吹嘘,在小圈子很多人都知道。

  待他们说完之后,包厢陷入寂静。

  但气氛却越来越压抑,越来越凝重。

  最后。

  夏天将目光投向吕曼。

  目光很平静。

  甚至很平淡。

  只是……此时此刻的吕曼却感觉自己被狼盯上一样,头皮发麻,面色惨白,汗毛乍立,浑身颤抖不止。

  唰。

  夏天缓缓站起,走向右侧。

  那边的墙壁,一个家伙的手被弹簧刀钉着,鲜血汩汩流淌,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

  “啊……”

  伸手将弹簧刀拔出,带起一道血箭,剧烈的疼痛让那名男孩又清醒了过来,发出痛苦的哀嚎。

  握刀,转身,走向吕曼。

  一步步走来。

  刀尖在滴血。

  “你……你……啊……”

  这样的一幕落在吕曼眼中,夏天仿似魔鬼般的身形,在她的瞳孔中越来越近,也在她灵魂之中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阴影。

  他要杀了自己!

  这是吕曼所有观感得出的讯息。

  一瞬间,她的大小便失禁了。

  然后开始尖叫起来。

  尖叫。

  只有尖叫才能掩饰此时内心的彷徨与恐惧。

  四周所有人也都被吓呆了,一个个手脚冰凉,面色发白。

  扑通!

  未等夏天走至近前,尖叫着的吕曼眼皮一翻,被生生吓的昏死了过去。

  夏天眉头一皱,倒也没有继续动手,转目看向其余众人。

  “不……不要……”

  几名男女颤抖着声音哀求,像是在看着魔鬼一般的恐惧目光望着夏天。

  夏天冷冷道,“把你们的药全都拿出来。”

  不敢有丝毫怠慢,几个家伙颤抖着摸向口袋,不到片刻,桌子上已经堆满了一个个粉红色的透明小袋子。

  里面的药可谓五花八门,有迷药,有摇头丸,还有烈性春药。

  “很好。”

  夏天点了点头,缓缓俯身,伸手在吕曼人中上掐了几下,随后静静凝视她。

  无意识呻吟一下,吕曼缓缓张开了眼睛,可视野中,是一双冷漠到极点的面孔。

  刚要尖叫,却听夏天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杀了你。”

  说着,扬起手中的弹簧刀,在昏暗的灯光下,闪动着森然冷光。

  “不,不要……”

  吕曼吓得再次尖叫,可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第二,将这些药,全都给他吃下。”

  用刀指了指地上昏死过去的卢北,“如果让我满意,我会放过你。”

  愕然听到这句话,吕曼连滚带爬本能抓起桌子上的药,只是看到卢北,猛地清醒过来。

  此时此刻,她心中恨到了极点,也悔到了极点,害怕到了极点。

  这可不是一种药,三四种不同类型,不论谁吃下,绝对没有好下场。

  “我数三个数。”

  夏天站起身,目光掠过吕曼,看向其他人,“还有你们,一起帮忙,否则,全都要死!”

  死!

  这个字,犹如催命符一般炸响在众人耳畔。

  他们只觉得心脏像是被重重敲了一记,呼吸窒息,脸色犹如白纸一般凄惨。

  他们不认为对方在吓唬自己。

  眼前这个青年绝对是个狠人,绝对!

  他绝对敢杀人,绝对!

  相互对视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狠色。

  死道友不死贫道!

  即便这些没有经历多少事情的不良男女,也明白这个道理,先把眼前这一关过去再说。

  一时间,纷纷动手。

  倒水的倒水,拿药的拿药……最后,将所有药物全部溶解在一杯水中,战战兢兢灌进了卢军口中。

  “希望这件事能给你们个小小的教训,记住,任何事走错,做错,就要付出代价!”

  说罢之后,夏天转身就走。

  包厢外,方香静静站着。

  她娇小的身形看起来柔弱而孤独,一双眸子中充斥着焦虑与担忧。

  看到夏天走来,像是见到分别依旧的亲人一般,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夏天叔叔……”

  “别怕,我们走。”

  夏天温安慰,迈步前走。

  就在楼道不远处,还围聚着一群人,正是ktv的一群保安。

  所不同的是,在这些保安最前方,站着一名大腹便便的胖子。

  看到夏天走来,包括那名光头大汉在内的所有保安,一个个紧绷着身形,严正以待。

  “你是这里的老板?”夏天目光直视中年胖子,“门是我损坏的,多少钱。”

  “钱就算了。”中年胖子嘴角一抽,勉强挤出笑容,“鄙人张发财,不知朋友贵姓……”

  闻。

  夏天挑了挑眉头,笑了笑。

  他仿佛能看透张老板心中所想,并未回答,而是直道,“张老板,给你添麻烦了,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就在县医院,如果有人想要报复,就让他们来吧,我随时恭候。”

  说罢。

  继续前走。

  张老板干笑一声,让开了道路,一群保安亦是向着两旁闪去,目光复杂。

  直至两人彻底消失,整个包厢瞬间喧哗起来,尖叫声,哭喊声,瞬间乱成一团。张老板挥挥手,叹息一声,“走吧,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