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25章 狗血,狗血啊狗血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凌怎能看不出来,这两人明显不怀好意。

  她惊慌失措的后退着,口中大声怒斥。

  奈何,越是这样,越发惹得两人兽姓大发。

  其中一人向外走去,而另外一人一边走,一边脱掉自己的t恤,口中嘿然淫笑。

  “啊……去死!”

  双手虽然被拷着,但苏凌不可能就范,她的身手没有陈冰厉害,却也达到黄级巅峰。

  就在老常直欲扑来的瞬间,她猛然旋身就是一记鞭腿甩去。

  砰!

  然而让苏凌吃惊的是,对方的身手同样不弱,而且早有准备,不仅避过袭来的一腿,而且闪身跟进撞在了苏凌的身上。

  “哈哈哈,老子早就等着你呢,苏小姐,很失望对不对。”

  老常狞笑着,压在苏凌身上,嗤啦一声,她的上衣被撕碎了一半,白皙的肌肤暴露的空气中。

  “啊……”

  苏凌彻底惊慌了,尖叫着奋力挣扎。

  “老耿,赶紧出去啊,这里我一个人能搞得定。”

  老常色心大气,双手乱抓乱扯,同时示意同伴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砰的一声闷响,老常一愣,下意识扭头,却看见老耿口吐鲜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耿,怎么了……”

  话未说完,老常就感觉腰间一阵锥心的剧痛,伴随着喀嚓骨裂声,他横着飞了出去。

  重重砸在地上后,又连续翻滚了几圈才止住。

  老常只感觉头晕眼花,耳鸣脑沉,身手一摸腰间,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哒哒哒。

  脚步声响起。

  他抬起头,看到一个人。

  这是一个青年,身形笔直提拔,刚硬的脸颊充斥着冷意,就那么一步步走来。

  “你……”

  老常大骇,强忍着痛楚站起身,刚说出一个字,眼前一花,紧接着……后颈一沉,两眼顿时发黑,犹如面条一般瘫软在了地上。

  而苏凌也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看到来人,那张浓妆艳抹的娇脸,顿时又惊又喜,眼眶通红。

  “夏,夏天?你,你怎么在这儿?”

  夏天走过去,拿出皮夹,抽出一根银针,探进手铐锁孔,同时道,“我在路上看到你的,发生了什么?”

  喀吧一声,手铐被打开。

  苏凌甩了甩手,神色愤怒,充斥着恨意,看着地上的两个人,“他们是我爸派来的,用来威胁我妈。”

  “呃……”

  夏天一呆,竟然无以对,“这……这也太狗血了吧。”

  “狗血么?”

  苏凌的拳头攥紧,“记得那天晚上吗,我和陈冰遇见你,后来我回家之后,见到了我妈,她告诉我,我爸根本就没死,他和他们一家想要杀我和我妈……”

  “等会儿啊。”

  夏天龇了龇牙,感觉有些乱,“我捋捋,你……你是你爸的亲闺女吧?”

  “是。”

  看得出来,苏凌的情绪波动很大,“但我从没见过他,八岁那年,我跟我妈离开了杜家……”

  她接下来的话,让夏天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夏天见过不少无情之人,为了家族利益牺牲子孙,也见过亲人背叛变仇人。

  可苏凌所讲述的,仍然颠覆了他的某些认知。

  简而之,苏凌的爸爸杜泽,在苏凌还没有出生时,杀了苏凌妈妈一家二十多口。

  杜泽之所以和苏凌妈妈结婚,其实从最开始就怀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究竟为了什么?”夏天眯着眼睛,沉吟片刻,“按着你说的,在你八岁以前,还生活在杜家,那时候你妈妈不知道吗?”苏凌点点头,道,“我八岁以前很快乐,大伯和二伯都很疼爱我,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离开杜家,前几日我才知道,杜家所有人都没安好心,而妈妈在我八岁那年才得知真相,偷偷带着逃离杜家。并且给我

  改姓换名。”

  顿了顿,又道,“至于杜家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妈没有和我说,三年前我回国,她仍然在国外,可前几日她忽然回来告诉我有危险,让我立刻离开……”

  夏天眯着眼皱着眉,感觉自己似卷进了某个阴谋之中。

  “夏天,能不能帮帮我。”

  这时,苏凌急切望来,“我今天化妆准备离开的,但仍然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告诉我,我妈被抓住了,你,你能不能救救我妈,我……”

  闻。

  夏天一摆手,“你母亲不一定被抓,否则的话,他们不会将你滞留在此处。”

  苏凌面色一喜,刚要说话,但夏天的下一句话,却让她脸色大变。

  “你现在很危险。”夏天沉吟着,“也许,他们会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你母亲。会放话出去你被抓的消息。”

  不等苏凌开口,夏天转身走向地上躺着的一人,“这样吧,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问出点什么,你先出去,在院子右侧二百米有一辆玛莎拉蒂,里面有个女人,你去找她。”

  “好。”

  苏凌到底也经历过许多事情,并没有显得多惊慌。

  抑或是……自从她得知真相后,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让她惊慌了吧。

  ……

  东郊。

  一栋独立的别墅大厅中。

  几名中年男女相视而站,将一名中年女子围在当中。

  他们一个个面带讥诮,眼冒狠光,杀机毕露。

  “弟妹,我现在叫你一声弟妹,那是我们还把你当成自家人,弟妹,何必挣扎呢,只要将东西交出来,立刻放你走,我那漂亮的侄女也不会有一丝伤害。”

  说话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身形不高,却极为阴骘。

  只是他的话刚说完,被围在中央的中年女子却是气的浑身颤抖,神色之间充斥着无边的恨意。

  “姓杜的,少在这里假惺惺,你们杀了我苏家二十多人,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弟妹啊,话不能乱说,你们苏家之人是被一个叫林洛天的人杀死的,和我们没关系,弟妹,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十七年前,你为什么要偷了我们家的东西离开呢,老三虽然死了,但我们杜家待你们娘俩

  可不薄啊。”

  “你们……你们这帮畜生,无耻!我和你们拼了!”

  女子气的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而后大叫着冲向中年。

  她这一动,围着的七八个人也同时动了。

  一时间,大厅中噼啪声,呼啸风声连连响起。

  不得不说,中年女子的身手很强,外加愤怒带来的动力,出手之间招式极其凌厉,带有强烈的肃杀,时而刚烈,时而精巧,时而大开大合。

  奈何,围攻她的七八个人同样不弱,也就一分钟左右,女子已是连连遭到重击,最后被打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女子抬起头,冰冷的眸子充斥着刻骨的恨意,伸手抹掉嘴角的鲜血,咬着牙,缓缓站起。

  “好了,别打死她,留着她还有用呢。”

  说话的同样是一位少妇,看起来雍容华贵,在她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在灯光下闪动着森然冷光。

  她轻轻迈步,面带微笑,“弟妹,我劝你还是赶紧交出那件东西吧,一会你女儿到了,你后悔就来不及了。”说着,扬起手中匕首,“如果你不说,我会亲自招待我那可爱的侄女,你猜一猜,我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