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38章 风起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辆牧马人飞速行驶在街上,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提醒着司机们安全驾驶。

  夏天一手握方向盘,一手夹着烟,猛吸了一口之后,将之弹出了窗外。

  虽然在行驶之中,但燃着的烟蒂仍然准确无误的弹进了路边的垃圾桶中。

  “老大,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杀白子真么?”

  副驾驶位置上,雷霆的神色之间并没有激动与兴奋,反而有些沉默。

  “你想说的话,我就听。”

  闻。

  雷霆苦笑一声,同样点燃一根烟,说道,“我有个堂妹叫雷佳,是我二叔的女儿,五年前,她只有二十二岁,然后嫁给了罗家罗伟良。”

  停顿了一下,他猛吸一口烟,“罗家在京城虽然算不得豪门大族,却也是一流家族,但他们得罪了白家,也不能说得罪,不过是利益方面的竞争与博弈,然后罗家输了,代价是离开京城。”

  说到这里,雷霆的一双眸子涌动着冷意,“可即便如此,白家也没有放过罗家,在他们被赶出京城的第一个月,我堂妹雷佳和她丈夫罗伟良出了意外……所有人都知道,就是白家干的。但没有证据。”

  夏天挑了挑眉头,“你之所以来青海,是和家里闹翻了?”

  “是。”

  雷霆没有否认,“你出事的之后,我也离开了军队,就想为我堂妹报仇,我可家里一再阻拦,我一怒之下便离开了,恰好伊诺也在这边上大学……”

  “放心吧。”夏天看着他,安慰道,“这仅仅是个开始,他们活不长。”

  “嗯。”

  雷霆重重点了点头,随即苦笑一声,“我现在有些后悔了,没有勤加练功,现在不仅没有进步,而且还倒退了。”

  夏天斜睥一眼,投来鄙视的眼神,“现在也不晚,从神级巅峰突破到禁断,只需要将凝练一点的气血重新融于全身……”

  摇了摇头,不在说下去。

  神级晋升禁断,不仅仅是苦练所能达到了,还需要一种似是而非的灵光一闪。

  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明悟。

  这是无法用语来形容的,每个人都不一样。

  雷霆显然也不是那种不思进取的人,肯定尝试过无数次,但依旧停留在神级,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

  索性,他话锋一转,“老大,你在外面的动静我都听到了。”说完,流露一抹疑惑,“你为什么要刻意针对那个白乾?”

  “他是白家的未来,我自然要针对他。”

  夏天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头,又道,“对于敌人无需仁慈,我虽然不会当场杀他,但也会心灵上,永远打败他。”

  这句说说出,雷霆听出了外之意,“你不会当场杀他?难道……”

  ……

  北郊,一栋独立的别墅。

  这是江南孟家在青海的产业。

  此刻。

  别墅的房间中,白乾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面如死灰。

  他身上多处遭受重创,两肋的肋骨几乎全断了。

  可是对于白乾而,这些皮外伤远不如心灵的创伤来的严重。

  “呃……”

  忽地。

  他两眼徒然张大,面色扭曲不堪,整个身体因疼痛而扭曲成了一团。

  站在床边的白山水大吃一惊,赶忙急切询问,“乾儿,乾儿你怎么样?”

  离开酒吧之后,他第一时间联络到了孟家,并且在来到这里后,快速对白乾展开了救治。

  以白山水的能力,接骨根本不是问题。

  他所担心的,还是白乾的心境。

  可是没想到,刚刚接骨完成,白乾忽然变成这样。

  “疼……爷爷……”

  白乾咬着牙,瞪着眼,眼中充斥着血色,“我的……体内有别的力量……”

  话音刚落,白山水大吃一惊。

  他没有一丝犹豫,快速探出手指查探。

  只是片刻,绕是有了心理准备的白山水也禁不住变了颜色,他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小杂种,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白乾体内,有一道破坏性极强的内力,正在白乾的经脉中横冲直撞,撕裂着他的血肉。

  白山水不敢怠慢,当即关注一丝内力,想要将之驱除。

  只是——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白山水颓然的放弃了,不得不将白乾打昏。

  那道内力非常诡异,以他的能力,竟然没有丝毫办法。

  他快速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地上来回疾走几步,而后重重叹息,拿出了手机。

  ……

  川省,青城山。

  这里山脉脸面险峻,大河滔滔不绝,密林古木盘根错节。

  有雄鹰在展翅翱翔,唳声长鸣,有野兽斜果跳跃,上演着原生态的丛林法则。

  远远望去,一座座山峰云雾飘渺,一条条大河奔腾咆哮,一片片广袤无垠的生机勃勃犹如绿色海洋。

  巨峰,袤原,丛林,大河……宛如世外桃源。

  大好河山如诗如画,壮丽多姿。

  在一片起伏的山脉上,一座座殿宇亭台点缀山水间,蒙蒙雾气宛如一处出尘的净土。

  花香鸟语,飞瀑流泉。

  一颗遮天蔽日的古松之下,两位老者相对而坐,正在执子黑白。

  他们的装扮很另类。

  皆身着长袍,却都留着大背头,看起来反倒像是黑帮大佬一般。

  “洛音还很年轻啊,就这么去了。”

  其中一位青袍老者叹息一声,同时将一枚白子放在棋盘山。

  “现在已不是古代,外面世俗之人也非古时那般民智不开。”

  另一位黑袍老者摇摇头,捻起一枚黑子,双眼在棋盘上游走,犹豫不定,“现在不比当年,我们不仅也要跟上时代,还要向世俗低头啊……”

  “啪。”

  话落,黑子落。

  “也未见得吧。”

  青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世俗中的那个天庭,也不过如此,哼!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横压我派。”

  “那个机关中的人很厉害。”青袍老者摇摇头,“还有大量的火器,即便我们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火器又怎样,能奈我何。”

  青袍老者依旧不忿,可他自己也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嗡。

  就在这时,青袍老者身上竟然传来了嗡鸣。

  “哈哈。”

  黑袍老者长笑一声,揶揄道,“你看不起世俗,怎还用他们发明出来的手机。”

  闻。

  青袍老者冷哼一声,从兜里摸出手机。

  只是看到上面号码时,脸上冷厉的线条当即柔和,而后接通,笑道,“山水,回到京城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未说完,电话对面传来白山水急切的声音,“师兄,乾儿被人打伤了,很严重。”

  闻。

  青袍老者一怔,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乾儿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怎么被打伤了?被谁打伤的?”

  “一难尽。”

  白山水的语之中透着愤怒与无力,“对方很强,而且我也败给了他,他在乾儿体内留下了一道古怪的力量,我根本无法驱除。”

  黑袍老者瞳孔一缩,脸色随之阴沉,“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江南省,青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