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22章 无法挽回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夏天头疼欲裂的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不止如此,还有一个女人犹如小猫咪一样蜷缩在自己的怀中。

  妈地,竟然被捡尸了。

  怀着哭笑不得的情绪,手指拨开女人的发丝……看到一张熟悉的俏脸。

  夏天一呆。

  他努力回想着昨天的事情,自己去了酒吧喝酒,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喝醉的感觉。

  可是……然后呢?

  怀中的女人怎么变成了秦岭?

  他又想到在咖啡屋的遭遇,顿时有些心烦意乱,忍不住叹息一声。

  声音并不高,可蜷缩在怀中的秦岭却是微微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颤动,旋即睁开了惺忪的双眸。

  当看到已经醒来的夏天时,她呆了一下,随后嗔怪道,“你昨天自己昨天喝了多少酒吗,十八瓶伏特加。”

  “是吗?”夏天抓了抓头皮,目光古怪的在秦岭身上扫来扫去,憨憨道,“老秦,你很不厚道,敢趁着我醉酒占我便宜……”

  话音刚落,秦岭的娇躯顿时蔓延一层红粉,神色羞怒,一双美丽的眸子水汪汪,“我才没有,是你……”

  “我怎么了?”夏天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面对面盯着,“看着我的眼睛,不许说谎话。”

  秦岭的脸蛋更加酡红与慌乱,美眸中的瞳孔飘忽不定,就是不和夏天对视。

  “不说是吧。”夏天恶狠狠道,“不说的话,我可要开车了。”

  “开……开车?开什么车……呀!”

  秦岭顿时一声惊呼。

  夏天紧握方向盘,努力的擦着两个大车灯,虽然路面泥泞难行,但他毫不犹豫上了高速。

  启动,加速,油门踩到最大,犹如闪电般窜出,速度越来越快,毫不减速。

  直线,弯道,各种惊险漂移,宛如车神降世,汽车的引擎已经超出了负荷。

  就在关键时刻,夏天猛地刹车。

  在这惊险的一瞬,犹如惯性的缘故,整个汽车不由的在原地颤抖了几下。

  夏天松开反向盘,翻身下车,而秦岭则悠然一声长叹,像是飘在了云巅,回到了童年。

  点燃一根烟,夏天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老秦,哥们开车技术不错吧。”

  “下流……”

  秦岭啐了一口,脸蛋酡红。

  她生怕夏天继续调侃,赶忙转移话题,“你准备怎么办?”

  说完,面色愧疚的补充了一句,“清清昨天很伤心,我现在面对她都有一种负罪感。”

  闻。

  夏天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你负哪门子罪啊,我和老柳很纯洁。纯洁就跟一朵白莲花。”

  “你……”

  柳清清顿时丢来一个卫生眼,“反正我是无所谓,我也没打算和清清争抢,我劝你还是哄哄她去吧。”

  嗯?

  夏天皱眉,“我为什么要哄她?我和她只是合作关系,况且,这么长时间,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她……好吧,我碰她手指头了,但也仅此而已。”

  这句话说出,秦岭一呆,竟然无以对。

  好半晌,她才强自争辩,脸上流露一抹酸楚,“可,可是……她喜欢你,你不会看不出来吧,你也喜欢她,对吗?”

  “我也喜欢你,我也喜欢小小,我还喜欢洛千金……”

  未说完,夏天脸色一变,转目看向秦岭,却见她怔怔的望着自己,喃喃道,“天啊……还有洛千金?我说在西尼的时候,就感觉你们不对劲……”

  我去。

  夏天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怎么就说漏嘴了。

  好在,他的脸皮赛过城墙,只能梗着脖子说道,“没办法,我这人太帅了,英明神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没办法。”

  说完之后,摆出一副自恋的模样。

  秦岭不说话,只是怔怔望着,看的夏天有些发毛,实在受不了,只好颓丧的叹了口气,无奈道。

  “老秦,我就是这么个人,你说我花心也好,不要脸也罢,这辈子就是这样了,所以,我也不会强求别人,我很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就这样。”

  顿了顿,他的声音生出几许萧条,“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或许是见过了太多的黑暗吧。”

  秦岭痴痴看着,目光幽幽,转而发现几许心疼。

  她一直很想知道,这个满身伤疤的男人,究竟有过怎样的经历。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而我,或许注定会浪迹天涯吧。”

  他是一个浪子,看似无情,实则重情。

  秦岭的心再次乱了,她伸出莲藕般白皙的秀臂,轻轻抚摸夏天的脸颊,颤声道,“你……你要离开……是,是么?”

  “哈哈。”

  夏天当即浅笑,声音欢快,“我只是随便说说,何必当真呢。”

  ……

  同一时间。

  关于京城白家之事,仍然还有很多人在暗中观望。

  虽然白旭已经从青海返回了京城,但在圈子中,很多人都嗅到了危险的信号,气氛越发凝重了。

  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一致认为,白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都在等到着下一步动作。

  而那些稍微有所了解之人,站在了更到处。

  他们已经笃定,只怕这件事就要到此而至了。

  京城白家,一片景色雅致,空气新鲜的草坪上,白家老爷子白山河,穿着一袭练功服,正在缓缓打着太极。

  而就在草坪外面,跪着一个人。

  正是白旭。

  此时此刻的白旭,再也没有曾经高高在上的傲然,亦没有丝毫稳重。

  他面色灰败,透着惶恐与焦急,两只眼睛充斥着祈求,一眨不眨望着场内打太极的白山河。

  “三弟。快起来吧。”

  一名身形微胖的中年走至近前,拍了拍白旭的肩膀,“事已至此,无法挽回了。”

  “不,不!”

  白旭摇着头,一把抓住中年的胳膊,“大哥,救救子真吧,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唉。”

  中年轻轻叹了口气,瞄了一眼前方的老爷子,压低声音道,“这是老爷子的命令,三弟,你现在这样,只能让老爷子越发失望。”顿了顿,他又道,“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盯着我们白家吗?津门雷家,夏红衣,还明家……以及明家的盟友,如果我们敢动,他们会像是一群鬣狗般毫不犹豫扑上来,把我们撕得粉碎,这件事我们本来不占

  理,没有哪个家族会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些道理,白旭已经知晓。

  但他不甘心,仍然抱有一丝侥幸,“我,我们……我们可以不动,不报复,但,但是……能不能找人代替子真……”

  “不行。”

  中年无奈的摇摇头,“子真是这件事的导火索,也是始作俑者,哎,三弟,不是我说你,子真他怎么那么不懂事……算了,不说这个。”

  他微微弯腰,将声音压到极低,“放心吧,子真又不会死,顶多坐几年牢,对了,你有没有让他投案自首?”

  闻。

  白旭一呆,“我……”

  看他的表情,中年的脸色却是变了,“你……你不会……”

  白旭脸色煞白,慌乱的摇着头。

  “老三啊,你,我怎么说你啊,如果让子真投案自首,他顶多坐几年牢,可你什么都没做,他会死,会死,你知道吗?”这句话说出,白旭脸色狂变,整个人抖作一团,而后猛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向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