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60章 疯狂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夸张的说,随着聚星盘的出现,白山三人脆弱的默契与平衡被打破了。

  白山水原本的打算,就是想要挑动三教盟对付夏天,坐收渔翁之利。

  或者说,他会在关键时候对夏天进行致命一击。

  事实上,他根本无需刻意挑拨。

  只需要促成一件事便可。

  将夏天与三教盟放在同一场所。

  前有三教盟的叛徒萨比尔,后有夏天连续斩杀三教盟中成员,身为副盟主的黎琳,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不可能放过夏天,

  但现在,聚星盘的出现,白山水已经不可能旁观了。

  “夏天,你真的将聚星盘当作赌注?”

  白山水恢复镇定,缓缓坐下,凌厉的双眸之中闪现一抹疑惑。

  换做是他,若有聚星盘在手,不仅不会拿出来,甚至会刻意隐藏,以免被别人觊觎。

  夏天这样做,让他惊疑不定。

  “当然赌注。”夏天声音平淡,“你们三家若想继续赌,就拿出相匹配的赌注吧。”

  “很好。”

  白山水深深呼吸一口气,眉头微蹙,“我考虑一下。”

  “我没时间等你考虑,不赌滚蛋!”

  “你!”

  砰的一声,白山水一掌拍在桌面上,怒瞪而来,“小子,你太狂了吧,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闻。

  夏天却是看也未看他,微低着头,望着赌桌上的聚星盘,淡淡道,“老家伙,想死的话提前说一声,老子不介意先送你上西天。”

  话落,他猛然扭头,黝黑眸子中凝视白山水,迸发着冷意。

  “你……你!”

  白山水脸色铁青阴沉,怒火勃发,周身透射迫人的气势,一双凶狠的眼睛,犹如喷火一般盯着夏天。

  被一个年轻人当众羞辱,如果说白山水能平静面对,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对方话语中隐含的轻蔑,让他感觉到了奇耻大辱,若是可以的话,他很想动手。

  但他不是一个莽夫,更知道单凭自己,根本不是眼前青年的敌手。

  况且,聚星盘就在眼前,不能忍也要忍。

  夏天的声音再次响起,“再问你一遍,赌不赌,不滚滚蛋,别特码浪费老子的时间。”

  肆无忌惮,骄横跋扈,简直狂的没边了。

  旁边,黎琳和殷朵面色各异,但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此刻她们都有同样的感觉,那就是白山水与夏天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从他提出让夏天自断双臂的时候,两女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站在夏天身后的胖子,却是另一种心态。

  经过一系列的变化,胖子此刻已经完全豁出去了,而夏天的这些话,让他脸色涨红,血液沸腾不已。

  大魔王果然是大魔王,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是这么睥睨天下。

  并且在内心之中对白山水三人表示了万分的鄙夷与嘲讽。

  三个傻瓜,只怕还不知道大魔王的真实身份吧。

  “很好,非常好。”

  白山水咬牙切齿嗤出几个字,“我赌,我当然赌,我再出一颗气血丹。”

  说罢之后,再次从兜里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

  “两颗气血丹?”夏天撇撇嘴,嗤笑一声,“不够!”

  不等对方开口,夏天的目光扫过三人,“无论你们拿出什么,再多的东西,都配不上聚星盘。”

  这句话说出,白山水和黎琳及殷朵,神色之间皆有些不自然,眼中闪动着若隐若现的杀意。

  夏天说的是事实。

  可是让他们放弃,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还是殷朵反应最快,问道,“夏先生有话不妨直说。”

  “呵呵,聪明。”

  夏天投来赞赏一眼,旋即斜睥白山水,“就像你之前说的,也不要拿出什么东西了,我给你个介意,压上你的双手,如何?”

  这句话说出,白山水脸色一怔,旋即变得难看起来。

  他之前入局的时候,就想要断掉夏天的双臂,没想到反被对方利用。

  但他没有纠结太长时间,缓缓闭上眼,似在压制着什么,再睁开,恢复平静,凝视夏天。

  “我答应你!”

  夏天笑了,看向黎琳与殷朵,“你们呢。”

  闻。

  黎琳与殷朵相互对视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凝重,以及无可抑制的一抹……疯狂。

  “我同意。”

  “我也同意。”

  夏天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了,“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局赌输赢。”

  哗。

  四周一片哗然。

  疯了!

  这四个人都疯了。

  人们不知道谁会最终获胜,但毫无疑问,只有一个赢家。

  由于是夏天坐庄,他们三人只要任何一个能赢,不仅会得到聚星盘,以及决定萨比尔的生死。

  反之,若是夏天赢了,那就是通吃。

  除了得到另外三人的赌注之外,他们还要自断双臂。

  对于所有人而,眼前这场赌博绝对是疯狂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四人将规则重新确认了一遍,然后交换检查彼此的赌注。

  无论是白山水,还是黎琳,以及殷朵,在查看聚星盘时,虽然面无表情,但他们微微急促的呼吸,以及眸子中不时闪现的火热与贪婪,表明着他们的内心绝不是表面那般平静。

  唯有夏天,神色之间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看看白山水,瞟了一眼黎琳,最后扫过殷朵,嘴角勾勒一抹弯曲。

  “骰子决定抽牌顺序,大家都没意见吧。”

  三人相互对视,继而默默点头,而后站起身,如同打麻将那般坐在四个方位。

  夏天坐庄,自然由他骰子。

  场内一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皆目不转睛盯着夏天。

  他没有犹豫,也没有故作姿态,非常随意的将两颗骰子扔在桌面上。

  在滴溜溜转动中,两颗骰子很快稳定下来,一个三点,一个四点。

  “七点。”

  夏天看向坐在对面的殷朵,“殷小姐好运气,你先抽。”

  唰。

  一道道目光集中望去。

  殷朵强压心中喜悦,轻声道,“那就开始吧。”

  先抽牌,意味着机会大,反之,越往后机会越小。

  当然,这只是从机率方面考虑,并不确定。

  白山水和黎琳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有些失望,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反倒是负责这张赌桌的美女荷官,神色之间显得十分紧张。

  看到此,夏天笑道,“你平时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开始洗牌吧。”

  美女荷官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在万众瞩目中,拆开了一副新牌。

  经过短暂的紧张之后,她很快平复下来,双手极为灵活的洗牌,竟然比影视中的动作还要花俏。

  而在此期间,白山水三个人全都气势迸发,气血运转至双目,一眨不眨盯着荷官中的扑克牌。

  洗牌的过程中,所有的牌面都会一闪而逝,而他们所争取的,便是刹那间的记忆与判断力。

  连续三次洗牌,荷官将之放在赌桌上,五指横向一抚,五十二张扑克牌呈扇形铺展开来。夏天扬起手臂,张开五指,“请吧,殷小姐。三分钟之内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