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870章 楚老师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喂,醒醒。”

  耳畔传来声音,夏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一眼旁边的柳清清,“到家了啊。”

  柳清清翻了个白眼球,已经懒得与他废话,“回家去睡,我去放车。”

  “哦。”

  夏天点点头,开门下车。

  可刚走两步,他的眉头不由凝皱,当即又转身回来,俯身对柳清清道,“老柳,不要动。”

  嗯?

  柳清清不由一怔,却见夏天转目望向右侧拐角,冷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来送死的。”

  话落之时,手腕一抖,一柄蛇刀被他猛力甩出,同时喝道,“给我出来!”

  “嗤!”

  蛇刀在半空划过一道森寒冷光,直袭右侧拐角处。

  锵的一声,传来金属交击之音,拐角出闪出一个人,一个身穿唐装带着礼帽的男人。

  “这都被你发现了,当真了不起。”

  男人的声音之中充斥着惊讶,但紧接着便是一声惊呼,因为夏天极其胸闷的攻杀已经袭来。

  一记手刀劈落,空气中响起低鸣的霹雳啪噼声,继而又变成了犹如闷雷般的呜呜之音。

  当手刀落下之时,呜呜之音又变成嗤啦一声撕裂破布的诡异声响。

  听到这声音,男人脸色大变。

  他曾经判断夏天达到了至人境,刚才也不过是试探一番,可没想到对方出手就是死手。

  来不及思索,甚至来不及开口,他竭尽全力低头避闪,噗嗤一声,头上的礼帽被扫飞出去,还在半空便炸裂成了一团碎屑。

  “禁断?很不错。”

  夏天手腕一转,刀变掌,身随掌动,一掌拍在对方后背,冷喝道,“但也只是不错而已!”

  砰的一声闷响。

  哇!

  霎时,男子只感觉体内血液沸腾,五脏六腑像是碎裂了一般,哪怕有罡气护体,也忍不住大口吐血。

  他的身形前倾着趔趄,未等站稳,夏天已是后发先至,一拳轰出。

  男人脸色苍白,毕生第一次有了死亡的感觉。

  在这生死刹那间,他不顾一切大喊一声,“小天!是我!”

  一拳将至,停留在男人面部一寸,他的头发向后狂乱飞舞,脸部的肌肉也在扭曲着。

  夏天收拳,仔细盯着男人,继而脸色一变,“楚……楚老师?”

  感受着那股极其恐怖的杀意消失,男人顿时哭笑不得,也不知自己该是怎样的情绪。

  他只是有点好奇,想要试探一番而已,竟然险些丢了性命。

  如果真的这么死了,简直是没处说理去。

  夏天赶紧将男人搀扶住,同时手掌按在他的后心,神秘能量灌注其中,一脸的歉意,“楚老师,您……您怎么不说一声啊。”

  “我倒是想说,但你给我开口的机会了吗?”

  男人大口喘了几口气,随后一抹嘴角的血迹,“唉,老喽,差点被我的学生打死……”

  夏天嘴角一抽,竟然无以对,只能干笑着岔开话题,“楚老师,您怎么来了。”

  在夏天的记忆中,眼前这名五十多岁的男人,乃是他上高中的体育老师,楚江玉。

  对方对他很不错,私下里的时候,两人还经常打篮球。

  但他现在不这么想了。

  那时候的夏天虽然身手不错,但并没有察觉到对方竟然有这般强大的实力。

  现在看来,当初上学之时,很多细节都被他忽略了啊。

  “先不说这些,就准备这样让我老人家站着吗?”

  楚江玉龇牙咧嘴,一副重伤的样子,“听说你找媳妇了?”

  “呃……”

  夏天不知该如何作答,扶着对方走出了拐角,而看到这一幕之后,柳清清也当即下车,快步走来。

  “夏天,这是……”

  “这是我的……”

  未说完,楚江玉立刻打断,笑眯眯看着柳清清,“我叫楚江玉,是小天的长辈,你是小天的媳妇吧,按着辈分,你应该喊我一声爷爷。”

  闻。

  柳清清俏脸一红,有些扭扭捏捏瞄了一眼夏天,却见他面呈无奈的点了点头。

  “楚爷爷……”

  “哎。”楚江玉当即眉开眼笑,“我这次来没带什么礼物,这块玉佩跟我了多年,你且手下吧。”

  说话间,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柳清清。

  “这……我,我怎么能收您的礼物呢,您来就可以了……”

  这一刻的柳清清表现的犹如乖巧的小女人,根本看不到平日里的高冷艳。

  楚江玉不语,只是笑眯眯看了夏天一眼。

  夏天叹了口气,“收下吧。”

  “这……好吧,谢谢楚爷爷。”

  柳清清满心欢喜接过小盒子,又快速道,“楚爷爷,快里面请……”

  楚江玉也很满意,在夏天的搀扶下进入了别墅。

  一番张罗之中,夏天与楚江玉端坐在茶几左右,茶几上各自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

  楚江玉瞟了一眼厨房方向,柳清清和田妈在里面忙碌着,收回目光,打量眼前夏天,“有什么要问的吗?”

  夏天苦笑一声,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看到此,楚江玉叹了口气,“想必你也猜出来了,我不是什么体育老师,我是被你爷爷派到学校照看你的。”

  听到‘爷爷’两个字,夏天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复杂。

  “他很担心你,原本想要亲自来的,可是不能离开,他若动的话,完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最后还是让我来看看你。”

  停顿了一下,他直视着夏天,神色认真而凝重,“小天,希望你不要怪你爷爷,他有很多难处。”

  “我没有怪他。”

  夏天低眉垂目,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苦笑,“我只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他是你爷爷,有什么难以接受的?”楚江玉眼睛一瞪,“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从你出生的那一天开始,你爷爷就一直在关注你,一刻都不曾离开。”

  顿了顿,又道,“你以为自己为什么会去京城上高中吗,那是他实在太想你了,甚至以另一个身份接近你,以前你不懂,现在你也不懂吗?”

  “我……”

  夏天罕见的有些纠结。楚江玉品了一口茶,缓缓道,“我这次来,你爷爷让我带话,就两件事,第一,无论做什么,是对是错,他都会站在你这边,你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天塌下来,他给你撑着。第二件事,他说自己已经老了,

  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看他。”

  这句话平平淡淡,可是落在夏天耳中,却让他的心弦被轻轻触动了一下。

  他心坚似铁,但也只是一个比喻。

  他的心,总归是肉长的。

  他不知道家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可以肯定,哪怕是现在,内心深处依旧充满了期待。“如果我回去……”夏天抬起头,直视着楚江玉,“只怕会让明家有些人不愿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