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20章 冷血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却是一阵发懵。

  看着面色羞怒的仙蒂。

  又看向她抓住自己的手做挣扎状……

  夏天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

  最关键的是,好几个男同胞面色不善的走来。

  “小子,你干什么呢,放手!”

  “真是一个混蛋,放开那位美丽的女士,不然我报警了。”

  “小姐,你不要怕……”

  男同胞们群情激愤,义愤填膺,纷纷喝斥,有几个甚至想要动手。

  “喂,搞毛呢你。”

  夏天有些无语,压低声音,“这就是你的办法。你有毛病啊。”

  仙蒂却是根本不做应答,甚至抓住夏天的手,往自己的胸脯按去,仍然大声尖叫,“非礼啦,啊啊啊,非礼啦……”

  卧了割草。

  夏天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当即就要挣脱她的手。

  不过就在这时,仙蒂原本羞怒的俏脸,当即绽放出了美丽的笑容,同时伸手挽住夏天的胳膊,对走来的众人说道。

  “各位先生,谢谢大家,其实我们是情侣,刚才只是打了一个赌,看看有没有人见义勇为,谢谢大家,谢谢。”

  走来的几名男同胞顿时目瞪口呆。

  四周的顾客亦是膛目结舌。

  而仙蒂则推了推的夏天,嗔怪道,“快承认啊,还愣着干什么。”

  夏天嘴角一抽,只能流露出歉意的笑脸,“抱歉,非常抱歉,我们的确是情侣……”

  有毛病啊。

  几名顾客顿时面色不善,可是又不好责怪什么,只好纷纷散去。

  “喂,你有病啊……”

  夏天眉头大皱,可是话未说完,却看到仙蒂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

  下意识扭头望去。

  霎时!

  夏天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只见在一个包厢门口,站着三个女子。

  柳清清,秦岭,以及……月亮。

  她们也在怔怔的看着夏天,看着挽着夏天胳膊的仙蒂……每一个人的俏脸,都似褪了血色般的苍白。

  双方的目光交织在一起,说不出的复杂。

  双方相距不过二十多米,但气氛却完全凝固了。

  此时此刻。

  柳清清的脑海中一片乱糟糟一片空白。

  虽然她早已经知道,自己的闺蜜秦岭,喜欢夏天,曾经的员工苏小小,同样喜欢夏天。

  她也一度自我安慰,不要在意,不要往心里去,自己有着巨大的优势,最终能够成为这个男人的女朋友。

  可是,当她听到夏天亲口承认,那个不认识的漂亮女人是他女朋友时,柳清清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瞬间撕裂了。

  心在滴血。

  痛的无法呼吸。

  无论身体还是灵魂,瞬间陷入了一种无法抑制的眩晕之中。

  不止是她。

  身旁的秦岭和月亮,也强不到哪儿去。

  她们与柳清清一样,嘴上说不求名分,但心中何尝没有一丝侥幸。

  正如仙蒂所,爱情是自私的,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她们唯一比柳清清强的一点,在于她们在很久之前,就将自己放在卑微之处。

  月亮的目光充斥着复杂。

  这个坚强的女子,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换位思考。

  所以她能为了夏天,背负多年的委屈。

  所以她也能体会到,柳清清此刻心中一定很难受。

  “柳总,我们……走吧。”

  她低声提醒一句。

  “哦,哦哦,好,好,我们走。”

  柳清清如梦方醒,察觉到自己失态,竭尽全力的挤出一抹笑容。

  然后,收回目光,一步一步向着外面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时候脑子疼的厉害,如同被人狠狠在脑袋上敲了一记。

  什么都想不起来。

  什么思维都没有。

  仙蒂。

  尼玛的。

  这是夏天此刻最想说的话。

  他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一双眼睛跟随着柳清清三女的身形而移动。

  直至她们走出了咖啡屋。

  “这就是你帮我?”

  夏天没有去追,缓缓坐下,冷冷看着对面的仙蒂。

  仙蒂笑了笑,很坦然的点了点头,“我自然是在帮你,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夏天哑然,无以对,无话可说。“不论男人和女人,活一辈子,谁都有追求自己认为幸福的权利,我有,所以我放弃了矜持,倒追你这么多年,柳清清有,月亮有,秦岭有,她们应该都有自己的选择,不客气的说,这个世界上,谁离了谁

  也能活下去,哪有那么多寻死觅活的,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我说的对吗?”

  夏天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在理。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们怎么在你这里?”

  “我怎么知道。”仙蒂轻轻一笑,“不过我能看得出来,她们三个的关系不错,刚才表现的也很理智,不过……我想她们心中一定伤心死了,要不你现在追出去?”

  夏天端起咖啡一饮而尽,淡淡道,“你想说我冷血?”

  “难道不是吗。”

  仙蒂毫不畏惧与夏天对视,“你从来就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心上,夏天,我知道你心中有仇恨,但仇恨不是你的一切……”

  “你什么都不知道。”

  夏天打断了她,站起身向外走去,几步之后,止住身形,轻轻道,“谢了。”

  走出咖啡屋,他依旧没有去追柳清清三女,只是漫无目的的独自走在街上。

  不知怎地,脑海中总是回忆起之前与三女默默相对的那一幕。

  冷血。

  夏天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冷血。

  因为他发现自己除了脑子稍微乱一些之外,既没有担忧,也没有惶恐。

  甚至没有……愧疚。

  八年的生死经历,让他看待任何事,都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

  若柳清清三女最终离开,他丝毫不见怪,也不会强求。

  若她们留下,他仍然没有惊喜的感觉,更不会有丝毫得意。

  无论离开还是留下,都在情理之中。

  只因为……他原本就没有打算与她们天长地久,更谈不上长相厮守。

  “呵。”

  夏天自嘲一笑。

  不知道走了多久,没有方向,没有目的。

  最终,他走进了路旁的一家酒吧。

  酒吧很大,里面很热闹,各种各样的男男女女或坐或站,也伴随着劲爆的音乐肆意狂舞。

  夏天来到吧台前,要了一瓶这里最烈的酒,一杯接一杯往嘴里灌着。

  他没有运转气血,想要把自己灌醉一次。

  对了,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醉过,一次都没有。喝酒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