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09章 吓死你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清晨,红日东升,朝霞洒落大片金色的光彩。

  焦玉堂朦朦胧胧睁开惺忪的双眼,眨了两下,感觉脑袋有些昏沉。

  他伸手扣了扣额头,呼出一口气,呢喃一句,“老了,还是老了啊。”

  说罢,缓缓坐了起来,可眉头一皱,感觉后颈有些酸痛。

  他没有立即穿衣下床,就那样坐着,低垂着双目沉思。

  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将今天所要做的事,以及最近时日的计划在脑海中汇聚一遍。

  焦玉堂结过一次婚,但在早年妻子被杀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女人。

  如果有需要,会直接让女人过来,办完事后,直接让女人滚蛋,从不留女人在别墅过夜。

  向来谨慎的他,也不会让任何女人睡在自己身边。

  昨夜当得知彻底解除隐患之后,他睡的很晚,直至凌晨两点,才让保镖将两个女人送走。

  “嘿嘿,你们不是都在看我笑话吗,看吧,这就是与我作对的下场。”

  想到外地那个小杂种已经被砍掉了脑袋,焦玉堂的脸上忍不住浮现一抹狰笑。

  笑罢,他张开嘴打了个呵欠,又深深吐出一口气,准备穿衣下床。

  但很快,他不由皱起了眉头,隐约感觉房间里有一股特殊的气味。

  努力耸动两下鼻子,抬眼四处扫视,寻找气味的来源。

  下一秒!

  他的眼睛徒然瞪大,瞳孔骤然凝缩,身形如遭雷击一般僵硬当场。

  一瞬间。

  绝对是一瞬间。

  焦玉堂感觉自己的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一股寒意,顺着尾椎刹那爬上了发麻的头皮。

  全身毛孔骤开,一层细密的冷汗浸湿全身。

  床的正前方,有一张被移动过的大桌子,而桌子上,有一颗……人头。

  人头周边的血迹已然凝固,呈褐红色,而人头上的五官龇牙咧嘴,形如恶鬼。

  一双的双眼瞪得凸大,正直勾勾的盯着焦玉堂。

  那是……赵飞!

  纵然焦玉堂杀过人见过血,此时也吓的魂飞魄散,口中当即‘啊’的一声惊呼,恐惧瞬间占据了全部心灵。

  “来人!”

  “阿彪!”

  “来人!”

  他大叫起来,完全失去了应有的镇定,不过在叫了三声之后,他才意识到不对。

  快速扭身从床头抓起对讲机,冷喝道,“来人!”

  “老板,有什么吩咐。”

  对讲机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正是焦玉堂的保镖头目阿彪。

  听到这声音,焦玉堂犹如听到了世间最美妙的仙乐,所有的恐惧犹如潮水一般散去。

  他早已经不是当年敢打敢杀的那个硬汉,多年上位者的奢侈生活,已然彻底腐蚀。

  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极好面子,焦玉堂也是这样认为的,面子比脑袋重要。

  可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他怕死。

  真的很怕!

  “老板……”别墅外,阿彪似能察觉到焦玉堂的异样,小心翼翼重新询问。

  “我……”

  说出这三个字,焦玉堂才察觉自己的嗓子竟然有些沙哑,强忍着内心的惊恐,问道,“阿彪,昨天晚上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吧。”

  “没有。昨夜一切正常。”

  阿彪顿了顿又道,“我每天早上都会看当晚的监控录像……”

  话未说完,便被焦玉堂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打断了,“废物,一群废物,立刻带人给我滚过来!立刻,马上,现在!”

  喊完之后,焦玉堂犹如脱虚了一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昨天晚上,那个雇佣兵告诉他,赵飞等人被杀,而外地的那个小崽子也被干掉了。

  可现在……赵飞的人头却是无声无息出现在他的卧室。

  焦玉堂不是白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意味着什么。

  要知道,仅仅别墅的保镖就有二十人,这还不算别墅四周方圆三公里的警戒与暗桩。

  就在这样严密的防卫之下,有人能进入了他的卧室,将那张大桌子摆在床的对面,然后将人头放在上面……

  也就是说,昨夜来的那个人,想要杀了自己,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咔!”

  卧室门被大力推开,阿彪带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佩戴无线电耳麦的保镖闯了进来。

  只是——

  当他们看到桌子上龇牙咧嘴赵飞的人头时,一个个身形僵硬,目瞪口呆,骇然失色。

  焦玉堂依旧坐在床上,目光扫过一众保镖,随后恶狠狠盯着阿彪,“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回答。

  阿彪无以对,面色苍白,额头滴落冷汗。

  沉默。

  整个卧室持续沉默,温度一降再降。

  压抑到了极点。

  嗡!

  忽地。

  就在这时,床头传来手机急促的嗡鸣,打破了沉默。

  唰。

  完全是下意识行为,所有人循声望去。

  众人又不约而同望向了焦玉堂。

  因为,那是焦玉堂的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或者是第六感,包括焦玉堂在内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个来电非同寻常。

  “呼!”

  焦玉堂呼出一口气,反手拿起手机。

  只是在看到上面的陌生号码时,眼角的肌肉狠狠跳了几下。

  他没有犹豫,当即接通,脸色阴沉,声音沙哑,“喂。”

  “焦王爷,我送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电话对面,传来一道平平淡淡的声音。

  只是落入焦玉堂耳中,却犹如隆隆炸雷,炸的他脸色大变,双眸涌动寒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起来。

  “你是谁!”

  “呵。”

  对方嗤笑一声,像是在调侃一般,慢悠悠吐出两个字,“你猜。”

  根本无需猜测,焦玉堂只要不是白痴,也知道对面之人的身份。

  即便不是那个外地的小杂种,也一定与他有关!

  “我不管你是谁,我叫让你不得好死,千刀万剐,生不如死!”

  焦玉堂歇斯底里大吼起来,以此来驱散内心之中的浓郁的恐惧。

  “很好,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对方地上声音语态轻飘飘仿似不带一丝烟火,可越发让焦玉堂惶恐了。

  直至这时,他才意识到昨晚那个雇佣兵打来电话时的异样。

  赵飞十名精英死了,雇佣兵也死了一个……这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且不说赵飞等人都有枪械,而且八名雇佣兵亦都是神级高手,即便那个小崽子再厉害,也不可能杀了那么多人。

  换之……他被那帮雇佣兵出卖了!这个念头甫一生出,便无法抑制的增长起来,让焦玉堂的脸色刹那苍白,没有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