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17章 暗涌激流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清晨。

  一辆保时捷缓缓行驶在拥挤的街道上。

  柳清清今天划着淡妆,而且直接穿着那套黑色职业套装,头发挽起,显得端庄又高冷。

  反观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夏天,仍然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仰靠在座位上,不时的打着呵欠。

  “过几天我给你配辆车吧,我这车可经不起你折腾了。”

  车窗打开,车速并不快,柳清清丝毫不担心风太大吹乱了发型。

  “没必要。”

  夏天摇摇头,旋即瞄着柳清清的俏脸,砸吧一下嘴巴,语气很奇怪,“老柳,你今天的妆有点浓啊,咦?不是化妆。竟然是黑眼圈,老柳你昨晚没休息好?”

  “你才是黑眼圈呢!我这是烟熏妆,烟熏!”

  柳清清狠狠瞪了一眼,心中更是暗骂不已,同时脸蛋也有些发烫。

  没错。

  她几乎一夜未睡。

  在紧张,亢奋,期待,羞涩等情绪的影响下,凌晨四点多才迷迷糊糊睡着。

  “哦,不是黑眼圈啊。”夏天有些失望,摇头叹息,“女人啊,最好不要熬夜,不然容易显老,不过你一个董事长化什么烟熏妆,也不怕别人笑话。”

  这个混蛋!

  柳清清咬牙切齿,怎能听不出对方语气中的调侃。

  “哦对了,你对洛千金了解么?”

  夏天觉得洛千金最终应该会与陆小苏相认,或许过程有些曲折,但结果应该不会有太多偏差。

  陆小苏也说过,一旦相认的话,她就会带走洛千金。

  夏天觉得有必要将这件事告诉柳清清。

  “你想说什么?夏天我警告你,私下里我不管你做什么,在公司里你最好收敛一些。”

  当初在西尼的时候,柳清清就察觉到洛千金有些不对劲,再加上一个秦岭,她已经懒得说什么了。“我在你眼中就那么龌蹉?”夏天不由好笑,挑了挑眉头,认真道,“你知道龙城的陆小苏吧,这次公司危机,人家也帮忙了,在股市中和风云集团的姚曦,曾联合出手过,还有,当日一个娱乐头条将公司从

  风口浪尖上顶了下来,也是陆小苏的手笔。”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她其实是洛千金的亲生母亲,洛千金并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

  柳清清不由一惊,“我最近还在调查呢,原来是她出手?她是洛千金的亲生母亲?我怎么不知道?”

  “我昨天放了十三个屁,你知道么?”

  “你说什么!!”

  柳清清大怒,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夏天会说出这么一句极其粗俗的话。

  “是你问的真奇怪。”夏天斜睥一眼,是不加掩饰的鄙夷,“你又不是老妖婆,为什么应该知道。”

  “你!”

  柳清清也意识到失态,强忍着怒火,胸前起伏不定,显然被气的不轻。

  许久,她才呼出一口气,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嗯……”

  夏天点点头,没有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告知柳清清。

  来到公司后,两人各自分开。

  就在夏天刚换上工作服,手机嗡鸣声突然响起。

  看到上面的一连窜乱码,夏天毫不犹豫接通。

  “老大,我查了一下。”

  电话对面传来流利的英文,正是玛姬。

  她似乎很忙,一边噼里啪啦敲打键盘,一边说道,“最近地下世界崛起了一个叫深渊的组织,里面有几个成员的手腕上,都纹着铜钱刺青。”

  “深渊?”

  夏天皱了皱眉头,沉声道,“还有别的消息吗?他们的首领是谁?这个组织的具体成员,以及来历?”

  “暂时没有查出来。”玛姬道,“这个组织很神秘,虽然是新近冒头,但应该已经潜伏了很久。”

  “是这样吗?”

  夏天摸索着下巴,随即道,“继续调查,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挂断电话后,夏天陷入了沉思。

  ……

  青海。

  一间豪华的房间之中。

  “还没有联系到你父亲吗?”

  说话的是一位老者。

  老者脸如刀削,眼眶凹陷,颧骨突出,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射出凌厉的冷光,仿若利剑一般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除此之外,他穿着一袭灰色长袍,犹如影视中的道士一般,灰白夹色的头发灰白夹色的头发还打了一个道髻。

  “没有,我父亲他隐在暗中……可能在谋划着什么。”

  在老者对面站着一名中年,中年身穿西装,身躯微胖,但自身却透着一股不俗的气质。

  竟是白家当代族长,白斌。

  而灰袍老者,则是天涯的师兄,冥崖。

  他们两人一明一暗,想要处心积虑势杀夏天。

  “今夜,我师弟便会与那夏天公平一战,以我师弟的实力,即便杀不死那夏天,也会将他重创。”

  冥崖说着,缓缓闭上眼,“为了掩人耳目,今晚我不会出面,若那夏天被杀死的话,更好,若他重创,必然会去医院,到时候,我会在暗中出手,一举将之格杀。”

  这就是他们的计划。

  很简单,也很实用。

  白斌则低着头,皱着眉,沉思着,好半晌才说道,“冥崖长老,勿见怪我多,若是天涯长老没有重创那夏天呢?”

  嗯?

  冥崖脸色一沉,继而呼出一口气,“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也不是不会发生,你有什么想法?”

  “我父亲来青海的目的,就是为了杀那夏天,他已经豁出去了一切。甚至打算在万不得已之时,与那夏天同归于尽。”

  顿了顿,白斌脸色冷厉,眸子中涌动着疯狂。

  “白家可以没有我,但我父亲绝不能有任何意外,冥崖长老,如果发生我们意想不到的状况的话,我愿意和那个小野种同归于尽!”

  这句话说出,即便冥崖也不由得微微动容。

  ……

  同一时间。

  一家高档茶楼的包厢中。

  姚曦端着杯子放在唇边,望着对面坐着的古风,轻启朱唇,“古少,不知您一大早约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姚小姐果然是巾帼英豪。”

  古风笑的温文尔雅,犹如谦谦公子,“其实,我以为姚小姐不会赏脸,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呵呵,现在姚小姐能来,让我倍感荣幸。”

  “古少真会开玩笑。”姚曦娇笑一声,妩媚天成,“我只是一个寡妇,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呢。”

  “哈哈,姚小姐你这句话才是开玩笑吧。”

  古风笑的满面春风,但下一句话,却让姚曦脸色一滞。“姚小姐,你前段时间帮夏少出过手吧。”古风低头望着茶杯,“现在夏少正和白家斗的不可开交,姚小姐,你插手进来,实在不是明智之举。难道你就不怕白家报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