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38章 雪飞鹰的疑惑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雪飞鹰身着一袭白色练功服,没有一丝强者的气势,犹如晨练归来的普通人。

  但他自身却有一种不俗的气质,自街道边慢慢走来,亦是引发路人频频关注的目光。

  姜洛神的神色之间凝重起来,一双凤眸极其戒备。

  她知道对方有着怎样的恐怖实力。

  若是在这街上与夏天打起来的话,破坏力惊人不说,不知要有多少人跟着遭殃。

  “放松。”夏天收回目光,淡淡道,“他身上没有杀意。”

  姜洛神默默点了点头,却是不语。

  就在两人说话间,雪飞鹰已是走至近前,冲着夏天与姜洛神笑了笑,而后大大方方坐了下来。

  他没有直接对话夏天,而是冲着姜洛神客气道,“小姐,我能否和你朋友单独聊一聊?”

  闻。

  姜洛神微微讶然,眼神之间探寻夏天意见,只见他略微沉吟,缓缓点了点头。

  “好。”

  看到此,姜洛神含笑应声,缓缓站起走向一边。

  待她离开之后,雪飞鹰将目光重新看向夏天,然后说了一句话。

  “无心师兄死了。”

  这句话说出,夏天当即讶然,抬眼凝视对方。

  “昨夜你走之后,他被你身后的高人摘了头颅。”

  雪飞鹰面色平静,声音平淡,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但他的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夏天的脸庞,观察他的微表情,“告诉我,他是谁。”

  夏天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喝了一口豆浆,这才说道,“我不知道。”

  嗯?雪飞鹰眉头微皱,显然不信,“夏天,我和雨凌上人准备回去了,现在我只想找你求证,也好回去有个交代,你也知道,无心是我们蜀山最强之人,现在被杀了,你以为我

  们会善罢甘休吗?”

  “甘不甘休与我何干。”

  夏天的语态十分强势,凝视对方,声音犹如刀剑在铿锵,“从过去到现在,我还没有被人吓住过,我也从不知妥协是何物!”

  雪飞鹰的脸色顿时阴沉,眼神闪烁,而夏天毫不畏惧与对方相视。

  气氛一瞬间将至冰点。

  许久。雪飞鹰忽然笑了,脸上满是赞赏,“你很强,当得上天纵之才,小小年纪便有这番成就,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个世上,不仅只有我蜀山一派,拥有至尊戒的你,难道对抗整

  个华夏古武界吗?”不等对方开口,他摆摆手,加速语气,“别说你是九大霸主之一,有着自己的势力,你应该很清楚,面对整个华夏的古武界,以及国外那些想要觊觎至尊戒的势力,你根本

  没有对抗的资本。”

  “那又如何。”夏天声音平淡,却冷的可怕,“最多战死而已,生有何欢死有何惧,想要杀我,我也要让血流成河,尸骨堆积成山!”

  平淡的话语,却石破惊天。

  直让雪飞鹰呼吸一窒,无以对。

  望着眼前的年轻人,似能看到他身周缭绕的尸山血海。

  最终,他叹了口气,岔开了这个话题,问道,“能告诉我,是谁传授你九阳荡魔诀吗?”

  夏天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陷入了沉默。

  自从遇到蜀山之人,他已经遇到过不止一次类似的画面。

  似乎九阳荡魔诀蕴藏着不为人知的惊天大秘。

  看他如此,雪飞鹰抛出了一个诱饵,“如果你告诉我,我也会告诉你一个秘辛。”

  夏天有些动心,沉吟一下,“你先说。”

  “好吧。”

  雪飞鹰苦笑着摇摇头,随即正色道,“九阳荡魔诀原本是一部残缺的剑经,在很久以前,我们蜀山得到了这部剑经,虽然是残缺的,但依旧被视为镇派不传之秘。”

  关于这一点,夏天曾经从石默云口中得知,并不惊讶。

  但雪飞鹰接下里的话,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可是外人很少知道,当时并不是只有我蜀山得到了这部剑经,还有东岳剑派同样得到了。”顿了顿,留给夏天思考的时间,雪飞鹰又道,“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无论我们蜀山,还是东岳剑派,得到的都是同一部剑经,换之,都是残缺的,门派高人只

  能进行参悟和修补,可是……”

  他的神色之间变得极其凝重,“通过我们收集的消息,以及昨天晚上你那一刀,我可以断定,你所修炼的绝不是残破剑经,而是完整的,那一招叫天下最重!对不对!”

  夏天先是一怔,继而释然。

  怪不得蜀山高手每次认出自己的招式后,都会浮现出极其震惊之色。

  最初的石默云如此,白山水如此,他的师兄石生如此,当初在盛世庄园四名蜀山高手亦是如此。

  “你是东岳剑派的人?”雪飞鹰问道。

  “不是。”

  “那是谁传授你的九阳荡魔诀?”

  这一次,夏天没有继续隐瞒,直接告知了真相,“是我师傅传授给我的,不过他曾留告知,这部剑经是我父亲留给我的。”

  “你父亲?”

  雪飞鹰皱了皱眉,“明人?”

  “对。”

  夏天与蜀山结仇,蜀山之人自然对他的身份有过了解,知道他是京城豪门明家的直系血脉。

  可就是如此,才让雪飞鹰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你父亲怎么会有完整的九阳荡魔诀?”

  夏天看着他,说道,“这是事实,我没必要骗你。”

  说到这里,他神色一滞,似想起了什么,问道,“除了你们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山叫做蜀山?”

  雪飞鹰一愣,“什么意思?”

  “你们门派所在的那些山脉,例如峨眉山,瓦屋山,青城山都统称为蜀山,我问的是,有没有一座山,名字就叫蜀山?”

  元始曾对夏天说起过,她的母亲,出身于蜀山,那是一座山的名字,而非青城山等蜀山剑派。

  可是夏天查了很久,却根本查不到有用的信息。

  皖省倒是有一座蜀山,高二百多米,连山脉都算不上。

  “我没听说过。”

  雪飞鹰很快给出了答案,“如果真有一座山叫蜀山的话,那也一定在川蜀,但川蜀之中,没有那座山叫蜀山。”

  夏天有些失望。

  他甚至想到一个可能,也许元始根本就是在忽悠自己。

  这时,雪飞鹰再次开口,将话题拉了回来,说道,“夏天,如果东岳剑派的人知道你有完整的九阳荡魔诀,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从你手中争夺。”

  之前的一切话题,都属于附带闲聊,而此刻,他说出了真正的目的,“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蜀山。”

  愕然听到这句话,夏天当真有些惊讶。

  随后嗤笑一声,“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蜀山还能容得下我?况且,你们也是为了九阳荡魔诀吧。”

  看着夏天的笑脸,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牙齿,以及嘴角两侧的酒窝,雪飞鹰愣了愣,很快恢复。

  接着,他也笑了,并未掩饰什么,“像你这样的天纵之才,没有哪个门派不想要,杀几个人算什么,只要你愿意,蜀山方面我可以帮你搞定。”

  看到夏天正欲开口,他立刻制止,摆手道,“先不要忙着做决定,好好考虑一下吧。”

  说罢之后,站起身向外走去。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神色之间忽地浮现一抹惊疑不定。“笑起来真像啊……”