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26章 真的捅破天了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静。

  病房中寂静无声,静的可怕。

  所有人都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无论古风还是姚曦,以及陆小苏,此时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出大事了!

  不!

  捅破天了。

  真的捅破天了。

  他们脑海中一片空白,无数个念头纷沓而至,乱成了一团麻。

  “他是自杀。”

  寂静声中,夏天的声音传来,他低头瞟了一眼地上的白斌,“而且死定了。”

  那一刀正插在心脏上,就连神仙都救不活。

  自杀?

  看着夏天平静的神色,以及近乎平淡的语气,直让在场众人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这种淡漠近乎冷酷的表情,让几人心头直冒凉气。

  除了柳清清与月亮之外,即便最相信夏天的姚曦,也不认为白斌是自杀。

  除非他傻了。

  以他白家家主的身份,自杀来栽赃夏天?

  这得有多幼稚与儿戏。

  从哪方面都说不通。

  而且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

  还是姚曦最先反应过来,“快去叫医生,说不定还有救。”

  “他已经死了。”

  夏天摆摆手,“还是打电话报警吧。”

  “夏少,我有事先走了,希望你早日康复。”

  古风急匆匆说了一句,也不等夏天开口,转身就走。

  他这一开口,金傲荣和孟江也反应过来,当即也提出告辞,纷纷离开。

  开玩笑。

  这种事情,谁占谁死!

  “姚小姐,陆女士,你们也走吧。”夏天的神色凝重起来,随后又道,“月亮,你也走。”

  闻。

  几人脸色微变,欲又止。

  月亮更是俏脸发白,“天……夏天,我……”

  “立刻走。对了,如果可以的话,借用一下你们的情报网络找到刚才那个人……”

  说罢之后,夏天便不再理会,而是皱着眉头盯着地上白斌的尸体。

  哪怕是他,此刻也想不通,白斌为什么这样做。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白斌来到这里,就没想着活着离开,抱着必死的决心。

  自杀来栽赃嫁祸?

  不论他能不能成功,夏天都不得不承认,对方算得上一个狠人。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冷静下来之后,他不难猜测出对方的动机。

  毕竟,白斌的身份摆在那里,他的死,必然会造成巨大的轰动,到时候夏天也绝对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而白山河也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只需推波助澜,便能轻而易举钉死夏天。

  “不对,一定还有别的地方不对劲……”

  夏天低声自语,眉头大皱,忽地,他的瞳孔一缩,猛地张大眼睛,再次看向白斌!

  他躺在地上,鲜血顺着伤口已经流淌在了地上,张大的眼睛中,瞳孔早已经扩散……

  只是——他的眼镜呢?

  他记得很清楚,白斌戴着一副很精致的黑框眼镜,刚才与阴骘老者对掌之时,夏天将他推到地上,那幅眼镜也随之跌落,后来阴骘老者查探白斌伤势……

  “不好!”

  一幅幅画面在他脑海中闪现着,夏天的脸色终于变了。

  想到这里,他摸出手机快速拨打电话。

  ……

  两个小时之后,一个视频文件被上传到了某个知名网站。

  这个视频甫一上传,便引发了轰动。

  首先是视频的标题太过骇人。

  京城六大豪门家族之一,白家掌舵人白斌惨遭杀害

  其次是内容。

  视频很清晰,而且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既有远景也有近景特写。

  远景中,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正弯着腰和另一个坐在床上男人在低声说着什么。

  只是忽然间,西装男人被床上的男人一把推到地上,在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利刃。

  镜头被刻意放慢,可以清晰看到,西装男人在倒地途中,脸上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被不断放大,以及随之迸射的鲜血。

  而在近景中,则是床上男人脸庞的特写,可以看到他脸色灰白,但一双眼睛却冷酷之极。

  随后,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通过对比,观看视频的人知道,这是西装男人的那只手。

  也就在一刹那,床上男人眼中杀意闪电,猛然一推……西装男人倒了下去。

  视频并不长,内容却惊世骇俗!

  几乎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被顶到了社会头版头条,更是被转发了足有百万次。

  白家,白斌,惨遭杀害等词语一瞬间成为了搜索热门。

  炸了。

  网络和现实媒体全都炸了。

  即便相关部门在第一时间将视频删除,但仍然被大量的下载与保存,同时形成了一股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恐怖舆论。

  ……

  京城。

  白家。

  房间中,白山河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两只拳头狠狠攥紧,一双眼睛中充斥着一道道细密的血丝,仿若下一刻便能喷出火来一般。

  充斥着悲怆,愤怒,懊悔,以及几欲浓郁的杀意。

  电脑画面中,正重复播放着白斌倒下飙血的画面。

  昨天下午,当雷诺和面具女子离开昆市之后,白山河也悄悄返回了京城。

  双方约定,一旦将夏天斩杀,白山河则要通过白家的力量,为雷诺和女子安排退路,并且不能让任何人察觉。

  可是回来之后,白山河却发现白斌不在家,联系之后才得知,他竟然也去了青海。

  这一下,顿时让白山河无比震怒,立刻喝令对方返程。

  可他等了整整一夜,不仅没有等到面具女子的消息,更没看到白斌回家。

  于是再次联系白斌,让他立刻回京。

  然而这一次,等来的却是让白山河撕心裂肺的噩耗!

  “我的儿啊!”

  突然,白山河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低着头,悲鸣抽泣起来。

  “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啊……”

  “你那么年轻,该死的是我啊,是我啊……”

  兄弟白山水,儿子白旭,孙子白子真,现在连自己最看重的儿子白斌也死了。

  白山河老泪纵横,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浑浑噩噩,身心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大悲痛占据着。

  好半晌,他才止住悲声。

  缓缓抬起头,面容扭曲,狰狞,眸子怨毒犹如厉鬼,恶狠狠盯着电脑画面中的夏天。

  “夏红衣又如何,明家又怎样,甚至……霸主又如何!我白家死了这么多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兄弟死了,我两个儿子死了,一个孙儿死了,一个孙儿被重创,你怎么还活着……我要你死!要你死!啊……”

  “我就不信,这一次谁还能保得住你!小野种!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