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03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豫园位于青海老城厢的东北部,毗邻老城城隍庙,是一个著名的江南古典园林。

  这里不仅是中外名胜古迹和游览胜地,更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里亭台楼阁,殿宇重重,占地广阔,殿宇与殿宇相连的庭院中小桥流水,花山草坪,可谓典雅而又美丽。

  夏天虽然来青海大半年了,却也第一次来豫园。

  不出所料,在他刚刚进入豫园,便迎见了曾经见过几次的那名青年。

  “跟我来。”

  青年显然是元始的心腹。

  虽然他一直不知道夏天的真实身份,却是知道,他与元始之间有着说不清道明的关系。

  他跟了元始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元始对一个人如此容忍。

  思绪间,青年领着夏天走过一片石林,穿行一片芳草园,通过几座阁楼,最后来到一个月湖之畔。

  在月湖之上有一条玉水廊,长达百米,水廊两旁古树苍翠欲滴,湖中红鱼游动,亭榭流光溢彩。

  在水廊的中段,负手站着一位中年。

  他身着一袭灰色唐装,一头犹如钢针般的头发分外显眼,面部线条极其刚毅,眉似剑,眸似海,鼻直口方。

  分明没有任何迫人的气势,但如此风轻云淡,却给人深不可测之感,与之对望,会让人生出敬畏之心。

  夏天迈大步走入水廊,很快到了中年近前。

  中年依旧望着月湖波光粼粼,声音平静,“陪我走走吧,我们很久一起没有散心过了。”

  说罢之后,也不管夏天是否答应,转身缓缓迈步。

  “我听说了,有两个人出手,一男一女,那个男的是你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中年笑了笑,没有与夏天争辩,而是话锋一转,“但我更好奇的是那个神秘女子,你能告诉我……她是谁吗?”

  夏天干脆不说话,双手插兜,犹如闲庭信步般欣赏四周美景。

  “本来我已经将一切都压了下去,但如今蜀山死了四位剑侠。”中年叹息一声,“我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未说完,夏天皱起了眉头,显得有些不耐,“你找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些?如果是这样,恕不奉陪了。”

  说罢,作势欲走。

  中年终于止住了脚步,转过身,第一次正眼看向夏天,“你就那么恨我吗……好吧,我想告诉你,蜀山已经派出了高手,他们会杀死你,然后夺了你的至尊戒。”

  夏天止住身形,眸子中的杀气犹如乌云般涌动,“那就让他们来吧。”

  “夏天!”

  中年的神色当即肃然,“你还不明白吗,你一个人怎能对抗整个蜀山,或许你可以逃到国外,但你身份的朋友呢?”

  闻。

  夏天沉默了,但紧接着冷笑一声,“那你说怎么办?让我服软吗?”

  “我让你暂且低头,并不是让你认输,退一步海阔天空……”

  看着夏天阴沉的脸色,中年加快语速,“我可以从中周旋,将这一切化解。”

  “哈哈。”

  夏天忽地浅笑起来,只是声音之中充斥着浓郁的嘲讽,“何必自欺欺人,你认为谁能挡得住至尊戒的诱惑?就凭天庭吗?”

  停顿了一下,夏天的眸子中闪现凛冽杀气,“况且,我的杀生令也不是吃素的!”

  杀生令!

  这是人世间的最高杀令,只有夏天能颁布。

  杀生令一出,整个人世间所有高手必须服从,剑指何处,莫敢不从!

  这就是九大霸主的可怕之处,也是让许多国家为之忌惮的地方。

  每一个霸主势力中,都有数不清的杀手与雇佣兵,以及成千上百的高端战力。

  若是这些人聚集在一个地方作乱,绝不是寻常势力能够抵挡得了的。

  中年的脸色也变得铁青阴沉,忍不住怒道,“你以为你手下的那些杂牌,能敌得过蜀山吗……”

  “他们敢和我拼命吗?”

  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从一开始就充斥着火药味。

  好半晌,中年才将火气强压下去,冷冷道,“夏天!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让你的人潜入华夏,我会让他们有来无回,一个不留!”

  “呵。”

  夏天嗤笑一声,争锋相对,“难道就等着让他们杀我?”

  “你不知道华夏的古武界,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些古武门派根本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中年深深呼吸一口气,“如果古武门派真的那么好对付,国家何必一再迁就忍让?”

  夏天的嘴角噙着冷意,讥诮道,“那岂不是正好,我可以做你们的出头鸟。”

  “你……”

  中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真的要与蜀山硬碰硬?”

  “你搞错了,自始自终我都没有主动去招惹谁,是他们一再找我麻烦。”

  夏天眼神不善,语气之中充斥着森然,“这些话,你该和蜀山去说,而不是我,怎么?难道看我好欺负不成?”

  “我是为你好……”

  “够了!”

  夏天低喝一声,当即打断,“收起你的假惺惺,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说罢之后,再也没有一丝犹豫,转身就走。

  “你……站住!”中年身后冷喝。

  夏天脚步不停,可是没走几步,之前那名青年挡住了去路。

  看到这一幕,中年脸色骤变,“阿青,让他走……”

  但还是晚了。

  “滚!”

  只是一声冷喝,伴随着残影闪过,噼噼啪啪脆响声似乎将那空气都要为之扭曲变形。

  青年只是堪堪抵挡了五秒,便感觉胸口传来火辣辣的剧痛,当反应过来时,已经横飞到了半空,重重摔在地上,一脸骇然。

  看到此,中年赶紧冲过来检查青年伤势,而后一声冷喝,“夏天!你……”

  夏天却是头也未回,继续大步前走,很快消失在中年的视野中。

  “阿青,你没事吧?”

  青年捂着胸口,惨白着脸色摇摇头,“我没事,部长别管我,他还没走远。”

  闻。

  中年苦笑着摇摇头,吐出一口闷气,“他如果想走,我也拦不住,算了,这件事暂且放一边,密切关注蜀山动向,如果来人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他对夏天很不满,非常不满。

  但他却不能不闻不问。

  因为夏天是他的外甥。亲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