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01章 不得好死?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廊中。

  寂静无声。

  夏天立于此间,脚下尸骨横躺。

  在他对面,卢军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前方。

  “你特码很能打啊。”

  此时此刻的卢军,即便拿着手枪,却也不复之前的嚣张。

  他面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眼冒狠光,狰狞犹如魔鬼。

  又惊又俱!

  这就是卢军内心最真实的观感。

  他万万没想到,夏天竟然能在短短几秒之后连杀七人!

  毫不犹豫的杀人。

  没有一丝迟疑。

  要知道,这些人同样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剩下的八人却被杀的心胆皆寒。

  “跪下!给老子跪下!”

  双方只有十米距离,卢军虽然有枪在手,可是却没有把握击杀对方,只能以此来恐吓,想要让对方忌惮。

  反观夏天,突然动了。

  哒哒哒。

  迈步。

  前走!

  “次奥!你特么找死!”

  卢军面部扭曲,猛然大吼一声,抬手就是三枪。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回荡在楼道中。

  三枪之后,紧接着传来啪的一声脆响。

  卢军身周八人当即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定睛望去,心头却是徒然一惊,下意识后退。

  此刻。

  夏天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卢军近前,单手扣住他握枪的手腕。

  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他们只是在卢军开枪的一瞬间,下意识眨了一下眼。

  “啊……”

  卢军发出痛苦的惨叫,握枪的手,静止在半空。

  喀嚓!

  紧接着传来脆骨声,卢军的身体弓曲,脸色苍白痛苦不堪,他的手腕已是被反关节折断。

  手枪跌落而下。

  夏天伸手一捞。

  “不,不要杀我……”

  卢军顾不得疼痛,求饶的惨叫着,但他的一双眼睛却冒着残忍的狠光。

  “死!”

  就在夏天接向手枪的刹那,卢军怒吼一声,曲腿一记膝撞顶来。

  然而他没想到,夏天接枪的右手猛然一滞,随即手腕一转,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拍在卢军的膝盖上。

  紧接着传出喀嚓一声脆骨响。

  “啊……”

  卢军倒在地上,抱着右腿地上翻滚,口中发出的声音,像是撕裂了喉咙一般凄厉。

  夏天俯身,捡起手枪。

  他没有去看卢军,而是眯眼看向八名壮汉,以及脸色惨白到了极点的……光头。

  “砰!”

  枪声再响。

  一名试图逃走的壮汉,身形一晃,而后踉踉跄跄走了几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鲜血汩汩流淌。

  “饶命啊!”

  光头大喊一声,扑通跪倒在了地上。

  见状,剩下的七名壮汉也满脸恐惧的跪了下来。

  所有人的脸都没了血色,一个个浑身颤抖,牙齿得得得乱碰,望着夏天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魔鬼。

  他们作梦都没想到,眼前这名高高瘦瘦的青年,竟然,是这么一个杀神。

  最无法置信的,是卢军。

  身体上的疼痛,远不如内心中的恐惧。

  眼看着夏天一步一步走来,他的脑海中轰的一声,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空白。

  他的大小便一下子就失禁了。

  “饶……饶命……”

  虽然,他拼命的求饶,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似近似远,有些飘渺。

  他摇着头,求绕着,在恐惧和绝望中,看到面色冷漠的夏天走到了自己面前。

  我死定了!

  这是卢军内心之中唯一的念头。

  他用尽全身所有力气,猛地站起身,踉跄着脚步向外跑去。

  他的表情,他的目光,在和跪着的壮汉眼中,是那么的骇然欲绝,是那么的惊恐万分。

  没等他跑两步,身后传来一道风声。

  “早死早投胎!”

  这是卢军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寂静无声的走廊中,夏天的双手左右抓住了卢军的脑袋,狠狠一错。

  喀吧一声。

  卢军的脑袋犹如麻花一般转了一圈,他依旧在踉跄着前走。

  噗通。

  几步之后,他如同一个失去支撑的稻草人,在所有跪着的壮汉注视下,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啪。

  夏天将手枪扔在地上,终于将目光对准了光头和七名壮汉。

  他们一个个面色骇然,前所未有的恐惧,祈求的目光眼巴巴望来,像是在等待审判的罪犯。

  寂静中,夏天冷冷开口,“把尸体带走,都滚蛋吧。”

  停顿了一下,他看向光头,“你留下,把现场清理干净。”

  这句话说出后,剩下的七名壮汉如蒙大赫,不敢有一丝怠慢,强忍着不适,每个人扛起一具尸体,撒腿就跑。

  而光头则是战战兢兢跑向消毒间,很快拿出一个大拖把,开始清理地上的血迹。

  对此,夏天没有盯着他们,也没有威胁和放狠话,而是转身返回了病房。

  杀了八个人,对于这个小县城而,绝对算得上一件轰动的案件。

  不出意外的话,警察很快就会赶来。

  “杀了八个,留下七个。”

  夏天先是瞟了一眼依旧在熟睡中的方香,随后看向叶轻柔,“这样应该会把焦玉堂的目光吸引在我身上,到时候你找证据应该不是太难。”

  闻。

  叶轻柔点了点头,只是神色之间分外复杂。

  而夏天又道,“不过在这之前还要麻烦你一件事。”

  他指了指病床上的老人和方香,说道,“她们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能不能将她们送到军医院。”

  “可以。”

  叶轻柔转身向外走去,同时拨通了一个电话。

  ……

  咚。

  一名壮汉将卢军的尸体放在了商务车中,而后哆哆嗦嗦拨通了焦玉堂的电话。

  “焦,焦爷……卢军被杀了!”

  “什么!”

  电话对面,刚刚躺下准备休息的焦玉堂,猛地坐直了身体,“你说什么?卢军被杀了?怎么回事?谁干的!”

  “现在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应该是外地人……”

  这名壮汉没敢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在此期间,电话那头的焦玉堂没有插,静静听着。

  可这名壮汉却能感受到焦玉堂疯狂的怒意。

  好半晌,他才传来声音,“你把这件事告诉张平,记住,就说我说的,让他把那个人的身份查出来,越详细越好,哼,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是!”

  壮汉不敢怠慢,赶忙应声。

  作为焦玉堂的心腹,他很清楚焦玉堂是怎样的一个人。

  尤其是黑道方面。面子,比脑袋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